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尋覓覓幾多年 終得返本歸真路(圖)

——西方學員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日】是甚麼樣的因緣,使得一位優異的美國人,對於中國智慧如此推崇備至?是甚麼原因,使他屢次在家鄉舉辦有關中國的研討會,並且肯定在台灣這塊土地,蘊涵最精深的中國文化?

顧孟升是一個身形高達一百八十六公分,祖籍歐洲的美國人,談話間謙和慎思的模樣,頗有幾分漢儒的影子。顧孟升本名Matt Kutoloski,生於1972年,美國紐約州的洛契斯特城。父母皆為大學教授,家裏世代都是基督徒,教育上很注重深思反省的功夫。

在這樣的良好的薰陶之下,顧孟升不但在學業上名列前茅,活躍於學校與社區的慈善活動,在運動上的表現也光芒四射,大學時代表美國為棒球國手,到北京參加比賽,各項表現皆令人驚嘆不已。

* 驚見中國文化之美

顧孟升是一個好學的人,雖然閱讀許多書籍、深具宗教博愛信仰,對於生命總有疑惑。「我們為甚麼來到這裏?」的問題,常在腦海揮之不去。直到他進入佛蒙特州的聖米契(St. Michael College)大學,選修亞洲哲學而接觸到佛、道、儒思想,驚見這些知識如此博大精深,不禁有著相見恨晚的興奮。他廢寢忘食的研讀相關書籍,憑著優異的成績,大二時申請轉入位於賓州費城,在美國文理學院評鑑中名列第一的斯沃斯摩爾學院(Swarthmore College),繼續大學學業。

斯沃斯摩爾學院具有優良的學術環境,研究東方哲學的顧孟升如魚得水,生活愜意舒心。豈知就在他入學不久以後,身體卻出了狀況,一場嚴重的疾病正悄悄蔓延……。

* 無名的奇症怪病

大二那年,一向體能強健,可謂超級運動員的顧孟升,突然之間被無名的病擊倒了。他無端消瘦、對多種食物過敏、嘔吐、腹瀉,消化系統日益衰弱。尋訪各地名醫都查不出原因下,顧孟升在短短時間裏瘦得不成人形,只有回家靜養,暫時中斷學業。

在病情最沉重的時候,顧孟升開始思考「生」與「死」的問題。他自問生命核心的意義為何?此時「慈悲」一詞閃現心中。他立誓倘若病癒,必然要成為一位更具善心、更具同理心、更能幫助這個世界的人。

回家養病的顧孟升,每個月花上五百美金,跟著費城一位著名的中國氣功師父學練氣功,每天苦練好幾小時,又遠赴多倫多尋訪一位中醫,定期接受針灸、服藥等治療,並且隨身攜帶藥罐。在傳統中醫的治療之下,漸漸有了起色,終於在一年半後恢復了斯沃斯摩爾學院的學業,也因此結下更為深入了解氣功的機緣。

* 對於氣功的重大疑惑

大三起,求知若渴的顧孟升開始學習中文、文言文以及儒家思想,在領會中每每拍案讚賞不已。顧孟升跟隨的那位氣功大師,在眾多徒弟裏獨對他的穎悟青睞有加,甚至想將家繼絕學傾囊相授。彼時的顧孟升卻發現當代氣功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只練功法,不講心性」。

依照他在古籍中的體會,氣功的內涵非常豐富;如玄關、元嬰、靜坐等,無不顯示「內在修養」是修煉氣功的關鍵。然而當代的氣功師卻誰也不談這些東西,只講究「祛病健身」,言行與常人無異,遑論教導提升心性的功夫。而在佛、道家的古書卻恰恰相反,長篇累牘的論述心性,卻丟了實際演煉的功法。這兩者之間的互缺又互補,直讓顧孟升百思不得其解。

自以為對氣功知之甚詳的顧孟升,甚至想容合兩者互缺的部份,自創一個法門。然而老天卻似識破他的遺憾,在大四時,他得遇一個完整圓融的高深大法……

* 巧機緣幸聞大法

1999年二月,賓州大學裏舉辦的「中國節慶園遊會」令他永生難忘。那不僅是顧孟升與妻子梅曼麗(Emily)的第一次約會,在表演與民俗擺飾的攤位間,還設有「法輪功」的資料展示處。自以為對氣功了若指掌的他,立刻引起了他濃厚的興趣。

攤位上的解說員是賓州大學的教授與博士研究員。一番深談之下,顧孟升的驚訝無以復加。他們對於氣功的認識遠遠超出他的體會,一個長久以來夢寐以求的修煉體系,赫然展現面前。興奮的他一離開展示攤位,便拖著女友的手,奔到書店買了《轉法輪》這本書,且在閱畢之後參加了費城的「法輪功九天學法煉功班」。一向隨著顧孟升學習氣功的一夥同學朋友們,也就因此入了大法之門。


顧孟升夫妻的共同興趣:煉功-打坐

* 身心徹底的改變

第一天的學法煉功班裏,重病的徵兆又出現:腹瀉、嘔吐……但整個人卻很有活力,胃口也好得出奇。他知道這是消業與拔除病灶的反應。九天裏他胖回十磅,對食物過敏的問題完全痊癒。

在第五天學靜功「神通加持法」的時候,在以前的法門怎麼也盤不上腿的他,竟然可以雙盤一個小時。然而身體上的改變遠遠不及心裏的震撼來得大,顧孟升為自己終於尋獲一個十全十美、圓滿無缺的修煉法門,感到莫大的喜悅。

家人也見證他奇妙的變化。除了分毫不花、拋掉藥罐藥瓶外,個性的提升更是驚人。原本緊張、憂慮、沒有耐心、競爭心過強、經常發生衝突的問題消失了。

修煉前的他常因自己的個性痛苦不已。彼時中國俗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在他身上絲毫不爽。然而修煉之後,顧孟升發現改過遷善並不困難,簡直就是「本性易改」。

顧孟升在學業上的進步也一日千里。不但以第一名、接近滿分的成績畢業,榮獲著名的大學學會榮譽會員(Phi Beta Kappa)資格。同時他與父母、朋友的關係更加和諧。如此奇妙的轉變,讓他原為清教徒的女友與父母都步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之門。

煉功學法以後,顧孟升身心巨大的獲益,增強了他對於中國文化的興趣。大學畢業之後,以優秀的成績獲選到北京清華大學學習一年的獎學金,以此做為返美後博士研究的基礎。不料懷抱熱愛中土而來的他,卻出乎意料的親身見證到歷史上痛心駭人的一幕……

* 清大所見所聞

清華大學裏的外籍生可謂精英薈萃:來自哈佛、耶魯等名校的學生齊聚一堂,致力研究。徜徉在美麗寧靜的校園當中,顧孟升一點也沒有做客異地的孤寂,反而有如回到故鄉般的自在。

1999年7月20日之前,清華大學的校園中,每天清晨和傍晚都有幾百名教職員工與學生,沐浴著晨光與晚霞,伴隨悠揚的音樂,緩、慢、圓的煉習法輪功功法。顧孟升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1999年7月19日的半夜,中國大陸全面拘捕北京法輪功煉功點的負責人。由於埋首準備期中考試,顧孟升對此一無所知。然而一向無夢到天亮的他,那天晚上卻噩夢連連。他夢見戒備森嚴的警察破門而入、四處林立、搜捕施暴,傷害善良的人。這樣的夢醒了又睡,同樣的景象不斷出現。

後來他才聽聞,19日晚上的煉功點負責人被拘捕以後,7月20日當天,許多學員自動前往中南海上訪,要向中央說明自己在法輪功中受益的事實。然而這些數以萬計的善良的百姓卻被無理毆打、拘捕、踐踏基本人權,遭酷刑強迫放棄修煉。

* 恐怖的校園

兩天之後的清早,顧孟升來到煉功點,發現以往安詳晨煉的人群與橫幅不復存在,空盪的地上豎立一個牌子,公告「禁止聚眾、禁止交談」等字樣。街上的廣播、住處的收音機與電視,不停播放誹謗與抹黑法輪功的欺世謊言。錯愕中他打電話給美國的家人與朋友描述這裏發生的事。他們也詫異不解的問:「修煉法輪功有百益而無一害,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要被禁止?」

此時清華校院內的氣氛也非常的緊張,支持法輪功的學生或教授都被勒令休學停職,回家進行「轉化」。顧孟升認為此生僅見最善良、心性最好的兩位朋友,也因為不願放棄修煉,在迫害裏失去聯繫。這些事竟會發生在最愛好和平,講求真、善、忍的人身上,簡直令人匪夷所思。起先顧孟升還嘗試以電子郵件與電話向外界聯絡,一位所長偷偷勸誡他:「警察已經盯上你了,監視監聽你的網路與電話」。沮喪之下,顧孟升再也無法在北京繼續學業,只有整裝返美。

* 發自外國的救援行動

回到美國以後,那些好人的遭遇在顧孟升的心頭念念不忘。他開始思考他在北京所見,乃至廣大的中國人所遭受的這場災難。顧孟升在家鄉教堂裏舉辦多次關於中國的講座,邀請相關人士現身說法。觀眾對於傳統氣功、中醫,以及對於其對宇宙、人體的精妙認識,盡皆驚嘆入迷。而當他們聽到江澤民竟然殘酷迫害中國珍貴的修煉人,也都感同身受般憤憤難平,踴躍簽名,支持終止迫害。

顧孟升的父母也寫信給布什總統,請他關切中國所遇到的人權問題。法輪功在全世界六十多個國家洪傳,受到當地政府與群眾極高的歡迎與評價。只要是了解真象的人,都會由衷譴責此種侵害信仰自由的行動。

* 珍惜台灣的文化與自由

為了繼續學業,顧孟升選擇來到台灣,在台灣大學的博士班裏,繼續他未完的研究申請計劃。他肯定的說:「最完整、最精華的中國傳統文化,保存在台灣而不是中國大陸。」

為甚麼這麼說呢?台灣地小人稠,但是環境民主自由,各族群文化和睦相處,欣欣共榮,高度的保留了傳統文化的精華,信仰自由,如有廣大的三十萬的修煉法輪功人民。而大陸在文化大革命以後,固有文物與傳統思想歷經中共的摧殘與破壞之大,實在是外人無法想像,更甚者是近幾年的踐踏人權,禁錮心靈信仰活動。

顧孟升在訪談中談及,在台灣生活的他感到備受尊重,非常安全。他可以在課堂中述說自己所相信的事物,也可以自由提出討論的議題。如今妻子梅曼麗也選擇與他一起來到台灣,進行修習博士學位的計劃。

由於修煉法輪功,使顧孟升獲得了健康的身心與圓容的人生。更由於心儀中國文化,使他以研究漢學為職志,選擇來到台灣。從他的眼中所看到的台灣之美是如此可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