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各階段的「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9日】很久以前想寫出來,但受到干擾,也有怕寫不好的障礙,無法提筆。最近見到當地同修中出現「病業」假象的干擾:有的老年同修是甚麼「偏癱」住了院;有一位7.20以前得法的同修,四肢腫痛變形,也在打針吃藥;有的出現了不同的「病業」表現。這些嚴重影響了當前要做的事,對大法也造成了一些負面的影響。我想寫出自己過「病業關」的經歷,讓同修引以為戒,不要再被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干擾了。

97年5月我在不尋常的時候得了法。得法前我在疾病的痛苦折磨中掙扎,四處尋醫問藥的艱難歷程至今記憶猶新。又經人介紹說氣功好,我又煉起了某氣功,可碰到的是假氣功,花了一千多元卻一無所獲。我心中早有一願:待到退休後再去尋找明師……

聽完師尊九講課後,知道了人生的目地是返本歸真,身體發生了巨大變化,原本有多種疾病的我頓覺全身輕鬆,走路飄了起來一樣,上七層樓也不覺得累,原來還要歇幾氣。原來醫院結論是「無法治癒的疑難病,要吃一輩子藥」,常人結論全給推翻了。

我遇到的最大的一次病業是在98年7月。那晚正在煉功點上學法,一同事來叫我去單位幫她取東西。回家時下著雨,我踩到一塊香蕉皮滑了一跤,膝蓋處擦破了雞蛋大小的皮,出了些血。女兒叫我用碘酒消毒,我說:「我是修煉人,沒事的。」過了幾天創面流出了淡血水,在工作中不小心又撞傷了腿,後有些紅腫。我沒有管它。後來煉功時左小腿很疼,我才發現膝蓋外側處、小腿外側處、外踝上又有綠豆大小的紅疹子。漸漸的從腳背到大腿都腫了,走路也疼了。

同事們叫我趕快打針吃藥,有的說:他看到醫院裏有人小腿上長一瘡,得了蜂窩組織炎,很久都治不好;有的說:再不打針吃藥,要引起敗血症,很危險的;有兩個同學來看我也說:趕快打針輸液,要不你這條腿要被鋸了等等。

我對他們講:「我是修大法的,這是消業,不需要打針吃藥。」又過了幾天,四處雞蛋大小的創面成了外紅內白的顏色,很像膿液,但我心中從沒想過常人說的那些可怕後果。到了7月20日,腿腫的很疼,一天要用一砣餐巾紙來擦淡血水,上下樓都困難了。

我請了幾天休假,單位同事及好友來看望我,領導說:「我叫醫生來給你輸液,不收錢的。」我說:「謝謝關心,我這不是病,不用打針吃藥,自己會好的。」那是三伏天很熱,腿要命的痛,家人都外出了。我一個人在家,用高壓鍋一次煮一天的飯,簡單吃些鹹菜,其餘時間都用來讀書、看講法錄像、聽講法錄音。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師父說:「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悉尼講法》)「因為我們往正路上帶你,在世間法的修煉過程當中一直在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淨化身體,直到被高能量物質完全轉化。」(《轉法輪》

我悟到的是在消業,是在淨化身體,生生世世欠的許多業債要還。我想這點痛算甚麼,師父替我們承受的還更多。但我煉不了功心裏很急,因為我不吃藥之事,在本系統傳得沸沸揚揚,我在法像前求師父:「師父啊,弟子甚麼都不怕,求師父幫忙快點好起來好煉功,弟子怕給他人得法造成影響。」在最難熬的第五天晚上(7月25日)睡覺時,突然間覺得腿不脹痛了,創面上有法輪在旋轉,非常舒服,我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奇蹟出現了,腿上的創面結痂了,全好了,我去參加集體煉功了。當時輔導員很驚奇:一夜之間全好了?!我吃了早飯去上班,同事們都驚愕,但在事實面前他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美好。

這可以說是闖過一個生死關,因那時候有集體學法的環境,對師父對大法堅定而過了這一關。99年7.20迫害後,由於失去了好的修煉環境,出於怕心功友之間無往來切磋,學法煉功堅持不夠,成了「中士聞道」,致使自己沒有過好「病業關」,摔了跟頭。

那是在2000年8月,我一人做兩人的工作量,從未休息過星期天,昏倒在工作崗位,領導都承認我太累了。這次又高燒又腹瀉,每天十幾次,幾天中我堅持不吃藥;後來吃不下東西,吃啥抗啥,有氣無力,除了上廁所,就是睡覺。老伴勸了好幾次,叫我上醫院,我說:「不會有危險的。」他威脅說:「再不去我把你煉功的書給燒了。」我說:「你千萬不能幹傷天害理的事啊!」折騰了一宿,我心中十分難受,迷迷糊糊中凌晨4點家人把我送到醫院輸液。輸了兩天液,還是腹瀉。醫生懷疑是黴菌感染,但大便檢查正常。又輸了兩天,兩鼻孔全是藥臭。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真正修煉人沒有病,我不能住在這裏。開的藥都沒有用完,我堅決不輸了,回家了。一念之差,結果大不相同。後來看到醫生在出院證明上診斷:電解質紊亂。這是常人的說法。邁過那一步,就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又過了一關。

這次沒過好關的主要原因是失去了修煉環境,在那邪惡的干擾下有時變成了常人,還有對親情的執著,自己主意識不強沒過好這一關。經過這次沉痛的教訓,以後在修煉的路上出現「病業關」時,正念對待,再大的關也能過去。

最典型的是2004年11月出現黑手爛鬼的干擾,表現如常人的「病狀」。先是腹脹、胃脹痛、吃不下飯……我堅持每個整點發正念鏟除黑手爛鬼的干擾,有空餘時間抓緊學法。幾天後那些「病狀」消失了。沒多久又出現雙腿水腫,一按一個凹陷,盤腿都困難。我從心中堅信這不是病,連常人的甚麼病會出現下肢水腫的概念都不要有;有時有不好的念頭冒出,我馬上發正念消滅它。當然做好「三件事」是少不了的。

在不知不覺中,腳腫的情況好了,黑手爛鬼的陰謀迫害未得逞。沒過幾天又出現更嚴重的「病狀」,開始是左手腕痛,白天學法時,疼痛難以忍受過去,晚上根本不能入睡,難受時還呻吟了出來。我忍著痛發正念,效果不佳。後來我發正念時立掌都困難了,但我堅信這不是病,是黑手爛鬼的迫害。我去找同修切磋,她也說:「不是病,師父說了現在不是業力的問題。」我努力做好「三件事」,向內找。

其一,半年多來,由於對情的執著放不下,出現學法、煉功、發正念入不了靜,沒有以前精進了。學法有時覺得很睏,書都掉下來了,時不時的冒出「太累了,休息休息吧」的念頭。這段時間我還看起電視來了,以前看到同修看電視覺得很難受,心想時間這麼緊迫還不抓緊,現在自己也這樣,卻一點感覺也沒有。講真象時也存在怕心,沒有達到其他同修那樣放下生死的救度眾生。

其二,我產生了歡喜心,一段時間以來,自認為做的好。有同修說「你修的真好」,有人說「二十多年不見,跟原來一樣年輕,現在氣色還比原來好」……聽到這些讚揚聲,心情的愉悅無以言表,邪惡找到了空子進行迫害。

悟到了這些趕快正過來,同修也幫我發正念鏟除邪惡因素的迫害。我學法入心,在發正念時思想也集中了,師父說「一正壓百邪」。就這樣,那晚我發了很長時間正念,真是神奇,一點也不痛了,所有的症狀消失得無影無蹤,至今再也沒有出現身體有「病業」的表現。

我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一定能過好關做好「三件事」的。

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