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堅信真善忍,高中生被強行勒令退學

——山東沂南二中學生聶穎超被迫害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5日】我叫聶穎超,是山東省沂南縣第二中學(臥龍)學校高一(34)班文科班的學生。

我從小學就跟隨父母煉法輪功,由一個接近奄奄一息的肺炎、耳膜炎患者變成一個健康的人,身心受益匪淺。自99年7.20以來,我目睹了邪惡之徒對家人、對大法弟子毒打、罰款、抄家、綁架等瘋狂的迫害。由於惡人的經濟敲詐和兩次抄家,共勒索萬餘元,使我原本不富裕的農村家庭變得更加困難,2004年我升入高中的費用是父親貸款才湊齊的。

2004年年底,我在高一(4)班,在沒有分文、理科之前,當時班主任老師是魏磊。因為受江氏流氓集團謊言的矇蔽,所以在法輪功這一問題上,一天晚自習魏老師對我大發雷霆強迫我退學,我說我絕對不會退學的。魏老師打了我一記耳光,然後在班中宣布,任何人不准說法輪功,誰說開除誰,並讓我同宿舍的同學出來陪我站在外面(其實是株連)。過了一會,魏磊打手機給年級主任郭樹軍,隨後把我弄主任辦公室,年級主任拿孫傳寶編謊言攻擊大法,並謊稱孫傳寶的妻子想和孫傳寶離婚,可就是找不著他,從人間蒸發了。(孫傳寶,大法弟子,原在沂南二中教書,當得知學校企圖綁架他送610洗腦班時,流離失所了。當時插手這件事的就是沂南二中校長高英華和這幾個年級主任。孫傳寶的妻子也是大法弟子,根本沒有離婚那回事。)當我揭穿他的鬼把戲後,他忙改口說是聽來的。當年級主任準備加上幾條「莫須有」的罪名,企圖開除我時,我告訴他們真善忍沒有錯、法輪功沒有錯,並告訴了他們江氏流氓集團是怎樣毫無人性的對我的家人和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這時晚自習放學鈴響了,年級主任說有甚麼事明天再解決。

第二天,當我找到年級主任堅持讓他處理班主任魏磊在班中對我各種不公的做法所帶來的問題。他一看對我沒辦法,就把我領到校長辦公室,當時校長就叫囂道:「我們是黨辦的學校,聽從黨的一切安排和命令,你煉法輪功,立馬開除。」我大聲說:「你們一貫就是這樣幹的,工人下崗,學生開除。但是憲法裏哪有這一條,你們是違犯法律的。」說到這,年級主任把我叫出去,他們嘀咕了幾句,然後年級主任又把我領回他的辦公室,說幾句好好學習之類的話,就讓我和魏磊一塊回教室。路上,班主任魏磊說了一句:「我輸了」。當時我只是笑了笑沒答。因為這種結果是必然的,我們是煉功人,是以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我們不參與政治,更不和任何人鬥,是江氏流氓集團混淆了人們的視聽。而我們大法弟子只是本著良心、善心、道義,用法律維護公民的合法權利,僅此而已。

2005年正式開學的第一個月,也就是分文、理科後的第一個月的一節體育課裏(大約是剛進入3月份),兩個年級主任叫我到辦公室有事要問,一路上告訴我他們僅是了解點事,不要害怕。當進校長辦公室時,讓我坐在他們準備好的板凳上,然後沂南縣610主任(後來才知道)問我父母姓名和家庭住址。當610主任撒謊說洗腦班對我母親殘酷的洗腦是春風化雨般的感化,我揭露其對我母親使用的各種邪惡卑鄙手段時,他狡辯說那是我母親編的;又說煉法輪功的殺人(自焚案),又說煉法輪功的整天煉功學法不幹活,故意東扯西扯胡說八道勾套我說話,整個過程一直有人做筆錄,前後時間是一節體育課。610主任顛倒是非、滿口謊言完全是江氏流氓集團陰暗毒險的大暴露。

大約又過了一個多星期,也就是3月10日(星期四)的上午11時左右,當時我正在上歷史課,班主任夏立鵬﹝高一(34)班,文科班主任﹞叫我出去,說要我去他的辦公室談談。為了確定真假,我問了好幾遍,他肯定的說就是去他的辦公室。就這樣我被夏立鵬輕易的騙下了教學樓。一路上夏假惺惺的噓寒問暖。當我說道「難得」時,他竟無恥的說是應該的。當走近辦公樓時,夏立鵬突然說要我和他一塊到我家看看。我反問不是去辦公室嗎?怎麼上我家呀?我不去,想去自己去,我要上課。此時學校門口610的人和校長高英華等圍著一輛小車早就等著我了。他們一看我停住了,便差人過來讓我上車,頓時我明白了他們想迫害我,於是我轉身大步走回教學樓。

回到教室約有2、3分鐘,夏立鵬又悄悄叫我說有點事解決了就行了,我大聲說我不出去,我要上課,你不要幫著他們迫害我。夏出去了,年級主任又進來了,他伸手企圖拉我出去,並問我是二中的學生嗎?為甚麼連二中領導的話都不聽。我義正詞嚴的說:別動我,你說的是錯的我就不聽,你出去,我要上課,這是當著全班同學的面,你不要做610的傀儡。年級主任一看我堅決不出去就走了,然後另一個年級主任(比較年輕些)又進來了,他瞪著紅紅的眼睛過來就強拉我,桌子歪了,書洒了一地也沒拉出去。當時有同學站起來阻止說:「現在我們上課,有甚麼事下課再說。」夏立鵬趕忙喝斥道:「沒你們的事,少插嘴」。過了一會兒年級主任叫來幾個高一體育老師,一塊上來拽著我橫豎斜歪的拖出教室。為了抵制他們的迫害,當拖到樓梯旁我把雙腿別在樓梯的扶手上,我一邊撕心裂肺的大哭一邊大喊救命,可聞聲趕來的老師加入了迫害我的行列,他們一齊七手八腳的變換著各種方法往下拽我,年級主任看我在哭喊,就拿手使勁捂住我的嘴,最後他們兩個人抬一隻胳膊、一條腿的把我抬下教學樓去。

因為當時是上課時間,各班的同學都聽見了,都從樓上的窗戶往下看,610做賊心虛為了不讓同學們知道他們的卑鄙行為,要我走,我堅決不跟他們走。他們就一邊一個緊緊的架著我,把我前膝蓋、下半身鋪在地上拖著快步往學校門口走,衣服與地面磨擦的哧哧響,塵土也都拖飛起來了。610在後面緊跟著,拖到車旁,我不進車,他們把我別雞似的擁塞進去,然後慌忙鑽進車裏,坐在我左邊一個,右邊一個,前邊兩個,後面兩個,形成一個一氣不透的包圍圈後,就慌忙開車出學校往東而去。當時只有坐我右邊那個是610份子,其餘的全是沂南二中學校的,其中一個是夏立鵬,兩個年級主任(一個叫郭樹軍),兩個高一體育教師。

路上,我哭著問他們為甚麼甘當610的傀儡,為甚麼執法犯法,世界上不僅僅有中國一個國家,江澤民不能一手遮天。三十六個國家和國際追查組織對江澤民的控告,預示著江澤民的末日不遠了,你們難道不知道嗎?我母親在大王莊鄉政府(現改為蒲汪鎮)受到人性全無的迫害,已成為控告江澤民的一條罪證,我也會依法上告你們的違法行為。他們登時失去理智的鼓掌和狂笑:「告吧,告吧,如果你能勝訴了,我們熱烈歡迎。」

年級主任說之所以把魏磊的班主任職務辭去(魏磊,山師大畢業,現只帶語文),就是因為我煉法輪功,魏磊曾當我的班主任,沒能讓我放棄煉法輪功,就不讓魏磊幹班主任的職務了。如此無理荒誕的說法,竟然在沂南二中行得通,這是沂南二中的何等恥辱。另外,學校多次提到,610在全縣通報批評二中,原因就是我煉法輪功。為此校方對我強烈的表示不滿,並且說學校如果不把我強行送回家,610就找學校麻煩。其實,對於江氏流氓集團這一幫信口雌黃的邪惡之徒,沂南二中已參與了迫害法輪功,對此,610怎麼可能就此罷休,不再去找沂南二中的麻煩?沂南二中又怎麼能逃過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罪名,逃過這一劫?

從年級主任嚴謹周密的部置和失去理智的瘋狂中得知(610暗中指使),610本來夥同他們要悄悄的把我送到610辦公室(洗腦班)去給我洗腦,那樣誰也不知道我去哪,無聲無息的失蹤了(學生一個月回家一趟),然後再接著迫害其他的大法弟子。但是他們沒想到整個四號樓的同學都聽到了我的喊救命聲,他們的陰謀沒有得逞,將計就計的把我強行送回了家。

當車開到村子時,我不告訴往哪走。他們得意的說:鼻子底下有嘴呀。我說你們還以為挺光榮的,幹這種見不得人的勾當,卑鄙可恥。年級主任說他們準備在我家吃飯喝水。我說沒門,那是妄想,來幹甚麼的,自己還不清楚嗎?他們卻不知廉恥的說:煉法輪功的不是講善嗎,再說610要他們送我去610辦公室,而他們為了我好把我送家來了,他們回去還得挨批。他們這麼好,我不應該感謝他們和好好的招待他們嗎。面對這伙披著羊皮的狼,厚顏無恥的卑鄙之徒,我為他們的未來感到無限的悲哀。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他們竟說我擾亂了他們正常的教學秩序。這一強盜邏輯,是他們被610的暴權淫威嚇昏了頭,成為犧牲品麻木無知的醜陋大曝光。

因為我家人都沒在家,他們把車停在我家附近,然後在半個多小時的等待時間,他們有序的輪換著守著我,使我不得動彈,更不得下車。過一會兒,尾隨而來的小車把我的鋪蓋和書全卷回來了。其實這是610綁架我去洗腦班的妄想破滅後的又一卑鄙措施。

當我質問他們為甚麼劫持我,知不知道是犯罪?他們卻說這是610的指示,是高英華讓幹的,並問我為甚麼臥龍學校(沂南二中的一個分校)一萬多個學生,單單劫持我?我說因為我學法輪功,你們在江氏流氓集團庇護下的肆無忌憚,是非法勒令我退學,他們趕緊辯護道:沒有,只是讓你回家調整調整,甚麼時候調整好了,再回學校。我說我早調整好了,我要立刻回校。他們原形畢露的說:只要你煉法輪功,就別想回校。又補充道:你現在即使說不煉也晚了。我問他們沒聽過文天祥以身殉國的故事吧,一邊是投降做大官,一邊是殺頭,選擇的是甚麼,現在的人反倒理解不了,那才是真正可悲可憐的。

後來我母親得知我被劫持回來而走近車身時,他們不讓我下車,隔著車窗的玻璃讓我看,問我那是不是我母親。當時他們隔離我們母女,而我母親一看我被劫持回來,頓時不知所措,讓他們輕易的騙過。就這樣,他們勒令我退學的陰謀得逞了。

3月11日早上醒來不敢動彈,渾身疼痛,一想才知道白天時曾被那七、八雙鋼鉗般的大手硬扯弄傷了。

3月12日,610派人到我家找我談話,其實是準備綁架我去洗腦班,但沒找著我。

據知情人士確切消息說,610派人三番五次到我家,但都沒找著。

3月15日,在我家東西兩路頭,各有人看守,集市上安插便衣(監視做真象的大法弟子)。

從3月11日到3月15日,610想採取進一步行動,從他們製造聲勢來掩藏內心惶惶不可終日中,我們知道這是邪惡的垂死掙扎。

另外,校長高英華和年級主任是非不分,助紂為虐,已沒有資格再去教導沂南二中一萬多名學生的思想行為品德,如此的校長,如此的年級主任,如此的學校領導班子,如此的教師。他們竟然助紂為虐迫害法輪功,迫害真善忍。他們能教學生甚麼,能把學生引導到哪裏,領到甚麼路上。沂南二中的校訓是「天生我材必有用」,用來幹甚麼?幫助惡人迫害法輪功,迫害真善忍嗎?

610的瘋狂行徑,印證了江氏流氓集團的迫害在中國大陸還在繼續,同時也反映出了江氏流氓集團及其共產黨的邪惡本質,這是繼杜以合(被綁架到洗腦班,明慧網曾做過報導)等又一次對大法弟子的直接迫害。

從學校回來這幾天,從縣610到鄉政府到我村,從表面上看邪惡製造聲勢,企圖迫害我,綁架我去洗腦班。於是我轉出去了(不呆在家中)。我知道不能長久呆下去,也不能回家呆著,也不能再回校念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沂南二中和沂南610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權利,所以我對此提出訴訟:控告沂南二中和沂南610侵犯我的人身權和受教育的權利。


沂南二中郵編:276300
信可寄:山東沂南二中(臥龍學校) 高英華(或某某)收
山東沂南二中臥龍學校 校長室電話:0539-3221316
政教組電話0539-3269992(目前只查到這兩個電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