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長期被非法關押後被釋放的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日】一段時間以來,有些在教養院、監獄等邪惡場所被長期非法關押、迫害的同修陸續被釋放,159期《明慧週刊》發表了文章《如何對待長期被非法關押後剛被釋放的同修》。其他同修要正確認識和對待長期被非法關押後被釋放的同修,但更重要的是這些同修自身要做好。我也曾被長期非法關押,想結合個人的一些經歷和體會與這些同修就有關問題進行切磋,希望能和這些同修一起做好三件事,在證實法和救度眾生中做得更好。

一、破除邪惡的進一步安排和迫害,圓容好與家人的關係

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快到期時,邪惡就已經開始預謀進一步迫害。一般是非法加期或送洗腦班。對此同修應正念破除,外面的同修和家人也要採取多種方式營救,並提醒快到期和已經到期的同修不要消極承受。

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恢復自由後,邪惡也並沒有因此而放手,還要抓住同修有漏的地方進行迫害。有的在同修釋放的當天,由派出所、單位、街道和家屬到教養院「接人」,並對同修提出一些無理要求,比如要求同修做保證或者登記、按指紋、照像,對同修的人身自由進行限制等。此後,同修真正恢復自由後,還可能會對同修進行嚴密監視、多級聯防,或者警察經常到家中進行騷擾,圖謀送洗腦班強制「轉化」等。還有一種常見的情況,許多同修的家人沒有修煉,他們普遍都有怕同修再出事的心理,還有的對同修所做的證實法的事不理解,甚至對大法有抵觸情緒,這樣一來,有的家人可能會配合惡人的要求,或者主動的對同修的一舉一動進行監視,對同修的證實法進行干擾、破壞,嚴重的使同修不能正常的學法、煉功。這也是邪惡對同修進行迫害的一種形式,用親情消磨大法弟子的意志。如果同修不能很好的把握好自己,很可能完全陷入一種常人的狀態和生活中。

針對各種邪惡的迫害和安排,同修應嚴肅對待、完全否定,不要有怕心、顧慮心或受情的干擾,態度堅決,不能有絲毫的妥協和讓步,不給邪惡以可乘之機。但對表面的人儘量要善,圓容好與各方面的關係,尤其是與親人的關係,避免出現常人式的矛盾和衝突,並利用機會向他們講清真象,救度他們,避免他們行惡。如果同修能破除邪惡的安排和迫害,就能給自己的修煉和證實法開創很好的環境;反之,如果順從了邪惡的安排,那很可能剛從有形的監獄走出來,又陷入一種無形和變相的監獄之中,不能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處處受制,舉步維艱,甚至還可能受到更嚴重的迫害。

二、多學法,包括《轉法輪》和所有的新經文,正確認識自己走過的路和所受的魔難

對曾被長期非法關押後從新獲得人身自由的同修來講,當務之急和最重要的就是多學法,尤其是沒學過的師父的講法和經文,從法理上真正提高上來,把自己的狀態儘快調整到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上來。同時在紮實學法的基礎上正確認識自己,對自己走過的路進行一次深刻的總結和反思,目地是為了發揚好的經驗,吸取教訓,以後做得更好。「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覺》)

許多同修在被關押期間,在邪惡的環境和迫害中確實做得很好,有力的證實了大法、震懾了邪惡,體現了大法弟子的威德和了不起的一面。但作為曾被長期非法關押的同修來講,我們必須清醒的看到:即使在某些方面做得還可以,但還存在很多不足,距離法的要求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還有很大差距,被長期非法關押的本身就說明我們沒有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而且在被關押期間,不能正常學法、煉功,很少或不發正念也是個很普遍的現象,很多同修也沒重視向警察和刑事犯講真象。也就是說,大法弟子應做的三件事我們沒有做好或者根本就沒做,這也是我們被長期關押、迫害的一個重要原因。

還有一些同修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做得不是太好,有的被轉化,有的甚至還做過更不好的事。這些同修更應該多學法,真正的反思自己,找到自己的癥結所在。但對自己做過的錯事不用多想,更不能陷入常人式的悔恨和痛苦之中,不能自拔,這又是一種執著了。師父是慈悲的,會一再給機會。但我們不能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不能一錯再錯,真正從法理和心性上提高上來,再次走入正法中來。對於被洗腦的同修來講,一定要發表嚴正聲明,一定要重視這個問題的嚴肅性和必要性。

同時,作為曾被長期非法關押的同修來講,要從法理上正確認識自己的被關押和經歷的魔難,尤其是有些同修受到了很嚴重的迫害。其實師父在多次講法中都講到了這個問題。這其中可能有舊勢力的安排和迫害,有歷史上複雜的關係和怨緣,有自身的業力等原因。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們自己做得不好,如果我們真正的向內找,保證是這樣,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問題,都是很嚴重的問題。比如有的在迫害初期給單位寫過「保證」,有的交過書,或者對大法有一些不好的言行等,這些都是邪惡迫害的藉口和理由。所以對於我們所受的磨難,不能簡單的一概而論,不能與其他同修比,更不能怨天尤人,要真正從法理上認識,多從自身找原因,以後做好。個別同修人心重,又不能正確認識自己所受的磨難,心理上不平衡,結果有的放棄了修煉,有的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甚至走向了反面,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反思和重視。

三、發正念、多發正念

從我個人的實際情況和接觸的同修來看,同修被關押期間很少發正念是個普遍現象,重視不夠,干擾也大,有的認為不需要發正念,覺得受的迫害是業力所致,從而消極承受,認識不到作為大法弟子是要全盤否定一切迫害的。還有的同修對發正念的法理和具體要求還不十分清楚。恢復自由後,同修應對發正念真正重視起來,多發正念,而且真正能起到正念的作用。當然,剛開始時可能靜不下來,隨著多學法、層次的提高,正念也會越來越強。

四、講真象、揭露邪惡,給邪惡曝光

被長期非法關押的同修出來後,應多學法、多發正念,根據每個人的不同情況,其它一些證實的事可以暫時不做或少做,但給人講真象的事一定要做,而且從一開始就要做,否則可能會錯失很多機會,同修對這個問題一定要重視起來。可以先從認識的人講起,比如恢復自由後,許多親朋好友都會來看望,自己也可能走親訪友,這都是講真象的好機會,不能錯過。在講真象中可以適當引用一些自己或其他同修所受的酷刑、折磨,這不是向常人述苦或表明自己多麼了不起,這是對邪惡最有力的揭露、是讓世人認清這場迫害的邪惡,是在救度眾生。

多數被非法關押過的同修都了解掌握一些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情況,有的自己也曾受過迫害,這些同修有責任及時的把這些情況整理成文字材料在明慧上給邪惡曝光,或在當地真象資料中引用。沒有條件的同修可以請其他同修幫忙或代筆。

五、去除不正確的思想,走出來證實法

除了學法和發正念外,大法弟子還要證實法、救眾生,這是大法弟子必須做的。被長期非法關押的同修出來後,多學法、多發正念,經過一段時間的提高、調整,這是對的。但如果經過很長時間,一直沒有走出來證實法,這就不對了。這可能有多種原因:有的怕再出現危險;有的產生了自滿心理,認為自己已經證實過法,也付出了,不做或少做一些也可以了;還有一些在關押期間做得不是太好的學員自暴自棄,或怕心太重。邪惡也抓住了學員有漏的地方進行干擾、破壞,並在客觀上造成一些困難和假象,阻止同修走出來證實法。比如有的家人對同修進行監視,不讓同修給人講真象等。同修應去除自己一些不正確的認識和想法,同時破除干擾,真正的走出來證實法,這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其實對曾被長期非法關押的同修來講,經過了魔難考驗,有過經驗,也有教訓,應該更成熟、更理智,而且其中許多同修都有很強的能力,有的懂技術,有的以前就承擔過很多的工作,在證實法和救度眾生中應該發揮更大的作用。

但作為曾被長期非法關押過的同修來講,走出來證實法,可能面臨的情況更複雜,困難也更多一些,不可不為,但也不可強為,這應該是在學法和心性提高的基礎上自然而然做到了。在具體採用的形式和做法上可以根據實際情況更靈活一些,在開始階段不宜與過多的同修聯繫、接觸,最好也先不要參加大資料點的工作,可以多給人講真象,也可以建立個人的上網點、資料點,自己製作資料自己發。同時在證實法這個問題上還要避免出現另一種極端,有的同修以前沒有做好,或者覺得浪費了大量的時間,就想加倍彌補,結果忽視了學法,沒有真正在法理上和心性上提高上來,發正念也起不到應有的作用,片面追求數量或做事時出發點不純,結果有的同修出現了一些問題,有的又被抓捕。這些我們都應該引以為戒。

六、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證實法

多數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出來後,恢復了正常的生活,那就應該找一份工作,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證實法。這樣能保證正常的生活,還可能給證實法帶來一些便利條件,救度更多的人。有的同修可能覺得自己還能維持生活,也不等著錢用,不工作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學法、證實法,表面上看可能是這樣,但實際上可能並非如此,而且會給常人造成一種不好的影響,覺得大法弟子無所事事或與正常人不一樣,有的還可能造成家庭矛盾。師父以前講法中多次講到大法弟子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有些同修可能並沒有真正理解或真正做到。當然當前的情況很複雜,比如有些同修被迫流離失所,有的在資料點工作,有的暫時找不到工作或有些特殊情況,也不能一概而論。但對多數同修來講,還是要正常的工作、生活,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這也是大法的修煉形式。

以上是個人的一些體會,每個同修的具體情況也不盡相同,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