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失去的補回來,把能救的眾生救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日】河北省衡水市某大法弟子,97年修煉大法。99年7.20邪惡全面鎮壓誣陷大法,迫於江羅流氓集團及家庭的壓力放棄了修煉。2003年春非典瘟疫流行,她突然意識到這是神對人的淘汰……於是,她主動到一些村莊找大法弟子聯繫。通過學法,覺得自己落的太遠,下決心好好學法,修好自己的同時,自覺加倍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把逝去的時間補上來,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筆者去年夏季一個偶然的機會與她相遇。那是一場大雨後的第三天,她推著自行車問我去某某方向的路能不能走,我問有甚麼事,她說去講真象。我說,很難說那邊的道兒怎麼樣,建議她在這一帶講,她說這裏有大法弟子他們會講的,而那邊沒有,她到那邊去講,也許道兒能走了。現在,我又來到這個縣,決定去看看她。進村詢問,人們都很熱情,毫無顧忌的告訴我。有位婦女把我帶到她家門口。

我開門見山的說,「同修們說你講真象做的好」。她說:「不行,應該把大法的事放在第一位,其他都是次要的,我沒有百分之百不遺餘力的去做,愧對師父啊!而且自己的家庭還沒做好。」「對愛人講真象問題一直沒甚麼收效。還有吃官飯的親戚不敢叫我進他家的門,把真象送到單位,他又害怕,還說些埋怨的話。」

因真象資料有限,她以大法賦予的智慧,主要是面對面講真象、發資料,在本村、周圍村子、集市上講真象。時間長了,附近集市上的人差不多都認識她了。於是,就到鄰鄉的村子、集市講,涉足方圓幾十里。有接受效果好的,就送給他一份資料,以便回去傳閱。

這裏是經濟不富裕的地區,同修們是用省了又省下來的錢做資料,要儘量使每份起到最大最充份的作用。她養成了一個習慣:大法資料、《九評》一旦拿到手不能在家裏壓著。有時碰到貌似很兇的人,剛開口講,就板著面孔厲聲問:「你是幹甚麼的?我把你送到……到江××那裏去講」。面對這樣的人,她總是微笑著(心裏發正念)說:「救你來了。」耐心的講下去。說來也超常,對方漸漸露出笑容,有的乾脆坐下來聽。實在不接受的,只不過約十分之一的樣子。村裏有紅白大事,她從不放過這講真象的好場合、好機會。她說:「只要念正,大法無所不能,只要你想講,總會有機會。用自己的誠心、善心救度世人,就能收到很好的相應效果,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嘛。」

後來,她拿到十幾本《九評》,「為了發揮最大的作用,我把書分發到各家,看完了再送到別人家輪流著看,用這個方法,一個一二百戶的村子,一家不落的全看過來了。再不久《九評》多了,到集市上去散發。如果有人說我們那還有別的黨員,我就高興的送給他一本。開始我把重點放在退黨宣傳上,退黨的有8、9個人,佔全村黨員人數的半數,俺孩子的爺爺也退了,這其中還有一人是村子的前任支部書記。他跟我說,『要不是你把村裏的路修得這麼好,你跟我說我也不會主動退黨的』。」

「後來我認識到退團(隊)也同樣重要,改進了做法。到目前主動找我聲明三退的有60多人,我沒主動問其他人是否願意退。我看到,有些願意退,但心眼兒多,將來萬一邪黨找我報復時怕我說出他發表過聲明退黨(團)。針對這種心理狀態,我給他們講,共產黨本質邪惡、天要滅它了、神是公平的……也打消了一部份人的顧慮。」「有一次,我到一村莊。發現揭露邪黨的事做的不到位,便主動去了三家,其中一家當時表示要聲明退出共產黨。」

「我從來不願說自己做的如何,如何做的,一是不標榜自己。二是免得有同修不學法而學人,給別人的修煉帶來影響。」「有的同修的做法不理智,有人問我:『你不怕被抓嗎?』我覺得救人念正不會有危險。的確這麼長時間,沒碰到過麻煩,直線往前走,沒回過頭。我要把失去的補回來,把能救的眾生救出來。」她表示:「如果我們每一位同修在講真象、救度眾生中清除了自己思想中的障礙,那證實大法的形勢就不一樣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