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市田軍、呂秀靜夫婦遭受的殘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28日】遼寧省大連市沙河口區田軍、呂秀靜夫婦修煉法輪大法,六年來一直遭受邪黨不法人員殘酷迫害,雙雙被非法勞教。

2001年4月,田軍被大連勞教院院長張寶林親自上陣指揮惡警用七根電棍同時電擊昏死。夫妻於2003年3月份別被非法判刑6年、5年,在大連市監獄及遼寧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呂秀靜曾被迫害流產。

31歲的田軍於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努力實踐「真善忍」做一個好人,身心極大受益。自1999年7月法輪功遭受迫害後,田軍遭到公安局不法人員多次干擾迫害,於2000年1月19日被旅順口區公安局、安全局從單位綁架,非法關在旅順口區拘留所,3月1日被劫持往馬三家勞動教養院第六大隊。

在這臭名昭著的馬三家魔窟,田軍每天被強迫參加稻田的繁重勞動,還要受酷刑折磨,新婚的毛衣被扒去,不給水喝,惡徒說喝洗臉水,其母親田吉風去馬三家看望他時,田軍叫她要水給他喝,其母非常難過。一個殺人、放火、貪污、盜竊等罪犯,可以用錢買出來逍遙法外,而一個立志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好青年卻被抓、被關、被迫害。這是一個甚麼樣的國家?甚麼樣的社會?甚麼樣的法律?顛倒是非,老百姓還有出路了麼,其母田吉風當場大哭,和她一起去的旅順口區登峰街道的人說:「你不要哭啦,如果你在這哭鬧會對你兒子不利的。」

2001年4月30日,田軍被劫持到大連勞教院繼續迫害。惡警逼迫他罵師父罵大法,遭到田軍拒絕,院長張寶林親自上陣指揮惡警用七根電棍同時電擊田軍的頭部、面部、腋下,直到田軍倒在地上昏死過去。他們無恥的從田軍身上搜出276元現金買回安定針給田軍打。為了反迫害,田軍以絕食的方式和平理性的抗議,最後經市中心醫院檢查得了心臟病、腎臟衰竭,生命垂危,大連市中心醫院叫他們交5000元押金住院治療。在這種情況下,大連教養院只好讓家人拉他回家。這時是8月份。

當時,田軍妻子呂秀靜也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在大連女子教養院迫害。在家人一再要求下,11月份才被放回家照顧田軍。教養院還勒索了兩千元保證金(至今未還)。

經過半年多的調養,田軍的身體有所恢復,由於沒有工作(原工作是旅順口區獸醫獸藥出處會計因修煉被開除),全家靠其母每月400元退休金生活,很困難。因此,田軍準備到大連找活幹。2002年3月2日去大連租房住(旅順口區登峰派出所一直在跟蹤、監視、騷擾他們夫妻二人,連過春節都要問在哪過的),因此其母給田軍七萬八千元錢,其中七萬元讓田軍打了欠條(因有一部份是借別人的)。這些錢不夠買房用,田軍的朋友從國外匯了六千美金資助田軍買房用。

2002年4月18日旅順安全局、公安局、街道、派出所都掛電話找田軍和呂秀靜,20日安全局的科長陳興海、登峰街道派出所到其母的住處,找田軍和呂秀靜,每天開車來向其母要人。24日,田軍和呂秀靜被非法抓捕、被抄家,惡警搶劫了錢財,當晚10點左右一夥警察到其母的住處搜查,既不報姓名也不亮身份證,只說是大連公安局的,當時沒搜到東西灰溜溜的走了。

5月末,田母找高強,要田軍的東西,高強卻說上交到分局了,要物品清單他也不給。6月初,田母又到大連沙河口公安局保衛科找到了張克力(是大連興海派出所副所長當時帶人抓的田軍),張克力讓田母出示田軍借錢的欠條。田母把欠條複印一份給他。第二次去要錢時,他卻說不給錢,給你一張財政發票。田母沒答應,說:「你們沒有權力沒收我私人的財產。」田母先後去了十八次,2003年9月,經過長達一年零四個月的艱苦努力、抗爭,終於將屬於她的四萬元錢要回來了。

此後,田母又向不法人員們要兒子、兒媳結婚時的手錶、戒指等物品及生活用品。張克力不承認拿了這些東西。張克力當時是大連市沙河口區分局安保科,過一段時間去找他,他已調到大連市興海灣派出所。2003年10月田母找到高強,他叫找張克力,田母找張克力,他又要她找高強,互相推脫不給辦。2004年2月,我只好寫信到大連市公安局紀檢李文同高強一起到田母處商談賠償金額。11月5日,送來二千六百元錢。田母向他們提出兒子的6千美元,當時李文答覆說那是政府的事,他們不能解決。另外還有電腦二台、打印機等都被檢察院沒收,6千美元是被大連市沙河口區公安局沒收,至今不退還。

田軍和呂秀靜夫妻於2002年4月24日被大連沙河口區興海派出所綁架,2003年3月,分別被大連甘井子區法院非法判刑6年、5年。田軍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市監獄,大隊三中隊一直迫害至今;呂秀靜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瀋陽監獄城)5大隊二分隊繼續遭受迫害,每天被強迫幹活,時間長、環境差,被迫害吐血也不放人。田軍和呂秀靜1999年結婚,幾年的迫害使懷孕的呂秀靜已經流產。

在此強烈的呼籲所有有正義感的人們,立即制止這場血腥的對這些修煉真、善、忍的善良民眾的殘酷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