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事一理明悟玄機(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9日】(接上文)

8.戒備心不是善心

一次,一位同修問我一些真象製作方面的事情,我出於安全考慮沒有告訴他,後來自己感覺不太好,但是不知道為甚麼。再後來,我無意中問另一位同修關於做資料的事情,他很不高興,表現出一種很強的戒備心理,我當時感覺很不舒服,但是我又覺得人家也沒有錯,他是在為法負責呀。

近來有一天打坐中,我突然悟到:我們都錯了,因為我們的心是戒備對方,有反感的成份,是惡的,不是善的。我問自己:是出於甚麼我們不告訴別的同修一些資料點的事情呢?一是出於為了資料點負責,也就是為法負責,二是為了同修好,一旦他沒有修好口或者是一旦被邪惡脅迫說出資料點,可能他造的業就太大了。

出於這兩個原因我們不告訴同修,這是對同修最大的善,我們是按照最安全的方法做,按照安全原則在做,沒有對同修另眼看待,由此我知道,原來我感覺的那種不舒服是有「惡」在作怪。

不是戒備,是善念。

9.走出自責

我曾經犯過個人修煉中的我認為很嚴重的錯誤,錯誤過後我怎麼也不能從新精進起來,很是苦惱。後來,我想這些都是邪惡控制思想業幹的,我只是當時沒有戰勝它們,我不會再讓它們的控制得逞了,我不承認它們,我要做好,我能做好,我一定能戰勝它們,由此,我從嚴重的自責中走了出來。我看到目前有的同修因為以前有的錯誤一直處於自責之中,很是為他們著急,我們是錯了,但是不是沒有機會,師父還給我們機會,如果我們放過機會,那就真的入了邪惡的圈套了。

《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我告訴他錯了,那麼他又陷於一種自責之中去了,又跑到另外一個極端上去執著,而魔趁機又利用他這個不正確的心,在干擾他。」

《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邪惡會利用你的情來加劇迫害你,使你的慾望執著特別的重,以至於你把握不好走入邪路。師父看到了這一點。如果你還能夠走好、修好,這個罪就都是那邪惡的;如果你還走不好,罪就是你自己的。」

《北美巡迴講法》:「而表面是被邪惡生命操縱帶動著幹了一些壞事,是因為有執著心被邪的生命所利用了,所以我會把大法弟子的本質提出去。而安排操縱大法弟子表面幹壞事的舊勢力與那些被舊勢力利用直接迫害大法的邪惡生命都將被削去果位,削去一切能力,打入被其迫害的大法弟子由業力與各種後天形成的觀念構成的那部份人身中,這部份人身都是將要在新陳代謝中去掉的,也就是被它們利用的那部份,打入後一起下地獄,因為真正的壞事是舊勢力利用邪惡的生命操縱人的業力和觀念幹的,使我的弟子當初怎麼來的怎麼回去,但是甚麼都沒有帶回去,同時哪,回去以後,他所代表的龐大的天體全是空的,沒有了先前的一切生命,因為他沒修好,一切都變壞了,都淘汰掉了,只有再造了。」

10.法的威德賜予弟子

剛剛正法修煉的時候,怕心很重,由此也冒出一個念頭:「師父講,正法洪勢一過來就會淘汰抵觸大法的生命,所以我們就要講真象救度世人,可是我這樣去做就會不安全了,為甚麼不能憑借大法的智慧和法力救度或者淘汰生命呢?這就不用我們冒著危險講真象救人了?」在這種思想的帶動下,我一直處於觀望狀態,不能在正法修煉中精進實修,通過大量學法逐漸明白了:法是定的,是不變不破的,我們同化大法,成為法中的一個粒子,就是有這個責任,是法把他的威德給了我們,把法的神聖給了我們,所以我們被稱做「大法弟子」,這個稱號就是為法負責的生命,是宇宙中最高的榮譽。說的再白一點的理解就是,法有這個法力和智慧,但大法把這個法力和智慧給了我們,從而讓我們成為其中的一個粒子。

《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給你安排的這條路是宇宙中有這樣的因素給了你,讓你來走。」「你辜負了這宇宙對你的重託,這不是一件小事。」

11.上下貫穿的標準

在講真象過程中,經常有常人問我:「說大法好就能被救度,為甚麼?」,近來,又有許多常人問:「說邪黨好就會被淘汰,為甚麼?」我一時不能用人的道理解釋清,因為談太高又怕人接受不了。

《轉法輪》中講:「……就說明這個人可度,能分明好壞……」,我悟到這個人能不能分清好壞是可不可度的必要條件,用人的俗話講就是:知道好賴。試想,如果一個人不知道好壞是非,人們就會說這個人「混帳」,不配做人,因為人是有做人的標準的。

我悟到:真善忍在人世間是最美好的道德標準,在明白了真象後,如果人去否定他,那麼這個人就絕對不是一個好人。舉例來說,真善忍就像一個房屋的最完美最堅固基石,如果人詆毀他、毀壞他,那麼房屋就會倒塌,人就會失去自我生存的空間;相反,共產邪靈是人世間最壞的,它殘害了無數生命,剝奪了所有人的精神自由,坑害了所有人的良知,可是有人卻認為它是好的,這個人能是一個好人嗎?雖然被矇蔽,可是《九評》的神符給你了,你還不清醒,怎麼是一個善良的生命呢?這也像一個惡魔殘害生命並毀壞生命賴以生存的房屋,你卻稱讚這個惡魔,那麼你是個甚麼生命呢?不就是人所說的「不知道好賴」嗎?!不就是不配做人了嗎?!

說白了,你詆毀最好的,你喜歡最壞的,你就不配做人了,就是法所淘汰的,這個標準可以說是對眾生最大的慈悲。

從神的角度說是,對正法的態度就是生命被留與不留的標準,這樣說可能人不理解,但是法是貫穿的,在人的這一層,也是能讓眾生理解的。

《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大法能度人,能造就宇宙的一切,有他不同層次的法理,每一層法理都與整部法是貫穿的,上下貫穿的,內外貫穿,微觀與宏觀貫穿,互相貫穿的,任何層次都能單獨貫通,所以這個法站在哪一個角度講他都是圓容的,能說得清的,不破的,在法理上能夠圓滿說清一切的。因為宇宙都是他造就的,當然他能圓滿的表現真理的無所不在、無所不能。」

12.變化與對應

在講真象的過程中,我們經常發現身邊的一些常人對大法的態度經常變化,為此有的同修很困惑,影響了救度世人的精進之心,這說明我們很多同修存在一種求目地的心,願意有一個理想中的結果,把常人的變化作為一個目地來求,舊勢力就此鑽空子搗亂。其實,我們是做我們應該做的,不求甚麼結果,當然沒有能讓眾生理解法的美好是很遺憾,我們也非常應該向內找自己,有沒有自己的原因,進而提高上來,但是,我們不能把「意願」當成慈悲,得到結果就高興,否則就掃興。佛、菩薩遇到這種情況會這樣嗎?

我這個小題目要說的是,「沒有變化」是你的感覺,是人的感覺,你並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沒有變化,這是從我們這個人的表面說的;往深層來說,現在的每一常人幾乎都對應著無數大穹裏的生命,剛剛聽你講過真象的生命很多得救了,可是,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又會有更多的生命要得救度,他們依然不知道大法的真象,依然需要我們不斷的去講真象,所以這就造成了對應無數眾生的人的表面態度不斷的變化,變化不等於以前的眾生未得救度,是需要救度更多的生命。

13.正念的我

有一段時間,證實大法的工作很忙,學法與做事發生了時間上的衝突,我就決定在現有的睡眠中擠時間,晚睡一個多小時或者是早起一個多小時(我原來是晚上零點發完正念後睡覺,早上5點起床)。

做常人時,我有個毛病,只要是過了凌晨1點左右睡覺或早晨4點以前起床,身體肯定會發燒,這一次對我是一個考驗,我想我現在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不再是原來的我了,我是不受這個空間的理制約的,我不應該出現以前的狀態,如果出現就是邪惡演化的,我堅決不承認。

接下來的幾天還是出現了微弱的發燒症狀,但是我堅決不承認它,那是邪惡演化的,不是我的狀態,很快症狀就消失了。雖然睡眠減少了,但是精神狀態很好。但我不明白為甚麼還是出現了演化的狀態呢?後來我悟到:是我的「如果出現就是邪惡演化的,我堅決不承認。」這一念就是對它的承認,等於是給邪惡留出了空間。

平時在我們的每一件事情上,幾乎都有類似的問題,需要我們轉變過去的觀念,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神。我的理解是:你把你自己視為人,你就是人,你把你自己視為神,你就是神,做不好的是表面觀念所為,做為我們修煉中的神,要做的是如何分清,哪個是自己,哪個是它們。比如,我有一次感覺:「今天狀態不太好」,可我突然意識到這一念不對,我是神,怎麼會有不好的狀態呢?不好的狀態是邪惡干擾演化的,此時的思想立刻清晰起來,狀態馬上就變了,正念非常強大;還有,我的膝蓋很痛,盤不上腿三年。後來,同修提醒我:「把它視為別人,疼的不是你,你是神!」,我堅持盤腿,開始很痛,但我堅持此念,腿真的不疼了。(我建議同修再次看一下第173期<明慧週刊>的文章「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 否定舊勢力的任何安排」)

我們的每一個念頭可能都會帶來許多方面的變化,而我們有時卻茫然不知,我覺得,在這一點上,我們的整體是太需要重視了,把自己定好位──你是神!反觀上面的幾個故事中,也有這個法理的表現在裏面。比如,《默認》、《小雞之死》、 《人的門與神的念》、《間隔》。

以上是我在現有層次上的一點認識,有的是想從一個側面有助同修正法修煉,在寫作的過程當中,自己也感到對一些法理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但有些似乎還是沒有完全表達出來,願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