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給父親講三退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9日】通過明慧網,我看到同修和身邊的同修修的都非常好,自己做的根本不值一提。可如今我也動了一念,也想把最近所做的事講出來,希望能對像我一樣沒走出來或做的不好的同修有一點啟發。

在師父發表《向世間轉輪》以後,同修讓我寫了三退,這容易,可是要給常人講三退對我來說思想障礙很大。我們大法弟子都知道我們是不參與政治的,可常人你一提惡黨就說你參與政治,三退更難了(這是自己的障礙)。在中國人的思想中,政治是碰不得的,為甚麼?因為政治這個詞只能當權者去說才不是搞政治,無論你是甚麼人,你都不能去碰它,否則它會把一大堆的大帽子扣在你的頭上。政治一詞彷彿成了當權者的專利、一個隨意打人的棍子,中國人已被它打怕了,無論它正與不正,所以人人避之。

看了幾遍《向世間轉輪》,我體會到我們必須去講三退,眾生才會得救。這樣想的時候機會也來了,我老家在農村,父親病重讓我回去照顧他,我想都是認識的能講好三退。我父親得的是肺癌,我一邊照顧他,一邊在講三退。一開始有很大的干擾,有的人自己不接受不說,還到人多的地方甚麼都說,影響很大。我也知道是邪惡在干擾,我沒有因為父親有病和別人的非議影響我講三退。我父親是老黨員,他以前受了無神論的毒害又加上邪惡破壞大法的謊言所騙,對大法的印象不太好。

我一邊給他講真象一邊照顧他,由於我的身體的變化和給他講了大法的神奇(學法前身體有很多種病),我又給我母親念《轉法輪》同時也是給他聽。他的思想改變了,身體也好多了,這時我就把師父的《洪吟》給他看,後來又給他《九評》看,讓他學法他不學,可是天天給他念法他也不反對。現在他身體已恢復健康了,別人覺得神奇,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慈悲。當我提出讓他退出惡黨時他說甚麼都不退,他說自己都90多歲的人退它幹啥,我和他爭論起來了。後來和同修切磋時,我才知道自己帶著情和急於求成的心。我把那些心放下了,他也退了。

現在我再講三退時都很順利。我要出去講三退時一邊走一邊背法和發正念。我希望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走出來吧,我們要做的事並不難,我做的很不夠,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