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我在救度世人中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28日】國內大法弟子怎樣向世人講清真象,確實是很關鍵的,講的妥善,事半功倍,否則給救度世人帶來難度,也會給大法帶來損失。

在長期的講真象的過程中,我體會到學好大法,可以在法中獲得無窮智慧,智慧的講真象又能使更多的人獲救,免遭淘汰。在學好大法的基礎上,不斷的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你平時的一言一行就是在證實大法。你做的好,別人會稱讚你,信任你,願意與你交流,使講真象變得協調,自然。把別人當作朋友,不失時機的利用涉及的話題講清真象是很有效的方法。

一次,我去市場買菜時,與一位賣菜的閒談起來,經了解,她是一位下崗工人,每月單位發給她300多元生活費,再靠賣菜掙錢維持一家的生活。當提到單位發的300多元生活費時,她說:「這得感謝共產黨呀,是共產黨給我的。」我接著她的話說:「你要是沒有那份工作,共產黨給你嗎?共產黨怎麼不給那些沒有工作的人呢?是你一生工作的結果,你感謝的應該是自己呀。」她說:「你說的對呀!」我深刻的感受到常人被黨文化造成的思想變異及危害是非常嚴重的,常人真的很迷茫。

另外,還要有預見性,很多大法弟子在中共打壓法輪功後,都能預見到江澤民的邪惡與中共的邪惡是唇亡齒寒的,失去一方,另一方就不會存在。換句話說:只有共產黨這個漚臭了的陰溝裏,才能滋生出像江澤民這樣的敗類。很多常人也早就認識了中共反人民的獨裁性。那麼,我們就要在講真象時,揭露中共邪惡的方方面面,中共所有的邪惡都源於不信神佛,我們就要反覆的向世人講不信神佛是人心變壞的根源,讓世人知道善惡有報的道理。

不管怎麼講都要圍繞鏟除中共邪靈這一主題來講,如:你第一次跟某個人講:「共產黨這麼腐敗,早晚有滅亡的一天。」這人聽了這話可能會有反感,雖如此,你說出的話就像「種子一樣種在了他的心田上。以後再涉及此話題時,他會由反對到自我思考,然後完全贊成你所說的話。你會發現他在以後於人交談時會重複你的觀點,這就起到世人也參與滅「邪靈」的作用。對那些怎麼說都不起作用的人,我告訴他:你信甚麼我不管,我也沒這個權力讓你信服甚麼,我只是講我的感受,作為人來說就應該行善積德,不能作惡。我一般用非常溫和的話說:「你想人做壞事能有好報嗎?晚上能睡上安穩覺嗎?」

我經常告訴我身邊的人,甚麼是「真善忍」,連「真善忍」都不相信的人,後果是極其可怕的。世界上最美好的就是「真善忍」,他是真正的佛法,他是通向美好天堂的天梯。有時我覺得與世人講真象不知從何談起,通過不斷學法,摸索成功經驗,同修之間取長補短,一點一點就知道怎麼做了,其實任何話題都可以作為講真象的切入點。常人執著甚麼,我們應該知道,我們也是從常人中一點一點修上來的。我經常搜集一些無意聽到、看到的有利於講清真象的信息,經常給自己提出各種問題,並用自答的方式多個方面去解答自己提出的問題。做到心中有數,有備無患。

講真象時,不能與人爭辯,不能急於求成,只能善意的說服,我感覺說話的語氣、表情如果和善,就已經使對方接受你一半了。你真心為別人好,別人是能感受到的,他會慢慢的接受你所說的話。

中共慣用一些帶有矇騙性的語言來欺騙人民,如:官方電台有時說:「腐敗問題不解決,會亡黨亡國。」意思是,中共亡了,國家就亡了。這是偷換概念的說法,中共絕不等於中國,中國是人民的中國,中共在現階段只能說是中國的一個組成部份。就中共的屬性來看,只能屬於地痞、流氓那一部份。腐敗問題不解決肯定會亡黨,但不會亡國,中國從古到今被人民推翻的黨派如同走馬燈一般,中國還是中國,從來都沒有亡過。亡黨必然亡國的論調實在是騙人的鬼把戲而已。

中共還有一句騙人的話就是:「中國人民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是用革命先烈的鮮血和生命換來的。」翻開中共歷史,中共用暴力手段奪取了政權,把原本農民與地主、手工業者與資本家非常協調的關係給強行破壞,同時給人民的頭腦中強行灌輸共產邪靈思想。結果使中國在政治經濟各個方面像鑽進了牛犄角一樣,「步入死地」。現在中共在經濟上不得不把它們一開始為了奪權被打倒的地主、資本家又重新扶植起來。

事實說明,中共的武裝奪取政權是極其邪惡的反人民的暴行,這場暴力革命使大量的無辜民眾喪生。中共是地地道道的動亂製造者。它的出現使中國的經濟與同期起步的南韓、台灣等國家和地區相比至少落後30年;思想政治方面造成的災難更是浩劫性的巨難。現在的中國人不撒謊的很少,見死不救、沒有正義感、缺少良知,甚麼壞事都敢做。修煉的人都知道,這是人類走向毀滅的重要原因。誰能在這方面早日醒悟過來,誰就在將來神安排的人類大劫難當中免遭淘汰。

一提到神佛一類的詞,有的人就是從心裏笑話你。我就遇到這麼一位,他說「你太愚昧,哪來的神佛啊?誰看見了?」我跟他說:「其實神佛就在你自身中,有的人不是說,人是造『糞便』的機器嗎?我把五穀雜糧給你,你用其它方法造一些『糞便』我看看?」這人認輸的說:「是啊,我把五穀雜糧放在一起漚它幾天,它也不是那個味呀。」我又說:「共產黨不是很能耐嗎?甚麼人間奇蹟都可以造出來嗎?你讓它們造一隻老鼠我看看,造一棵青草我瞧瞧?」我覺得只要有利於講清真象,用甚麼方式、甚麼話題去講都可以。俗話講:話俗理不俗。

師父一再告訴我們修煉人不參與政治,實際上我們在講真象中也是這樣做的,但是由於人民受中共邪靈毒害太深,我在講真象中經常談論這樣的話題:「中共不講人權,失信於民,滅亡是遲早的事。」有的人能理解,不理解的人說你這是參與政治,這些人有一些糊塗認識,認為共產黨就是政府。我們對政治不感興趣,我們只是向人民,向政府如實反映情況而已,你中共不打壓法輪功,不侵犯人權,我們也沒必要向誰去說甚麼。鎮壓法輪功正如幾個流氓毆打一個好人,一邊打一邊讓這個好人說打的好,打的對!不然就打死你。這就是共產黨的醜惡嘴臉,真是罪惡累累,罄竹難書!

其實即使真的參與政治又有甚麼不可以的呢?憲法不是規定公民有各種政治權力嗎?共產黨不是號召人民參與國家的政治,民主文化生活嗎?怎麼實際上甚麼政治民主權力都沒有了呢?按理說,人民領導人民選,中國領導哪有一個是人民一票一票的選出來的,不是人民選出來的領導能為人民辦實事嗎?執政結果的好壞直接影響廣大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這是小問題嗎?當然,修煉人有參與政治的公民權利,但是我們不願意參與也沒有參與政治,這是我們修煉的需要和選擇。

中共一貫用獨家新聞來宣傳自己,吹捧自己,甚麼:「共產黨愛人民」、「共產黨是人民的大救星」、「共產黨與人民心連心」等等。事實是:「共產黨害人民」、「共產黨是人民的大災星」、「共產黨與腐敗不離分」。假設你中共真的為人民做了一些有益處的事,還值得你自吹自擂嗎?那不是你的職責嗎?在當今還有相當數量的食不果腹的勞動人民用自己辛勤的勞動成果,高薪養育中共各級政府官員,他們非但不感謝人民的養育之恩,還讓人民為他們歌功頌德,中共真象有的人說的那樣,「一張紙畫個鼻子,不要臉了。」

實際上我們用甚麼語言來描述中共的邪惡都不為過,以它們建國後發動的數次大的「整人」運動來看,它們確實是邪惡至極。中共為了維持其邪惡統治,從建國以來一直沒有停止過邪惡的宣傳,變著「邪法」欺騙百姓。中國的老百姓要求不高,人們有一個安穩的環境,凍不著,餓不著,有個睡覺的地方就心滿意足了。甚麼「執政為民」、「三個代表」都是騙人的鬼話,「執政為民」都無官不貪,吃喝嫖賭,要是「執政害民」共產黨得邪到甚麼程度呢?出了「三個代表」老百姓就衣食無靠,要是出了「八個代表」那老百姓還能活嗎?難怪聖經中把共產黨比喻為七頭十角赤色怪獸,預言它在全球即將徹底滅絕。在滅絕邪靈共產惡黨之前,一些加入過其黨、團、隊組織的人們,必須退出其邪惡組織,以便去掉被它們打在身上的獸印,否則人們會在即將出現的人類大劫難當中被淘汰掉。這是一種自救方法。

人們不能再迷惑了,不能用你們現在的認識來判斷今後的事物,那會把自己徹底毀掉的。其實退掉邪惡組織並不難,在當前中共仍然非常邪惡的時候,你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可以用你認為是你的名字在退黨、退團、退隊書上簽名,然後自己會上網登陸在有關網站上即可,或者張貼在公共場所上,退出邪惡的目地就是你的心與邪惡的組織徹底斷開,這就達到了去掉獸印的目地。當然信不信由你,能不能看破紅塵,及時退出邪惡組織,達到自我解救,全是你自己的事。我們可是為了你好,為了你的家人好。我們不希望看到誰為了暫時的一點小利把自己生命的永遠都毀掉了而痛悔不已。我們衷心希望所有被中共邪靈矇騙的人們及早的醒悟過來,迎接光輝燦爛的明天。

由於學法不深,難免有錯誤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