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邪黨本質 走正自己救度眾生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6日】我是2003得法的新弟子,得法後身心變化很大,感謝師父幫我清理身體,把這麼好的宇宙大法傳給我們。通過學法,在師父鼓勵和同修的幫助下,我很快的走入到正法中來,但是由於執著心太重,並不能時刻要求自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總是時好時壞的狀態。《九評》出來後,我知道我應該退出這個共產邪黨,但自己卻看不進《九評》。後來,通過和同修的交流,意識到他的重要性,都說要看九評,清除自己身體內共產邪靈的一切因素,即使是這樣,雖然知道,但是由於惰性還有邪惡的干擾。我還是遲遲都沒有看《九評》,只是覺得自己已經退了,自己已經和它沒有任何關係了,自己的眾生已經安全了。全都是為私的那些想法。

當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中只是知道自己在救人,好像騎著摩托車在追趕壞人,思想中一直想著「滅」;後來追了好遠好遠,來到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追到一個大坑面前,黑糊糊的一片;往下縱深一看,黑乎乎的,有很多人,像行屍走肉一樣,一對一對的往前走,有人牽著他們走;這些人臉色都是黑黑的,臉上麻木,目光呆滯,身上都是紅彤彤的。我當時有一念想要救他們上來,但是,我又退卻了,因為,我有種特別深刻的感覺就是,我現在呆的地方非常的乾淨,下面特別的骯髒,好像那裏的空氣都不能呼吸似的。後來,我還是下去了,看到那些人有些已經不行了,倒在地上,有一些像「頭目」一樣的人在往車裏面拖。這時,有人發現我了,由於怕心,我匆匆的跑到上面來了,後來夢就驚醒了。後來,我悟到,紅色不就是共產血旗的顏色麼?這些麻木的人正是那些被矇蔽了的世人,亦是那些宣誓加入共產邪黨組織的人,他們正在生死邊緣徘徊。是偉大的師尊點化我,讓我跟世人講《九評》,救眾生。

後來,就和國內的同學以及自己的親人講《九評》,但是,因為,他們受共產邪黨毒害太深,在加上自己只是粗淺的看看《九評》,自身還有很多共產邪靈的東西在作怪(當時沒有注意清理自己),效果並不是很好。雖然自己每次打電話回家,都有講《九評》,但是,因為父母不愛聽,更甚生氣掛我電話,我很是苦惱,漸漸的也不是很重視,只是覺得很鬱悶。又一次,給我媽媽打電話,我又提起了退團的事,媽媽突然和我說,「中國形勢一片大好」,如何如何?還說,她現在和我父親都是後備黨員(後來得知是氣話),我當時腦子嗡嗡的,我和她講了很多道理,她都不聽,還說,入了黨加工資之類的話,還說,沒有錢,你怎麼出的國之類的話。我又是很鬱悶,我覺得他們就在生死邊緣,我這個笨孩子卻不知道怎麼救他們,我非常的著急,恨自己以前沒有把真象講透,害他們發展成後備邪黨黨員。

當天,晚上,我在睡夢中又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在中國的家裏,半夜的時候,聽到外面特別的吵。一會,爸爸很急的跑上樓和我說:「你怎麼還睡啊?你媽媽出事了?」說:「你媽媽得了很重的心臟病,一個很「好」的醫生正在給她治療呢!你快去看看吧。」我莫名其妙的跑下樓,就看爸爸把我帶到一個地方,像地下室的那種感覺,門就像地窖的門,在地上。一打開門,一張印著一把鐮刀和斧頭的門簾子映在我面前,我腦子又是一嗡,我就明白了。(非常焦急的心情)我幾乎是衝了進去,看見媽媽坐在那裏,目光呆滯,表情麻木,中間坐著一個老太太,老太太穿著一個黑色的布兜,她的旁邊躺著一個奄奄一息的人,和死人沒有甚麼區別。媽媽和那個死人身上都插了很多的管子,就看媽媽體內的經血之氣,非常快的流入那個死人的身軀裏面。我非常的激動,拼命的喊媽媽,企圖喚醒媽媽不讓這個老太太這樣做,但是,媽媽就像沒有聽到一樣。我和他們講《九評》,那個老太太白了我一眼。我就和爸爸說,讓他們快點停止,不然媽媽會死的。爸爸也沒有說甚麼。後來,我急的一身汗,我就醒了。

我知道,這是師尊再一次點醒我,讓我和父母講《九評》,我沒有再等待,當時是半夜3點鐘,我往家裏打電話,家裏沒有人接,我無法再入睡,給我阿姨打了電話,她在政府部門工作,我把我的整個夢都告訴她了。她聽了很吃驚,也非常能夠理解我做兒女的心情。我也通過這個夢和她講了《九評》,當時,阿姨就同意了退團,而且還幫我姨父退出了共產邪黨。阿姨答應我去看看媽媽,讓媽媽不要申請後備黨員。我沒有放鬆,繼續撥家裏的電話,後來,媽媽看我如此緊張,她才說:「其實,中國人沒有信這個黨的,只不過是為了那點利益而已。我也只是看你每次都提,我才騙你我申請後備黨員呢!我都這麼大年紀了,不參與這事。」

由於我自己的一念正了,他們才會有這樣的反差。從中我覺得,人都有明白的一面,我的父母答應我以後都不會入這個邪黨。通過這次,我更能認清共產邪靈的邪惡,共產邪黨就是抓住每一個被它矇蔽的人,要毀了這些人。我們要是快些放下人心,和這些人講「九評」,他們就會得救。在常人中好像是你在講《九評》,其實,都是有神的因素在推這件事,看的還是你對眾生負責的心。

這兩個夢,讓我深刻的體會了惡黨的邪惡,以及讓世人明白共產邪黨邪惡的重要性,讓那些和我一樣在講《九評》不上心的同修們抓緊時間快講吧。我們的時間真的是不多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