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老年農民自述受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0日】我姓鄭,今年67歲,家住遼寧省大連市,職業是農民。我是98年2月份得法,得法前身患多種疾病,腰椎盤突出,關節炎,坐骨神經痛,嚴重的胃病,等等。我到處求醫,吃了不少藥,錢花了不計其數,最後,健康和人生的幸福還是不屬於我。聽人說法輪大法祛病有特效,後來在集市上幸遇大法,開始修煉。煉功後我所有的病逐漸的全都不治而癒,到現在8年了,連一片藥也沒吃,無病一身輕。我深深的體會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李洪志老師的慈悲。

可自從99年7.20以後,江澤民掀起全國性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在各種媒體上大肆栽贓誣蔑,造謠惑眾,欺騙了全國那麼多老百姓,企圖一下子壓倒法輪功。做為一名大法親身受益者,我不能容忍他們這麼迫害法輪功,決定去北京上訪,為大法、為師父說句公道話。2000年6月29日,我和兒子一起進京上訪,行使公民的合法權益。我們買了直達北京的火車票,走在半路,停車檢查,我和兒子就這樣被押回來了。我也記不住警察的名字,也不知道是在哪個派出所,我和兒子被分開了。他們如土匪般的行惡,把我衣服扒光。這時他們在我身上發現了一份師父的經文《走向圓滿》,問我這份材料從哪裏來的?我說從天上掉下來的。這樣他們就像一群惡狼一樣的撲上來打我,打來打去打累了,停手不打了,4個公安坐在椅子上呼呼直喘,上氣不接下氣,可我甚麼感覺都沒有。他們在我身上甚麼都沒得到。有一個公安從另一個房間裏把我兒子帶過來,對我說:你要不要你兒子,我回答他們說我管不了。他們把我兒子拖走了,這時我大叫我兒子的名字,囑咐他:你甚麼都不要說!他們就這樣開始打我兒子。

第二天他們把我們送到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後來把我和兒子押送到大連戒毒所(洗腦班)。他們又依次把我和兒子衣服扒光,再一次慘無人道的向我們打來,第二天早晨起床時發現自己耳朵甚麼都聽不見了,兒子精神失常。他們把我和兒子折磨成這個樣子了還不放我們。我們被關在大連戒毒所一個月,才回家。

2000年7月在外面貼真象材料時,我再次被抓。在城關派出所,他們要給我照相,我心裏就想「你照不上,再照你的相機就壞」,可真靈,他們就是照不上。最後他們把我拖到外面大街上給我照相。大街上南來北往人很多。當時我就想,時機已經到了,該我講真象了。我挺胸向世人講,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我師父告訴我如何在社會上做個好人,我沒有犯法,你們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就這樣他們又把我拖到屋子裏。第二天就把我送到鎮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後來他們把我送到大連勞動教養院公安醫院檢查身體,經檢查後,身體一切正常,就是耳朵聽不見,當時公安大夫說:我們不能收,把他放回家去吧,這時鎮公安又把我送到大連公安局,沒讓我下車,他們進屋去,有一個多小時吧,他們出來有一個人給我寫:老頭,你交2000元就放你回家。我說你看我能拿出2000元錢嗎?你們把我家都抄個遍,你們見到錢了嗎?他們又寫你拿1000元,我說一百我也拿不出來。因為沒有錢,就他們又把我送回鎮看守所。

9月的一天,管教傳令給號長,叫我出去,也沒叫我穿衣服。我上身只穿了一件號服,下身穿了半截褲。出去後他們就把我雙手戴上手銬,腳上也戴上20斤重的鐵鏈子,讓我一步一步的走出看守所上了警車。兩個小時左右,到了大連。中午十一點左右,他們停車讓我步行九百米路程,一步一步的來到一家飯店。這時我的腳背上已經被腳鐐子磨破出血。他們用國家的錢大吃大喝,吃完飯又把我押送到大連公安局醫院,又從新檢查身體。檢查結果還是無病,就是耳朵失常。大連公安局決定放我回家監外執行。

我是一個農民,面朝黃土背朝天,整天頂著烈日在地裏幹活。我幸運得了大法,大法叫我在社會上做個好人,叫我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處處為他人著想,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把我和兒子折騰成這個樣子?我相信善惡有報是不變的天理,他們對我們大法弟子迫害,必將受到天理懲罰。

鎮派出所警察和公安多次來抄我家,搶走了師父法像和香爐。我為了在地裏幹活能聽到師父講法,買了小型收錄機,是日本進口的,都被他們搶走了。不過,雖然他們這些鎮政府裏的人在邪惡的命令多次對我抄家,但我心裏沒有恨他們,只是希望他們能夠儘快明白真象,儘快醒悟,不要一錯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