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惡鬥的黑窩──大連教養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5日】

一、院規院紀是擺設,惡警殘酷迫害大法弟子

大連教養院2003年7月就制定了新的院規院紀,上邊寫的第一條就是不許隨意打罵、體罰、污辱勞教人員。可他們不敢拿出來公布,更不執行。

警察們把家屬探望時送的食物隨便扣下瓜分。在教養院隨時搜身似乎成了一種時尚。在這裏大法弟子的一切權利都被剝奪了,只准低頭幹活,連抬頭看一眼的權利都沒有。

警察孫露露在三中隊任中隊長時,每天只許大法弟子上四次廁所:早晨洗漱時去一次,中午收工後去一次,下午收工後一次,晚9點收工後一次。上完廁所後連手都不讓洗就吃飯。大便只允許在晚10點以後。如果洗漱時的水沖廁所用完了,還不允許大便。宮學榮、李軍、王光復因中午上廁所大便,被普教的人拎著領子拽出來,告到孫露露那去。李軍在勞動現場喊了「法輪大法好」,就被關進了小號,出來後,右眼眶留下了一個疤痕。

2002年底,惡警苑齡月到本溪開會,回來後在2003年1月4日,對堅定的大法學員又重新開始新一輪的迫害、強制轉化。惡警們為了獎金,為了名利,把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學員視為草芥,漠然置之。對外來教養院、檢察院參觀的人她們還往臉上抹粉。學員幹活時如果來人檢查參觀,她們讓沒轉化的學員把圍裙摘下來,露出紅牌,欺騙參觀者說:這些是帶著紅牌的法輪功,轉化了。以此謊報成績。

自從惡警徐麗麗任三中隊隊長後,更是滅絕人性,搞假偽善,說一套,做一套。對法輪功學員張嘴就罵,伸手就打,連66歲的老人安玉紅都不放過。一樓有個監控室,徐麗麗經常把法輪功學員帶到那間屋子裏去打。警察段慧賢說:法輪功比殺人犯還厲害,殺人犯是個人問題,法輪功是推翻政府。真是天大的謊言!全世界60多個國家都有修煉法輪大法的,沒看見哪個國家的政府給推翻了。

副大隊長萬雅琳把法輪功學員當成敵人。有位大法弟子因為講轉化是不對的,萬雅琳就說她散布敵對言論,違背了院規、院紀。惡警王世晴還逼她寫檢查,因她不寫,就把她關進小號,並示意罪犯張秀娟折磨她。

教養院把法輪功學員當成了賺錢的工具。從早晨6:10一直幹活到晚上,有時晚上8、9點鐘收工後,還要打筷子、牙籤、雪糕棍等,有時幹到半夜。撿豆的學員若完不成任務,就將豆背到樓上撿、體罰。有時罰撿豆到凌晨3、4點鐘。到5點15分起床又開始一天的勞動。

二、惡警唆使犯人迫害大法學員

大連教養院專門選拔心黑手狠的罪犯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大連教養院,這些罪犯可以任意搜刮、打罵、看管法輪功學員,這是警察們為她們提供的「方便」、「權力」。

大法學員進到教養院的第一件事就是由罪犯把衣服扒光,從裏到外搜個遍。第二件事是背所謂的「五化,三十條」。中午吃完飯就在太陽下曝曬軍訓。如不背三十條,就關進小號、鐵籠子裏,十幾個人蜂擁而上,暴打。大冬天把衣服扒光,用地板條、鞋等物抽打,用腳踩肚子,把人吊起來呈大字形,用板子打下身,踩腳;如果喊叫,就用髒東西堵嘴、罰站、不許睡覺、逼著轉化。萬曉輝、王秀梅就受過此刑,腿呈黑紫色。

普教嚴管完後上樓,由邪悟者洗腦,做所謂轉化。如不轉化,再次下到小號裏,繼續在肉體上和精神上折磨:空吊起來,不許睡覺,不許上廁所,上死人床,往陰道裏捅刷子、放辣椒,吃糞便,喝尿等種種酷刑。有不少大法學員的手被吊,打成了殘疾,有的骨折,王光復(60歲)、宮學榮、李軍、王玲、吳月菊就是其中幾例。這些罪惡活動大多是在晚上進行。

在教養院,監獄多次被判刑的罪犯可以為所欲為。張秀娟、葛紅就是其中一例。張秀娟是2004年春天釋放的,到8月26日又第三次進了教養院,以前在瀋陽大北監獄還服過刑。她中午進了教養院,下午就被萬雅琳分派看管小號,專職迫害法輪功學員。可以不用幹活,多減期,在罪犯中享受優厚的待遇。警察有好吃的還專門給她們。葛紅2003年從教養院出去,一個月後又回到教養院,並且給家人電話,不讓給她寄錢。她用警察給她的權力勒索法輪功學員。在2002年,她看管小號期間就勒索過一位法輪功學員一千多元錢,這是她自己講的。

如果普教的犯人有同情法輪功的,為法輪功說話的,就加期。普教一進教養院,就被灌輸對法輪功學員如何看管。嚴、狠,減期多,做不到就加期。有個叫包鳳芝的普教,她包夾的老太太不背三十條,萬雅琳就把包鳳芝關進小號七天體罰,理由是手段不狠,沒有辦法。打人兇手趙輝臨解除教養前,對關在小號裏的法輪功學員說:我們也不願意這麼幹,沒有辦法,被逼的。教養院的警察們就是這樣打著教育、挽救、感化的幌子騙人的。

警察徐麗麗對一位法輪功學員說:你就是鋼筋鐵骨,在這裏我也要砸個稀巴爛。她經常對普教的人灌輸:別人都說你好,你這個人就完了。都說你不好,說明你這個人才行。還教她們怎麼撒謊,她對販賣假鈔的人尤其讚賞,認為聰明,有本事。許多普教都說:我怎麼覺得在這裏不但沒改造好,反而學得更壞了呢?

每當搶任務時,有個領著幹活的警察郝大隊長就說:現在是考驗你們的時候,看你們思想改沒改造好。所謂的改造好,就是按它們的要求往袋子裏多劃拉豆。不管質量好壞,劃拉得越多,改造得越好,上邊蓋一層撿好的豆,這就是改造好了。

大連教養院是個專門製造謊言,搞假惡暴,毒害人的地方。這樣的機構應該儘早取締,所有參與迫害者應受到法律的制裁。

三、以下是部份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況

王光復,女,60歲。因在勞動現場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被關進小號,用種種酷刑折磨,後又強制洗腦轉化。2004年4月,王光復因向警察提出了幾條要求:恢復人權,減少勞動時間。被再次關進小號,並且加期半年。在精神和肉體上遭受雙重折磨,連續幾天罰站,把她捆到死人床上四肢分開,用手銬銬在四個床角上。從小號出來後,左胳膊不能動,四肢腫脹,不能幹活。警察推卸責任說她胳膊是神經性的,自己太緊張造成的。警察王翠霞還說她裝的,偷懶耍滑不幹活。

范晶華,女,49歲。因不喊隊長好,趙霞暗示刑事犯打她。又因不掛床頭牌,警察徐麗麗唆使刑事犯打她,並把她銬到辦公室的暖氣管上。在毆打范晶華時,她喊「法輪大法好」。徐麗麗用膠帶把她的嘴封住,不給她吃飯。2004年5月9日晚,范晶華又被副大隊長萬雅琳、三中隊長趙霞送進小號進行酷刑折磨,強迫寫檢查。警察張豔指使刑事犯把她捆到死人床上,床上只有三塊小窄板,四肢用手銬銬到床的四角。由於長時間酷刑,范晶華的腳脖子被勒進一圈,肉都翻著,四肢腫脹。不許上廁所,憋尿了還拿拖布把往陰道裏捅。

陸蓉,女,57歲。2004年在勞動現場喊「法輪大法好」,和王光復等一起關進小號,當她看到罪犯兇狠毆打王光復時,喊了一句:不許打法輪功。幾個罪犯蜂擁而上,把她打得昏死過去,罪犯用涼水潑頭,醒後再打。

宮學榮,女,47歲。因堅修大法,左手被打殘,罪犯用腳踩,用板子打,四個人把她抬起來拋到地上,不讓睡覺。

李紅,女,32歲。堅修大法被關進小號,用酷刑折磨:往陰道裏塞辣椒,雙手吊起,呈大字形,放下後,兩腿完全失去知覺。

李靜薏,女,50歲。2004年3月22日轉至大連教養院。由於她一路上喊著「法輪大法好」,男惡警告訴那些罪犯:收拾她。李靜薏直接被關進小號折磨。她們把李靜薏吊在嚴管室的鐵窗欄杆上,面朝外,吊了四天四夜。扯著她的頭髮往牆上撞,因她腰間盤突出,腰有點彎曲,吸毒、販毒女邢傑專往她腰部踢。她們拿著可樂瓶告訴李靜薏:這瓶子是裝糞便讓你們吃的,晚上把你兩腿用板子支開,用這瓶子試試看你是不是處女。

罪犯崔金男還把自己的手指咬破說:我告訴隊長,說是你咬的。這時李靜薏喊隊長,副大隊長苑齡月是這樣處理的:崔金男、溫秀梅各加期五天,邢傑調離小號。理由是這種酷刑應在晚上進行,她們提前洩露小號機密。

李靜薏因酷刑折磨,腰疼得每天晚上都很難入睡,有時半夜醒來不敢翻身,白天還要參加體力勞動,完不成任務,還要挨徐麗麗的嘴巴。這個惡警打完人以後,還讓說:「謝謝隊長,隊長再見。」在教養院,每天看到幾次警察就要喊幾遍隊長好。如不喊,就體罰訓練喊隊長好。

以上大法學員被非法判勞教二年,其中范晶華被判三年。

大連市中山區人民法院計劃於元旦前後對大法弟子胡桂蓮、胡淑梅、劉文燦進行非法審判,主管她們案件的中山區檢察院趙豔華電話:0411-82714858-6326(辦)、130527466401(手機)。目前,胡氏姐妹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姚家)看守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