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4日】我是千千萬萬個法輪大法受益者中的一員,也是被這一個一貫自稱為法制國家中的所謂的「人民警察」酷刑迫害的大法弟子,我要把我所見證的佳木斯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寫出來,讓所有的司法部門了解一下是誰給這個國家政府抹黑,是誰拿著人民的血汗錢,幹著殘害人民的黑心事。呼喚全世界所有正義,善良的組織,人們關注、制止在這裏發生的迫害。

*勞教所裏的警察=土匪+流氓

我是因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判勞教的女學員,在勞教所裏被非法關押期間親眼見證了這些所謂的「人民警察」是一些甚麼人,是怎樣冠冕堂皇的實行教育感化挽救的。

佳木斯勞教所所謂的管教員李秀錦,高曉華、劉亞東、高傑、蔣佳南等,都是一些連普通做人的素質都沒有的社會渣滓,卻憑著人高馬大,心狠手辣提升為隊長。見證過她們的學員都說:勞教所的警察真好當,只要兩手就行,一是打,二是罵。也有的刑事犯人也說:誰家男的要找了這樣的女的真是倒大霉了。這些人卻專門迫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這裏僅舉兩例:

1、迫害大法弟子馬曉華

馬曉華,佳木斯市人,與其母親徐洪珍一同被非法勞教,家裏只剩下一個女孩,由親屬照看,母女倆都是大法的受益者。勞教所那一段時間說是上邊下達轉化指標,隊長劉亞東、李秀錦,就把堅定修煉的馬曉華,強行扣在只有兩塊小板的床上,一扣就是25天,不讓洗臉,不讓刷牙,不讓翻身,寒冷的冬天不讓關窗戶,看管的刑事犯實在看不下去了,給予一點同情,他們卻對那犯人大打出手,並揚言給其加期。25天後,馬曉華又被扣在床邊上,只能坐在地上,又扣了一週,後來馬曉華的腰腿嚴重損傷,不能站立行走。

2、迫害大法弟子費金榮

費金榮是雙鴨山大法弟子,(雙市審計局科長)50多歲。費金榮因不轉化,堅定修煉,被強行扣了兩週後,他們就給費金榮上大背扣,在費金榮疼痛難忍的情況下,高傑又抬腳使勁踩費的胳膊,費當時慘叫一聲昏死過去,此時的高傑不但沒有罪惡之感,反而還破口大罵,罵得下流不堪入耳。

*利用出操、勞動迫害大法弟子

勞教所每天都要出操,許多大法弟子由於長期戴械具迫害,長期坐小板凳,肌肉萎縮,關節僵直,行走困難,她們就藉此進一步迫害。有一次大法弟子鄧春霞、於春梅等由於被迫害行走困難,惡警高傑,慕振娟就破口大罵,語言極其低級下流,就連賣淫的刑事犯都聽不進去了。冬天掃雪,一些年歲大的和身體弱的不能參加勞動,惡警們就讓她們上沒有陽光的陰面站著,有一次竟讓這些大法弟子站了一上午,幾個大法弟子的手腳耳朵都被凍壞了。

它們還強迫大法弟子給佳市監獄林政委做汽車墊子,都是手工製作,大隊長何強從中牟取暴利。強迫大法弟子糊檔案袋,每人每天150個,有的大法弟子由於年歲大,有的被迫害的手不好使,完不成任務,李秀錦,高曉華等一邊破口大罵,一邊讓大法弟子加班加點。

*利用大法弟子不簽所謂「幫教協議」為藉口進行迫害

2005年3月2日,女隊大隊長王欣領著所有女管教,還有十多名男惡警,手拿手銬、電棍、警棒,列隊在全所大法弟子面前,強迫所有大法弟子簽所謂的「幫教協議」,不簽的由惡警拽出來到另一屋裏,讓那些男惡警大打出手。

惡警於斌拽過大法弟子王起,邊罵邊左右開弓打王起的嘴巴子,當時王起的耳朵被打壞(後來一直流膿水)聽力嚴重下降。後來又把王起交給男惡警,用電棍電王起的手、頸部、臉部,王起拼命的躲開,被張曉丹拽回來接著電,直到王起嘔吐,張曉丹、孫麗敏撿起擦過地的拖布往王起的嘴裏塞,其場面慘不忍睹,就連參與迫害的男惡警都不忍看下去了,迫害後導致王起雙腳失去知覺,精神恍惚,目前還在被迫害中。

這次迫害導致多名大法弟子致傷致殘。馬曉華在上次被迫害的基礎上,幾個男惡警用警棒打她的頭部、臉部、腰部、胳膊等處,凡打過的地方全是青紫色,導致馬曉華臥床不能行走。富錦大法弟子王秀雲胳膊被打殘。鶴崗大法弟子樊曉華,臉部被電的全是紫印。李桂芹被警械科的王鐵軍(黑社會警察)一腳把門牙踢掉,血流一身。參與迫害的惡警們有祝鐵宏、周佳惠、李秀錦、高曉華。祝鐵宏還說「這真是打的滿地找牙」。大法弟子牛玉環被迫害得不能行走,大隊長王欣讓惡警把她強行拉到食堂,車間,整天躺在冰涼的水泥地上,不讓墊衣服。

*剝奪大法弟子與家人接見的權利

在勞教所管理科的一面牆上掛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誹謗大法和大法弟子師父的話,所有接見的家屬都必須念一遍,否則不讓接見。

大法弟子孟憲傑年近60歲,去年冬季妹妹來接見時,就是因為說我們不會罵人,因此不但沒讓接見,連送去的過冬衣服都沒讓留下,害得孟憲傑穿別人的棉衣過冬。今年春天,孟憲傑的妹妹和孟的女兒(從北京)來所見她,又由於她們不罵人、不念誹謗大法的話,惡人沒讓接見。孟的女兒在廊外哭喊著,孟憲傑心臟病突發躺在地上,張曉丹破口大罵,孟開始絕食抗議,惡警張曉丹、劉亞東、高傑等夥同衛生所劉大夫用極其殘忍的手段進行灌食。

*勞教所變相勒卡大法弟子的錢

2002年我親耳聽到何強告訴張小丹,收多她們的錢,不收白不收。凡是入所的學員每人必須交150元的行李款。且不說該收不該收,賣給大法弟子的被褥都是黑心棉做的,用幾天後全起球,滾包,透亮。各種難聞的氣味,尤其夏天薰的頭痛,我看市場也有賣的,40~50元。夏天發給的白襯衣,必扣10元錢,走時上交,再發給新來的還收10元。

允許去超市買貨,但必須辦卡,每張卡15元,到期離所時只退給5元。到我走時連5元也不退了。這個超市的老闆是原所長的親屬,據說他們之間私下還有協議。所賣的食品多數是過保質期的,特別是餅乾、茶蛋、香腸等。

*在伙食上剋扣大法弟子

勞教所的菜湯一滴油也沒有,麵粉都是發霉的,據說都是倉庫處理的食料。更為嚴重的是髒的讓人作嘔,老鼠屎是常見的,有時還有蟲子,和各種說不清的東西。05年4月27日吃早飯,盛湯時看有一個黑東西,還以為是一塊肉皮,撈上來一看是一隻被煮爛的死老鼠。腸子都煮出來了。許多人開始嘔吐。張麗豔直到我出來時一直在吐,惡警強迫她吃,還罵她羞辱她。

上述是我所見證的佳木斯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行為之冰山一角。希望有關部門來調查了解一下,大法弟子在勞教所所遭受的迫害。不過勞教所在做假方面比起其它部門更勝一籌,上次有檢查組來勞教所檢查時,被打傷的大法弟子劉耀坤(鶴崗市大法弟子,被慕振娟、周佳惠、祝鐵宏迫害致殘),還有被打掉牙的李桂芹都被藏在庫房裏。還把多餘的被褥從庫裏拿出來擺好,說是人數多,上邊多給錢。開座談會搞評議讓普教(刑事犯)參加,都是事先由隊長訓練好的,怎麼說都交待了。有的管教還說「糊弄那些白痴還不容易。其實他們心裏都明白,給他們(檢查組)答對好了,啥問題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