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甚麼要逃離河北高陽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20日】2004年底我因為向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真象而被非法抓捕送入河北高陽勞教所。在那裏經過半年的地獄般生活,我在5月1號去餵鴕鳥時,趁著房豹、常金良兩個打手曠工回家過節,只有一個隊長值班的時機,終於逃離了高陽魔窟。以下是我在那裏的部份見聞。

一、酷刑

高陽勞教所以折磨人不擇手段出名,素有「人間地獄」之稱。以大隊長楊澤民、教導員李雪軍、房豹、常金良為首的惡警們折磨人的辦法有很多,大法學員們經常遭受毒打、電棍電。以我所在的一樓為例,惡警們為了強制轉化李霞,用繩子勒了她兩次(叫殺繩),還把8根電棍都電得沒了電。不法人員們違法收容了有精神病的王蕾,在她發病時折磨取笑她。2005年4月26日在省廳來檢查時,要綁她藏起來到菜園去,往她嘴裏塞襪子。李翠平指責惡警們沒人性,楊澤民就指使人把李翠平折磨了大半天,使她幾天下不了床。幾乎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都被折磨過,3月8日到15日左右,二樓的一個女學員被它們折磨得多次送入醫院搶救,最後只得保外就醫。我在常金良住處還見過地銬、皮鞭等刑具。

二、恐嚇

隊長們動不動恐嚇學員要怎麼怎麼樣,張口就罵人,卻逼迫我們在她們換班時排隊問她們好。4月26日檢查那天,楊澤民當眾恐嚇學員不許講真話,否則吃不了兜著走。從今年3月開始,大多學員被逼勞動,身體不好的也必須到車間去,趙樹英回來時摔倒在門口,隊長們卻嘲笑不停,還罵人。3月底,所有大法弟子被強迫到大餐廳開所謂的「構建和諧社會」的大會,楊澤民等在上面污言穢語,下面常金良拎著電棍直晃悠,那些低頭或閉眼的學員遭到辱罵、恐嚇。去年10月份,也是在大餐廳,還發生過楊澤民指揮常金良、房豹等對一個男學員進行殺繩,手搖電話電,當眾威脅全體法輪功學員的事,隊長們都說那本來是要針對清華碩士秦鵬的,叫那個逃跑的倒霉蛋趕上了。

三、欺騙

由於肉體、精神雙重摧殘,加上不讓煉功,伙食太差,許多學員身體過去有病的,又犯了病。楊澤民等人一方面鼓吹對她們小病大治,另一方面又藉機誣蔑法輪功,逼迫學員放棄煉功,花錢去治病。它們還不斷美化妖黨中共,並向上謊報說從4月份開始要開放寬鬆式管理,鐵門取消,隊長學員融洽相處。但是實際上一點也沒變,原來鼓吹的四菜一湯,也只有每天中午晚上的蘿蔔湯或海帶湯、洋蔥頭湯。

四、盜竊

楊澤民不僅通過違法收容撈錢,給普教減期勒索錢財,而且貪污伙食費等。我們每月都有伙食費,近80個法輪功學員,一年就是十幾萬哪。常金良、房豹也跟著楊澤民撈,甚至連食堂養的豬殺了,豬頭被楊的親戚拿走,下貨被常、房拿走,連肉也被偷走。常金良、房豹管著餵鴕鳥,更是藉機貪污、盜竊,僅四月份,它們就把勞教所的六、七十根鐵管及鋁筒、銅絲偷賣掉,還夥同五大隊的人偷了500斤玉米。為了盜竊方便,它們在院牆下挖了一個大洞,地面取了兩層磚,地下四五層,平時把磚推那裏,找塊石棉瓦擋著,到用的時候通過這個洞運偷來的東西。我就是從這個洞逃離勞教所的。此外,每隻鴕鳥每天3斤精糧,其餘餵草,一共才17隻鴕鳥,但常、房二人向上報的絕不只此數。鴕鳥下的蛋也被它們吃掉或便宜賣掉。

五、流氓

楊澤民、常金良、房豹都是流氓,和許多女隊長及普教犯人有不正當男女關係。房豹它們打死的那個女普教犯人據說與此有關。因為明慧網給它們曝過光,楊澤民很生氣,在3月份那個「構建和諧社會」的大會上說國外有的人有六個老婆,憑甚麼非要管它等等。隊長們平常有的也口無遮攔,不乾不淨。常、房偷完東西賣了錢,就去喝酒,三月底,房豹酒後開車掉溝裏,找人拉上來,還罵罵咧咧。

六、黑主子

隊長們常炫耀自己在司法廳有甚麼關係等。像楊澤民、常金良、房豹、趙園、師江霞,張豔豔等人罪行累累,不斷在明慧網上被曝光,卻一直逍遙法外,應該是有司法廳在背後給它們撐腰。楊澤民它們的一些消息就是司法廳傳遞給他們的,像3月8日河北610頭目來視察時二樓女學員被殘酷折磨很快曝光後,司法廳就告訴它們要嚴密封鎖消息,它們還因此把一樓、二樓後窗全部封死,並威脅對洩密者要嚴辦。

正是由於不堪忍受那裏的黑暗恐怖,我逃離了高陽勞教所。可是那裏還有近80名無辜的同修啊!請國外國內正義之士設法制止它們的行惡,把那些善良人都解救出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