堅信師父和大法 沒有過不去的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9日】我95年喜得大法。以前的毛病:神經官能症、支氣管炎、鼻竇炎等不翼而飛,覺得師父特別親,大法特別好。

99年忽然狂風席捲了中國大地,惡黨不准學法煉功。這時才真正知道應該珍惜大法。那時不知道甚麼是講真象,只知道告訴別人法輪功是好的,政府錯了。

2000年12月15日,我和同修一起到北京證實大法,到火車站,就被廠公安分局攔劫後,被關押在廠公安分局3個多月,當時的洗腦、威逼、恐嚇、罰款、抄家等嚇得老伴病倒了,一向身體好的他於2001年11月15日去世。

2004年2月18日下午,我和同修到重慶九龍坡區楊家坪發真象資料被綁架,送往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我正念正行,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不到3個月(5月14日),被保外就醫。我堅持學法煉功,不到半年,又溶入了大法洪流中。

特別是讀師父的新經文和《九評共產黨》,我更加知道時間的緊迫和救度眾生的重任。2005年8月20日,我老伴的妹妹60大壽,邀請了很多的親朋好友,這是一個多麼難得的好機會,於是,我準備了3套《九評》光碟和一些真象資料。

可就在8月19日凌晨,大約3點多鐘,忽然覺得不舒服,右邊手腳發抖。我趕快下床坐在地上,這時越來越厲害。想上床也不行,我不停的發正念,不見好轉,反而加劇。五臟六腑好像要抓出來似的,難受極了。這時我叫來了外屋睡的保姆,這時大約4點多鐘,保姆看見我嘴裏不停的吐著血泡,兩眼翻白不動,嘴唇被扯歪,肚皮一起一伏,起伏很大,好像要把肚皮撐破似的,手腳不停的亂舞,叫也不答應。保姆幾乎嚇哭了,說:你快醒醒,別嚇我呀。這時她想起了有甚麼危險請師父幫忙。她說:「師父,救救你的好弟子,她每天都要出去講真象。不管是公安局的幹警、居委會的書記,還是一般的百姓,她都要救度。你一定要救救她,也只有你才能救得了她。」

7點多鐘,女兒來時,我正在煉靜功。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我一定不會辜負師父的重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