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陰霾 初中生揭露在學校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1日】媽媽於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真善忍」,在媽媽的帶動下,我和爸爸也一直學法、煉功。家人的疾病沒有了,家中的藥箱也自然消失了。我們一家人的關係融洽,過得很幸福。

1999年7月20日,我想這對於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一個災難性的日子,中共惡黨邪靈與江澤民相互利用,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媽媽踏上了去北京上訪說明真象的路。我那時以學習為重,沒有同媽媽去北京。不久,傳來了媽媽被抓的消息。在媽媽被非法抓捕的三個月裏,對於剛剛10歲的我來說 ,真是「刻骨銘心」啊!

那時我在小學讀書,非法鎮壓開始後,老師、同學們都知道我媽媽煉法輪功,進京上訪被抓。她們也知道我跟媽媽煉功,因此就開始「勸」我放棄修煉,開始我很堅定的告訴她們「我煉」,但老師們頗有「不達目地絕不善罷甘休」的氣勢,她們每日「輪番上陣」,甚至是課堂上都會把我叫出去,給我講一些所謂「道理」,然後問我煉不煉。在老師們長期洗腦下,我違心的說了「不煉」,以求片刻安寧。同學的反應也很大,一天一個同學跑到我跟前說:「某某某她媽媽煉法輪功啊,進監獄呀……」說完後笑著跑了,我哭了……

老師、同學們的言行把我嚇住了,也壓彎了我的脊梁。從那以後,我怕向同學、老師證實大法,我怕向他們講清真象;甚至上初中後,我怕向同學提起媽媽煉功之事,因為我怕他們歧視我,遠離我。在我上四年級時,學校舉行了一次誣蔑大法的演講比賽。我從一年級開始演講,那次老師又讓我去,我明知自己不應該去,但又覺得那是老師的「美意」,完全違心的瞎說……。接踵而來的是「萬人拒絕Ⅹ教簽名」,每班每人都得簽,我那時已經變得麻木了,我跟著簽了,但卻沒有一絲難受的感覺。我給過同學大法真象傳單,是想試試同學,看看他們的反應怎樣。那以後我的心徹底涼了。

上了初中,環境好多了,我的班主任說過這樣的話:「我不干涉任何信仰。」但小學的陰影一直籠罩著我,我一直不敢向同學、老師提起我家修煉以及大法真象的事。我深深體會到:以前有框框,我不敢爬出去,現在沒有了框框,我卻不動了。

如今,我已經漸漸的向老師、同學講清真象了,我不能再被以前的因素干擾迫害,我把它們曝光,把它們解體,堂堂正正的做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