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佳木斯勞教所遭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8日】2002年4月9日開始,佳木斯市邪惡的恐怖組織「610」以陳萬友為首的一夥惡人大肆在夜間撬門啟鎖偷偷抓捕大法弟子,不到半個月,佳市看守所女號就開了9個號房,每個號房不到十幾平米卻關有30多名大法弟子。看守所容不下時,陳萬友等惡首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強行把大法弟子拉到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迫害。我就這樣被非法勞教三年之久。

在勞教所裏,給我們吃發粘的黑麵發糕,發脢的玉米麵糊糊,吃的大法弟子經常拉肚子。

在勞教所女隊裏的三百多名大法弟子除早、中、晚三次到食堂吃飯之外,整天把我們關在屋裏,坐在不足一尺高的漆包線轂轤上,不許說話,不坐就被銬起來,有的大法弟子屁股都坐爛了。

一次被非法關在8中隊的全體大法弟子絕食抗議勞教所的殘暴迫害,惡警們就強行給我們灌食,我不許惡警碰我,他們找來刑事犯和更多的惡警,6個人分別坐在我腳上、身上、腦袋上,我主意識非常清醒,心裏不停的念正法口訣,身子、手、頭不住的晃動,灌食用的膠皮管子從鼻子插進後被我從嘴裏吐了出來,用牙咬住,惡警沒能得逞。

女惡警們又找來男惡警並拿來手銬把我重新摁倒,把手銬在床的三角鐵架子上,二個刑事犯坐在我腳脖子上、腿上、又有坐在膝蓋上,男獄醫用肘狠命的壓住我的頭,其餘惡警分別摁住我身體的各個部位,他們灌的不知甚麼東西,身體很難受,鼻子、口腔裏都在流血,脖子、嗓子又腫、又痛,由於反抗的力量手銬殺進肉裏,當時就皮破流血,腫脹起來。參與迫害的有刑事犯孫小娟,女警:孫立敏、劉雅東、程佳慧、慕振娟,男獄醫:劉×× 女獄醫:楊××

2002年10月23日後,佳木斯勞教所整個籠罩在腥風血雨的恐怖中,女隊把堅定的五十多名大法弟子全部關到三樓,晚上5個人睡三張床,早上5點起床後洗漱完畢不到6點就全體進到一個空屋子裏,5個人一行,軍人坐姿,擠坐在三塊大瓷磚的地塊裏不許出格,坐的漆包線轂轤上不許墊任何東西,這些轂轤的鐵棍子是突出於板石的,坐上一會就疼痛難忍,眼睛不許眨的盯著前方不到一米遠的大號電視機上,電視機整天放的是謗師、謗法的造假碟,誰要眨一下眼或動一下就加長十分鐘或二十分鐘,企圖達到從精神上拖挎大法弟子的目地,惡警經常用這種形式迫害大法弟子至深夜,有時是後半夜1點多鐘才讓上床,5點又要起來,周而復始。

2002年11月8號,惡警張小丹逼我們念謗師謗法的文章。我不念,我是師父的大法徒,修的堂堂正正。男惡警王巍就把我拖到外屋用膠皮警棍狠命的抽打我,狠命打我的肩頭、後背、腰部,膝蓋,我倒在地上起不來了。

由於長時間的迫害,使我出現高血壓等症,經常昏厥、抽搐,一次惡警孫晶踢我後,我又抽搐成一團不省人事,醫生搶救後甦醒過來,下半夜孫晶聽說我又昏厥過去了,就來到我床前一把一把的使勁打我的頭部嘴裏喊著:「你起來,你怎麼敢在我班上發病?」我不理她,可她更覺得沒面子,一聲聲的叫囂,我慢慢的起了身,說:「我不就是想修煉法輪功嗎?我們都是一些好人,你幹嘛這樣迫害我們呀?你這樣做真的對你不好。」她聲嘶力竭的竄過來一拳一拳的打我的頭,直到把我又打暈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