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農村女弟子在大連市教養院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27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女弟子,已經五十多歲了。2002年4月貼大法真象,被壞人舉報,當地公安、610和村治保闖到我家,把我綁架送到大連姚家看守所,一個月後又非法把我送到普蘭店邪惡的洗腦班。那裏的惡人用盡各種手段誹謗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它們強迫我寫「轉化書」,我說堅決不寫,它們就一天一夜沒讓我睡覺,它們問我為甚麼不寫,我就堂堂正正告訴它們:「法輪大法好。」那些惡人當眾大罵出口。兩個月後它們見陰謀沒有得逞,就非法判我兩年勞教,把我送進了大連教養院。

在這個邪惡的黑窩裏,我更加看清了共產黨和江氏集團的邪惡本質。教養院利用社會上的流氓惡棍來迫害大法弟子。教養院大隊長:韓建旻,副大隊長:苑齡月、萬雅林,它們對大法弟子兇狠惡毒,沒有半點人性。它們強制大法弟子寫轉化書,如不寫就用各種卑鄙手段進行迫害,利用邪悟的人做所謂的幫教。

一次,我被不法人員關進一間房子裏,副大隊長苑齡月說:「進到我這裏就必須得轉化」,我又一次告訴她:「我沒做壞事往哪裏轉,我不會轉化的。」

這時苑齡月兇相畢露,強迫我靠牆站著,不讓我睡覺,找來邪悟的人向我攻擊,我就用正念清除她們背後的邪惡因素。十一天過去,每天我都是白天被強制靠牆站著,晚上坐在馬札上不讓睡覺。不法人員們見我對大法很堅定,副大隊長萬雅林就把我關進鐵籠子裏,白天黑夜都這麼站著,腿站得又紅又腫,第六天把我放出來,強制我帶轉化牌子。

我去找隊長楊智深,我說:「轉化這個牌子我不能帶,我決不會轉化的。」楊智深就叫來韓建旻、萬雅林等圍著我劈頭蓋臉拳打腳踢,當時把我打昏過去。

等我醒過來時,看到自己腿上被皮鞋跺出一個黑紫色腳印。它們看我醒來,都圍上來威脅我:「今天的事不准你告訴別人,不准說出去。」這說明它們做的這些見不得人的事是怕見光的。

大連市教養院就是人間地獄。有一位姓王的大法弟子已經60多歲了,因喊「法輪大法好」,胳膊被惡人打殘廢了。因為很多大法弟子非常堅定,被邪惡之徒打得半邊臉都是黑色的。有的大法弟子腳脖子被鐵鐐勒進很深的血口子,還被強迫勞動。

江氏邪惡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從來就不講法律。兩年非法勞教到期後,不法人員又直接把我送進市洗腦班,並雇佣社會上的惡人造謠誣蔑大法。我給他們講真象,告訴它們大法好。三個月後,不法人員又把我送進省洗腦班,那裏和所有的洗腦班都一樣造假、邪惡、瘋狂。

我每天堅持發正念、背法,在師父的看護和點化下,一個多月後我終於正念走出來了。

以上我所講的只是江氏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迫害事件的冰山一角,還有千千萬萬大法修煉者至今仍被非法關押,殘酷迫害,希望所有有正義感的人都能認清江氏流氓集團和共產黨的邪惡本質,譴責和制止這場迫害,同時也給自己擺放一個正確的位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