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望被迫害同修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5日】今年的5月2號午後3時,由長林勞教所楊隊長,打車把生命奄奄一息的大法弟子A送回家裏。

由於既是同修,又是鄰居,我隨後來到他家。我看到A,臉及全身浮腫,兩眼發直,已無神。據說A臨上車前是給補的氧氣才送回來的。想到去年10月22日,A被抓前還秋收勞動、捆玉米桿子。就因為不放棄信仰法輪功,在牆上寫「法輪大法好。」如今被迫害得骨瘦如柴,我和同修止不住掉下了眼淚。

第二天,早晨起來煉完功後,我忽然想起A既然是正念闖出魔窟,師父會救他起死回生。A的妻子B不是修煉人,會不會找大夫給A打點滴?

我來到同修A家,一進屋正趕上B在打包整理自己的衣物想遠走。我問B:「你要幹甚麼?」B說:「我要走。」我說:「你不能走,你們畢竟夫妻一場,他已生活不能自理,孩子又都不在家,他會死掉的,你在外面能安心嗎?」B說:「我想給他打打點滴,趕快治好病,好鏟地,可大夫來了說他是肝硬化腹水,不能好了。人要不行了,勞教所楊隊長才給他送回來的,要不判三年呢,能這麼快讓他回來嗎?」說著,B哭了,接著又說:「我讓他打針,他不打,他死了,我咋整呀?誰來管我呀?地裏的玉米沒人鏟,我也雇不著人,我也有心臟病。」

眼看著要解體的家庭,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我,不能不管。以法為師,我要按「真、善、忍」去做,同時發正念鏟除邪魔爛鬼對同修A家人的干擾,然後正氣十足的說:「A是被勞教所迫害的,他不會死的,他既然回來了,你好好照顧他,營養跟上去,慢慢會好起來的。」B從箱子裏拿出A的「保外就醫證明」給我看,上面寫著:「A、男(某)歲,於2004年某月某日來所勞教三年,現因胸部積液,兩肺葉炎症,保外就醫」字樣。

我學過中醫,我看一下A的舌苔,舌苔很清亮,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演化的,我更加肯定的對B說:「A不是肝硬化腹水,你不要給他打點滴,你再給他打針,會把他真打死,胸積水,排還排不出去呢?你耐心照顧他,你家的玉米地,你別著急,大法弟子會幫你家鏟的。」我看B不哭了,我臨走最後說一句:「好好的照顧一下A,沒有過不去的事。」

我回來和老伴(大法弟子)一商量,同意由她找五名大法弟子,用兩天時間把同修A家的39壟玉米鏟完。緊接著,四面八方的同修,先後來看望A.深表對同修被迫害的關心和同情。

如今,A每天看書學法煉功,可以下地屋內屋外活動了。頭腦也清醒了,向我講述了他在長林勞教所被迫害的事實:

由於A拒不寫三書,管教安排兩名刑事犯,看著他,他們用手巾在他脖子上繞一圈,然後一人拽一頭勒得他喘不上氣,險些把他勒死。後來一個膀大腰圓的犯人,過來用拳頭對A前胸一陣猛捶,他頓時被打得鼻青臉腫,遍體鱗傷,休克過去。管教過來看A不行了,就用車給他送到萬家勞教所醫院,找來獄醫給打點滴。但是,A稍微恢復意識,堅決不打針,他們安排兩個人按著A的胳膊,強行給點滴不明藥物。大夫一走,A用另一手把針頭拔了,隨後用腳把點滴架踹倒。

後來,不給A打針了,改用口服藥辦法,A仍堅持拒不服藥。他已經不能自己吃飯了,每到吃飯時,由同號的犯人給他,有時一塊發糕、有時一個饅頭,如果是晚飯,有時是大米粥、沒有菜更沒有鹹菜。由於A已不能進食,每次他們都原樣端走。就這樣,A每天發正念,並求助師父幫他闖出牢籠。A想,這不是他呆的地方。他一定要出去做師父安排做的三件事。終於,在A絕食的第五天,由楊隊長打車,給他送回了家。

如今,25天過去了,同修A又可以看書學法了。又可以走出屋外活動了。而且,可以煉功,恢復了往日的笑容。他告訴我說:「師父給我又從新淨化身體,才使我從死亡線上回來,前幾天我大便便出去許多黑血塊的東西。」我說:「要感謝師父,這是大法的威力,你一定要正念十足,按時發正念,多學法,煉功,講真象。」

A點點頭,他的妻子B也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