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剛從勞教所、監獄回來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15日】前幾天,整理同修受迫害的文章,看到有的同修經過三年的勞教,一直堅定,出來後不到四個月的時間再次被迫害,又是被判勞教兩年半。和其他同修交流,發現本地區這種正念闖出牢獄的大法弟子在短時間內再次被嚴重迫害的情況還不只是一兩例。回想我去年正念闖出勞教所後一段時間的心態,我想我應該把我的一些體會寫出來,大家互相借鑑,在正法如此緊迫的時期,少走彎路,更好的救度世人。

2003年底,我被邪惡非法判三年勞教,50多天後我正念闖出了勞教所。在被抓的那幾十天裏,我天天背法,真的能感覺到正念非常強。回到家中,馬上情況接踵而來:學法干擾大、發正念被雜念強烈干擾、家庭矛盾、睏倦……。雖然每天也保持了2-3個小時的學法,但沒有真正靜下心來學,等於沒學;發正念連前5分鐘的清理自身也無法靜下來,更談不上純正平穩的發正念了。

但這一切,我當時都意識不到是很嚴重的問題,也找不到問題出在了哪裏。心裏只是很著急,急著想要做救度眾生的事情,感覺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但又不知如何去進行,有種有力沒處使的感覺。我是自修的,認識的同修很少,回來也很少有和同修交流的機會。就在這樣的不清醒中,回來一個月,我又被抓,再一次闖了出來。

這時,有同修找到我要我參與資料點的工作,帶著不穩定的心,我進入了資料點。因為自心的執著、不能用正念看待問題,種種干擾的表象不斷,身心疲憊至極。看到我這樣,有同修說:「你應該停下來,好好學一段時間的法!」這時我這才意識到癥結所在。

我停止了資料點的工作,真正靜下心,學法。通過一段時間的靜心學法,慢慢恢復了正念的狀態,我開始參與資料點的工作,其間不斷的和同修交流、學法、發正念,干擾越來越少,事情也越做越有頭緒了。

我的體會是,在邪惡的關押場所,那裏的確邪惡集中,但在常人空間的表象上就是那幾種形式,加之身處邪惡環境,所以主意識上時刻都不放鬆,面對出現的種種情況多能用正念看待。而回到常人的正常生活中,沒有了那種每天一睜眼就必須面對邪惡的警惕心理,思想上也放鬆了許多。但在正法未到的人類空間,殘餘的邪惡還在虎視眈眈,只要你念不正,它會隨時鑽空子,而剛開始的這種干擾表現形式,又多是以常人中看似不經意的事情為面目出現的,讓剛剛回到常人社會中的大法弟子很難覺察,因為這些事情比起邪惡場所那直面的迫害,會覺得「不值一提」。如果不能靜心學法,那就更無法把握處理好出現的各種看似很小很小的情況,甚至會把它當成是自然現象。就在這些「不經意」的小事情的掩蓋下,邪惡在干擾著,干擾你無法靜心學法,干擾你無法靜心發正念,干擾著你不能以修煉人的正念看問題,由少至多,漏洞越來越大,最後邪惡達到了它再次迫害的目地。

我所知道的同修再次被迫害的事例中,大多都是一出來就做大量的講清真象的事,忽視了學法或者沒有真正靜心學法。而對於再次的被迫害,又多是用無可奈何的消極承受心理來對待,不能去否定。從另一角度講,也就是沒有理解好師父的法,沒有跟上正法的進程。而這一切,能防止和避免的,只有多學法,儘量系統的多學法,多學師父在99年後各個時期的講法、經文,同時要多和同修交流,及時找到自己認識上的不足和自身存在的問題,真正理解好正法在各個時期對大法弟子的要求。周圍的同修也應該給剛出來的同修多創造集體學法交流的環境,不要在短時間內安排太多的證實法事情。

師父所說的做好三件事是緊密連繫在一起的,是相輔相成的,任何一件事情做不好都達不到正法對我們的要求,而不僅僅只是單一的講清真象。特別是剛從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地回來的同修,哪怕是正念十足闖出來的,我覺得也應該先多花時間在學法上,同時注重發正念,而且是真正靜心的學,真正純淨的發正念,而不要急於馬上就去做講真象的事情,哪怕是看上去當地急需要某樣的同修。我們應該時刻記住: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而是大法弟子在做大法的事,這樣做出的事才是純淨的,才威力無比。

證實大法,不只在於做了多少大法的工作。帶著純淨的心,帶著正念去做好每一件事,在其中不斷修去自身的不足,不斷向上昇華,才是今天正法弟子應該達到的。

靜心學法。一切正念,一切路皆從法中來。

層次所限,希望能互相提醒,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