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近期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8日】2005年3月2日,佳木斯勞教所七大隊七中隊、八中隊,在樓上樓下,同時對大法學員下手,調動了兩中隊30多名惡警和20多名坐班人員(看管參與打罵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她們中多數都是賣淫的),並從男隊和警戒科調過來一部份男惡警,他們帶著電棍、警棍和手銬等刑具。

在這起迫害大法學員的慘案中,先由惡警於文彬等人宣布:現在簽「幫教協議!」簽「協議」的解教時家屬接回去,不簽「協議」的,地方「610」來接!然後開始挨個的拉出去(坐班學員一邊打一邊拽),到另一個屋子裏。對不簽協議的,先用手銬將大法學員雙手反銬在床上,然後用警棍、電棍打,拳打腳踢,有的被打昏過去。張小丹、孫卉(七大隊副大隊長,主抓學員管理的惡警)強行抓住大法學員的手和事先印好的「協議書」及準備好的印泥按上手印。

過程中慕振娟、劉亞東及男惡警(姓徐的警戒科)等人用警棍、電棍毒打大法學員。佳木斯連江口造紙廠的大法學員蘇豔華,57歲,被惡警劉亞東兩警棍打在頭上,當即昏死過去,甚麼也不知道了。待她醒過來後,又把她推到鐵椅子上,蘇豔華不配合邪惡,抗議絕食。數天後,看守所惡警將蘇豔華銬到床上,不給被子,並將床板撤掉,只剩下一塊長條板子不足一尺寬,令蘇不能動,雙手銬在床上,沒有活動的自由。室內潮濕,渾身寒冷。蘇豔華在勞教所於2003年因潮濕長了疥瘡。勞教所衛生所自己配的疥藥,毒性非常大,強制給蘇用,導致蘇豔華迷糊,舌頭發硬,腿不好使。後來,看到這種現象,衛生所的宋大夫說:「你(指蘇)咋不早說,這是撣疥藥,撣的不行,就上醫院吧。」至現在蘇的腿一直不好使。可3月2日這一天,惡警們照樣用警棍將她打昏!

當天,七中隊、八中隊有三分之二的大法學員被打傷,不能動。雙鴨山市的大法學員閆喜華(55歲)被惡警郭欣輝和坐班人員拉出去,劉亞東魔性大發,非常狠毒,打得她不能動,躺下翻不了身,腿不能動,疼得她呻吟,喘氣困難。就是這樣,惡警還罵她不停。謝雪甫是富錦市紅甸村的(58歲),當時被惡警劉亞東用警棍打的滿身是血印子,疼痛使她不能睡覺,不能走路。第二天,慕振娟又訓八中隊,將謝雪甫狠狠的毒打一頓,在場的八中隊的人都看見了。謝咬緊牙關在地上滾來滾去,沒吱一聲。慕振娟邊打邊罵,打嘴巴子,用皮鞋頭猛踢。

大法學員劉學花,當時被扣住雙手,然後兩男惡警一個人對面踩住劉的兩個腳面子,一個狠狠的說:「就往她那玩意兒上電(指兩乳房)」,惡警張小丹在一邊說怪話一唱一和,當時男惡警用高壓的大電棍電她的後脖子和頭髮裏(怕燙傷被別人看見),電了半個多小時,劉學花疼的大聲哭叫,她當時正來月經,當天月經就由於驚嚇沒了,晚上疼痛難忍,無人管。

新華農場的張桂芝,當時被打的幾乎不能動了。這都是劉亞東和男惡警幹的。高翠蘭是鶴崗的大法學員,已多次戴銬子、遭毒打,身體傷痕累累,手不好使,這一天(3月2日),又因不簽「幫教協議書」,被用電棍打傷、燙傷,到現在走路困難。勞教所的惡警在背後給她加期,高翠蘭家裏的孩子小,丈夫又得幹活,維持生活,孩子無人照管,她幾次和隊裏及大隊談要求不能加期,大隊和中隊都不理不睬。

李淑梅由於不簽「幫教協議」,被毒打致傷,子宮一直流血不止,到現在腹部疼痛,一直用人扶著走路,吃不下飯,面黃肌瘦,也沒人管。

以上發生的一切,都是由中隊長劉亞東和慕振娟、大隊的張曉丹等人提出「嚴管」,「用刑逼供」、「暴力取證」的一系列計劃,後經管理科何強簽字後送給徐純鋒批准,姜作奇同意後執行的。

他們無視生命,踐踏人權,破壞佛法,迫害大法學員,同時違反共產黨自己定的《警察法》、《憲法》、《合同法》、《國際組織人權法》、《勞動教養管理法》、《刑法》等有關的法律。邪惡的一切所為,天理不容!善惡有報是天理。望惡警們從慕振娟得重病遭惡報的事實中得到啟示,停止迫害!請善良的人們協助我們一起來制止這場迫害。

附電話:
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勞動教養所第八中隊 聯繫電話 0454--8891926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