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歲老年大法弟子努力做好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15日】

* 宿願

我大約從十一、二歲的時候,隨家人去尼姑庵敬香。當我進入庵堂的外圍,就看到有一片茂密的樹林,夾道蒼松翠柏,拾級而上,進入庵內,寬敞清潔,佛像莊嚴肅穆,令人肅然起敬,隨著家人叩頭禮拜,然後遊覽寺內,只見周圍環境清淨,出家人和善可親。在我那不大懂事的心靈中感覺在我的現實生活中和這清淨的庵堂好像是兩個世界,感覺這裏就是比家裏好,這種念頭一直埋藏在我的心裏。到中年時期在這個紅塵苦海中掙扎,對出家的思想一直揮之不去,羨慕出家人晨鐘暮鼓,黃卷青燈,淡泊人生。

* 得法

1999年女兒回家探親,帶來師父全套著作,我無意中摸著一本《轉法輪》看了幾頁,發現從來也未看過的書,好像是經文(我一輩子想修煉,但一輩子沒見過經書)。後越看越覺得好,好像這就是我一生夢寐以求的經書。我愛不釋手的讀完《轉法輪》。從此,我有幸得法了。幾十年的夢想終於成為現實,我得的這個法真是夠好、夠大、夠正,師父傳的是宇宙大法,是宇宙特性「真、善、忍」是最高佛法,是千百萬年難遇的「法輪大法」。能讓我碰上何等幸運,這年我是79歲了,今年是85週歲,我想,我是來得大法的,也慶幸自己等到了這一天。如果我無緣得法,也許我的生命的進程極限早已過了。現在能活著是師父賜給我的生命以延續著讓我修煉的時間,師父慈悲救度眾生,我也是其中之一。

得法之後,99年3、4月間我開始早上四時左右去煉功場集體煉功。記得我第一天參加煉功,下午感到胃中不適,後來嘔吐,時刻上廁所,不停的嘔吐,整整一個下午。我悟到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使腸胃得到淨化。第二天仍然堅持到煉功點煉功,一直到99年7月20日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到邪惡的迫害。

* 趕上同修

2000年3月中旬老伴突然中風「腦梗塞」重症,處於昏迷狀態,經搶救脫險,但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此後,住院三年多,我一直在醫院隨侍老伴,對我修煉影響頗大,同修之間也從未見過面,不過有一位同修對我很關心,經常會送給我大法資料和師父的新經文,那時候能看到新經文是何等的寶貴啊!我如獲至寶,我想師父沒有落下我,並由衷的感謝這位同修幾年來及時地送給了我師父的新經文,真象是黑夜中的一盞明燈,照亮了我修煉的道路,更加堅定了我學法信心。

2003年6月不幸老伴去世,時年86歲,我們共同生活了68年。

在重讀《轉法輪》後,就好像聆聽到了師父的教誨,我的情緒逐漸穩定。於是放下情的干擾,專心學法煉功,堅修大法心不動,我要努力補回這三年多的時間。

* 向各界人士講真象

這時,我陸續與幾個同修有了聯繫,交流中我自覺與同修差距太遠,落後了三年多,思想上有很大的緊迫感,怎樣才能迎頭趕上呢?只有努力學法,學好法,主動同化大法,才跟得上師父正法進程,才能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才能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

這第一件事就是走出去講清真象,很多受矇蔽的群眾需要我們去救度。開始面向群眾時我有些結結巴巴開不了口,沒有經驗,當時沒有現在這麼多漂亮的真象卡片和資料,只好自己用墨筆端端正正的用大紅紙裁成小條,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有福報」等。

後來就有了正式的印好的資料,這樣就好做多了,挨家挨戶去送祝福卡,真象資料,把真象講給人聽。我們講清真象的目地是希望眾生認清共產邪黨的本質,真的能明白大法的真象,不再對大法存有誤解,要讓對方有個美好的未來。

第二件事是寄真象材料,邪惡的黑手伸向教育界中,小學教材中編有誹謗大法毒害青少年兒童的內容,這是不能容許的。因此,我用寫信的方法給各中、小學校的校長,老師(附上真象資料),要求校長老師不要用誹謗大法的誣陷不實的謊言毒害學生純潔幼小的心靈,不要辜負千家萬戶的老百姓把孩子送來你的學校對你們的信任。

這樣的信,寄給各省、本市、縣。另外,還給各省、市、縣的公安局長髮勸告信,也勸他們不要助紂為虐,迫害大法弟子,要為自己留條後路,善惡有報是天理……各省知名人士按名人冊寄去真象資料。我把勸善信大批地發給各階層的人。還有致各省、市、縣監獄、勞教所、監獄長、勞教所所長的勸善信。

《明慧週刊》對我的啟發和幫助極大,我每期必讀,讀後感受至深,備受鼓舞。

* 真象資料

隨著資料點遍地開花,有條件的都辦起了小型的家庭式的資料點。不久,同修提出要在我的家裏成立資料點,我覺得這是同修對我的信任,同時,我家住處比較寬敞,人員也少,家裏除我之外還請了一個人,是在我家十多年的老幫工,為人誠實可靠,在這裏建點相應來說比較安全。當時我是欣然接受這一任務,其它的一概不考慮。

從此,我的生活更充實,每天摸電腦,打印材料,用鼠標點擊各個環節,這些個時尚的玩意兒只是晚輩兒孫們玩弄,我從來也不曾接觸過,古人云「八十歲學吹鼓手」,我都85週歲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很快掌握了打印各種資料,每週的明慧週刊、週報、各種真象小冊子、刻錄光盤等……

我們的資料供不應求,大家喜歡,我們印的都是色彩鮮豔,圖文並茂的各種小冊子,和明慧週報,都受到同修的讚許,這是對我們點的鼓勵,我也想寧肯辛苦一點,多印出資料滿足同修的需求。

打印機的負荷是有限的,有時打印到中途不打了,有時抓紙,有時模糊不清,這樣,就需要技術處理,目前,我還沒學到全面處理的本領,小的問題可以解決,有時向它們發正念(我們這一台取名叫明明,一隻取名叫慧慧)。我默念著:「明明,慧慧,你們倆也是有靈性的生命,現在是正法時期,每個大法弟子都在遵照師父的囑咐,要抓緊時間救度被矇蔽的眾生,刻不容緩。你們也要勤奮的工作,多出資料,為救度眾生多出點力吧!」

做資料不影響煉功,自己安排好,早上4:30起床煉靜功,接著煉動功,早餐後開始打印,有時兩個機子都不動,沒法工作就抓緊時間出去做真象工作,這也是很重要的,很多眾生等著我們去救度。

* 在師尊的呵護下總是有驚無險

有一天下午出去正好遇見兩個中學生,大約十多歲,放學回家,我當時給了她們一人一份小冊子《慧聲》,正是適合於中學生讀的,她們也蠻高興的接受了。後來遇上幾個人,我對他們講真象,從天安門自焚誣陷法輪功到隨意抓大法弟子用酷刑迫害致殘,致死的事實,我們是受迫害的,他們說:「我們都知道,在電腦裏面都看到國外,多數國家聲援法輪功,你們師父受到國外一千多項獎,國外有幾十個國家人民煉法輪功……」

發完資料踏著輕鬆的腳步回家,走到一個湖邊石椅上休息,欣賞湖邊兩岸的垂柳,不久來了一位同事,也是退休的坐在我身邊,我們閒聊,迎面來了兩個警察,全副武裝,站在我面前問我:看到有一個白頭髮的老太婆在外面散傳單嗎?坐在我身邊的同事說:沒看見,我們倆是同事多年,都住在這裏面。我沒吭聲,我在發正念清除警察後面的邪惡,然後警察又問我,我說也沒看到,然後警察走了。

另一次是在超市,我在每個商品架子上放一份資料,被警察攔住,問我在幹些甚麼?我說購物,警察說:「我們已發現你在散傳單,不看在你這麼大年紀可要送去派出所,還不快走」。其實,在商品架周圍沒有人我才放,沒人看見,我猜想可能是超市安裝了攝像頭,防止顧客偷竊商品,我放資料也被他們發現了,這次我又輕鬆過關。

單位上也是經常不斷的來干擾,有時來人,有時來電話。有一次因我外省女兒寄來一大包大法資料,師父的新經文,我正在整理,擺了一書桌,突然有人按門鈴,只我一個人在家,只好去開門,原來是單位來的兩個人,又來騷擾我,一個看住我不可隨便走動,一個各處巡視,當她一直向裏走,走到放資料的房間門口時,我有些緊張,我一言不發,一直在發正念鏟除邪惡,當我看到她舉步跨進房門時,立即轉身又往回走,甚麼也沒有看見,臨走時對我說:「不要出去散傳單。」又算過了一關。

在兩個多月後她們又來了,看見是我開門,門也沒進她們就走了。原來我以為會有點麻煩出現,我悟到師父的法身隨時都在我們的身邊保護我們。

另外,生活中也會經常出現驚險的消業現象。前三年中,表現在經常摔跤,整個身子倒下去,摔跤還真的不輕。在家裏發生的還不算,一次在外面,從人行道走下來,一時之間整個身體撲通一聲倒下來,過路的人也說:「老人家摔的不輕啊!要去醫院看看。」當時,我自己爬起來,只覺得左手臂有點輕微的痛,也不是很痛,也就過去了,這幾年我是從未進過醫院。

* 否定惡黨邪靈的干擾

去年冬天的一個晚上12點多鐘,突然雙腿抽筋,持續不斷,平時也會抽幾分鐘就過去了,修煉後就很少,一年幾次而已,只是小腿抽筋,大腿沒抽過,這次是大腿也抽,痛得我確實是受不了,好像今晚我就過不去,大限到了,痛得實在沒法,心想快死了,遺憾的是我活著還可以做點我力所能及的事,去說清真象,救度眾生,再說我還沒修煉圓滿啊!我不能就這樣走呀?此刻,我就大叫請師父救命啊!師父救救我啊!大約7-8分鐘後緩解了,下半夜四點多鐘也就安靜下來了,再也沒有那種劇烈的抽痛,一直到現在。感謝師父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悟到這是邪靈的迫害,那時正是我打印「九評」之時。惡黨邪靈專政的幾十年中,在歷次政治運動中迫害死中國人民幾千萬,使得善良的老百姓生活在共產邪靈的罪惡恐慌中,噤若寒蟬,不敢越雷池一步。一個國家的政權太霸道,是走上滅亡之路。因為自古以來有句話「得道者昌,失道者亡」。

我認識到我自己有漏。去年冬天冷,我不想出門做真象工作,有了安逸心,怕冷,學法也放鬆了,認為我在家認真打印負責打印資料也是做大法的工作,來掩飾自己。有時同修誇我打印出的資料好,色彩鮮豔,圖文並茂,大家喜歡,要拿去做樣板複印,我聽了這些也高興,起了「歡喜心」;當同修說我這麼大年紀還能學電腦,真不錯,我也產生了「顯示心」,覺得我還行。

仔細思考一下,有了以上的思想是很危險的,是嚴重阻礙著自己提高,對自己的不負責任,這些個不好的思想是要修掉的。我知道,我已85歲高齡了,我的生命歷程也許已經過了極限了,現在能活著,這就是師父賜給我修煉的時間,如果自己不知精進,不知珍惜,生命隨時都會出現危險的,我這次雙腳抽筋是對我的一次嚴重的警告,今後應更精進。

我覺得師父就在我們的身邊。正法的進程已經正到表面了,還有很多受矇蔽的世人等著我們去救度,特別是老年同修的時間太緊,走的路很窄,一定要走好,走穩,記得讀「與年齡偏大的同修交流」的這篇文章中著重提到老年人修煉出現的一些問題,有的有類似於我的情況,有的就是走了,所以在此把自己的認識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我們老年同修千萬要珍惜現有的寶貴的時間,稍有放鬆就會出問題,甚至有生命危險,要走正修煉的道路,嚴格遵守師父交給的三件事並要做到做好,要對的起師父給予我們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光榮稱號,不辜負師父給予我們千百年的等待不就是今天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