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事一理明悟玄機(一)

——大法大道至簡至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8日】在經歷正法修煉的一些事情中,我或悟到法理從而得到境界昇華,或通過參悟師父的法理破解了一個個干擾魔障,現提取一些「故事」與同修交流。從中我們會發現,不管看似多難的事情,只要按照師父的法去做,事情就會變得簡單而且「如意」。其實,我們在法中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意的。在大法通俗的語言中蘊涵著無限的玄機,師父用最簡單的現代語言破解了人間萬象和修煉玄機,所以我們學用師父的大法大道,在正法修煉中、在破除魔障中感到簡單易行──大法大道至簡至易。

1、鄰人夜擾

2002年,我家對門是外租的一個單元,平時根本看不到人,只有晚上才聽到關門的聲音,我一直尋找講真象的機會,可就是沒有(當時因為怕心重所以智慧有限),一直拖了很長時間。一天夜裏11:30多,我正在打坐,對門開門關門聲音巨大並且大吵大叫,一連三天,我有些煩躁,但是我靜下來想,師父講:「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象、去救度。」(《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第二天,我把一個傳單放在了對門的門上,當天開始,再無夜擾。

以後,出現了許多的這樣的事情,每當甚麼事情給修煉帶來麻煩時,我通過講真象,事情馬上就得到解決了。(還有一個「奇怪」的事情:以前,一個同事曾經給我出了不少難題,讓我求人辦一些不應該辦的事情,開始很「撓頭」,後來我不陷在事情中,我藉機給他講真象,這時候「奇怪」就出現了,本來說好我幫他辦的另外一個事情時,當天他就突然不要再幫他了。我悟到:生命得救了,他明白後就不會再干擾你了。)

2、默認

因為以上這樣的事情多了,自己漸漸形成了一個概念:需要得救的生命會來干擾你。此念一出,許多麻煩相應而來,一次,工作上本來不需要一定去的事情,客戶反反復復要求你去,當時我以為這是未得救眾生的「必然」反映。師父在《道法》中講:「你們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我完全默認了他可以干擾,由此影響了正常的事情。同修此時也提醒我:沒有得救的生命也不應該來干擾,我可以救你,但是干擾是不允許的,此念一出,麻煩全無。

默認干擾就是承認了舊勢力可以鑽空子,舊勢力無孔不入,唯恐天下不亂。

3、小雞之死

我的孩子買來三隻小雞,幾天後的晚飯中,孩子說:「我不喜歡那只『點點』,不想要它了。」晚飯後,剛才還歡蹦亂跳的『點點』突然渾身發抖,站立不穩,夜裏就死了,孩子很傷感,說:「是我沒有照顧好『點點』……」

事後,我感覺這件事似乎在提醒我一些甚麼,細細想來我悟到:我對待那些不聽不看真象的眾生往往生出一念:「不可度。」正如師父說的:「不能說看了就慈悲、不看資料就不慈悲了,那也不行啊。(笑)救人嘛,就得耐心,所以才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嘛。」我們是無數眾生的代表,是他們的主,我們的一念往往就是他們留與不留的關鍵啊!對待每一個眾生都要有耐心,善待他(她),不要隨意放棄他(她)。「因為你的一思一念、你的一個舉動都影響著很大的事情。」(《2004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4、人的門與神的念

一次,門外有奇怪的聲音,我以為是探測器的聲音,心裏很恐慌,想到:「門可以阻擋它們……」,後來很多類似的時候我都是這樣想,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這種想法是很可笑的,門怎麼可以完全阻擋得了邪惡呢?世界上沒有打不開的門,人的東西都是會有被破解的方法的,這就是世間相生相剋的理。再比如,有時我還想:「如果有了危險,我雙腿能跑,……」「刑具面前,就看人的意志了……」,從人的理說,你能跑也跑不過汽車,你意志再堅強也會有極限,如果用人的理,最終只能是人的結果──跑不出它的圈。(設想自己遇到甚麼甚麼危險會如何如何,就已經走入了舊勢力的圈套了。)

我們應該有的是神的正念,這才是威力無窮,這才是能真正克制邪惡的利器,因為他是超越這個空間的,是神的法力,是人所無法制約的。

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說:「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

往深再挖掘內心,發現自己還有共產邪靈的東西在頭腦內作祟,認為精神只是一種意識形態方面的存在,不是摸得著、看得見的物質,精神做不了甚麼事情,這就是我們很多同修不能真正正念的最大障礙,我鏟除邪靈思想,還本真我,同化師父的法理,漸漸對正念有了更多的理解。

《轉法輪》卷二:「很高能力的佛,一瞬間真是可以造出一層天來,而且層次越高造出的越美。而且不需要動手,開口一講即成,再高層次一動念就行,一想就出來。」《正念制止行惡》:「立掌或不用立掌都可以,正念一出即可。」

門與正念,依靠哪個?了悟法理,頓覺正念增強。

5、間隔

A弟子的膝蓋突然疼痛,盤不上退,B同修建議她發正念,過了段時間,B問A:「好了嗎」「沒有」「你加強點發正念的頻率……。」後又碰到A,A仍然腿疼,B告訴A:「是不是哪些心性有問題?……」A很困惑。B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到:「為甚麼讓我遇到這個事情?我為甚麼把這個事情看作是她自己的事情,我為甚麼不能與她齊發正念呢?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為甚麼卻是一種旁觀者的態度呢?」此念一出,第二天早晨再遇A,A膝蓋已好。

我悟到:當我們還是用人的思維在分出你的、我的,當我們思想裏有「幫助××發正念」時,就已經把之視之為別人的事情了,就是有了分別了,就是有了間隔了,這也正是我們整體上的「間隔」,也就是整體上的漏洞,這個「間隔」就是我們長久以來在人中的形成的觀念造成的,表現是可能只是一念的差異。(同時,也說明我們的一個念頭就是決定事情變化的關鍵因素,因為你是神念。)

她的,你的,我的,在我們的意識裏,在正法修煉問題上(不包括人的空間的生活),這些分別在我們的意識中應該化為無,如此我們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整體。

6、再悟整體

一天上午,一位同修被邪惡綁架,甲同修和另外幾個弟子當時得到消息後,及時切磋。開始的時候,多數人認為,被綁架的同修有執著,被鑽了空子,應該讓他自己悟到,於是探討漏在哪裏。

甲同修幫助大家逐漸轉變了認識,後來大家一致認為,即使有漏也不允許迫害,我們的路是師父安排的,任何生命不得對正法干擾,大家齊發正念,從中午到晚上,大家感覺到正念之場越來越強。

與此同時,被綁架同修在上午的時候,怕心還很重,邪惡也異常囂張,並威脅他說要判刑等等,他內心很沒底。到了中午,他感覺到身體周圍正念之場非常強,自己的怕心也在減少,自己的正念在增加,到了晚上心態很平靜,他心中對師父說:「我不能呆在這裏。」一會兒,他就被釋放了,邪惡也不如早晨那時瘋狂了。

他回家後,與同修交流,方才醒悟:大法弟子真的是一個整體,在人中雖然有距離,但在另外的空間弟子們是在一個場中,同修在探討中、在發正念中、在整體提高中,就是在解體共同的場裏的邪惡。

「整體提高,整體昇華」(《轉法輪》)

7、學法與學人

上文提到的甲同修在很多問題的認識上正念都很強,而且幫助了很多大法弟子走出魔難狀態,於是有很多弟子特意跑來與她切磋法理。

上面提到的被綁架事情沒有發生多久,甲同修因為在外面當面講真象後送傳單和光盤也被綁架了,很多人都很困惑:甲同修一直這樣做的,做的也很好,她正念那麼強,也沒有看出有甚麼大的執著,怎麼會被綁架呢?

雖然困惑,大家還是積極營救,發正念、找律師、發傳單揭露迫害、上網曝光,後來甲同修正念闖出魔窟。回來後,她把悟到的與同修交流:我這一段時間在同修的「鼓勵」中,出現了顯示心和歡喜心,但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同修們對我產生了執著,認為我悟得正,所以很多人把我當成了榜樣,甚至以我的認識代替自己對法的認識,許多同修都這樣做,於是,整體出現了漏洞,這是個大教訓啊!

「大家記住一個問題,我們有的學員做得好,可是她還是在修煉。如果我們這樣做的話,是不是要引起學員新的執著呀?會不會造成學員產生沾沾自喜的心啊?所以我想大家還是要注意啊。哪個學員在哪一方面修煉得好我們是應該學習,但是還在修煉嘛,還有沒去掉的人心,還是要以法為準。……哪個人哪一方面修得好,是因為她在法中修得好,並不是她比法還好,所以你不學法你學人,人沒修成之前總是有漏的嘛,哪方面好並不等於全面都好啊,這下好,把學員弄出執著來了。這些事注意吧。」(《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

「以前經常有學員說,在我們煉功點,這個人表現得太好了,他怎麼做咱們就怎麼做。我告訴大家,千萬不能夠這樣幹,也千萬不能這樣想,修煉的人不能學人,要以法為師啊!(鼓掌)你們一旦要這樣做、這樣去想的時候,就會出現兩種問題:一個是很可能你會把那個學員弄上絕路上去,舊勢力很可能讓他出問題甚至早走,從而考驗其他學員:你們都看他,在這種情況下你們還學不學了、修不修了?在這種情況下還真的就有人這樣想了:他都不行了我還能行嗎?動搖了。那這是不是舊勢力鑽空子了呢?連我這個當師父的都沒話說!那舊勢力會說,你看看,這考驗結果怎麼樣?我們做對了吧。所以正念不強時人心就會浮動,千萬要注意!要以法為師,你不能看哪個人修的怎麼樣就因此而學人不學法。」(《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關於同修之間的交流,我認為是非常必要的、重要的,但是不要看得過重,因為有法在、有師在,我們的交流也是師父安排的,這些東西是應該隨緣而得的。

法輪大法義解》:「到了高層次上看到這些東西都是隨緣而得……」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