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俊花在河北高陽勞教所失蹤 生死不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1日】2005年5月1日上午,被非法關押在高陽勞教所的大法弟子王俊花被迫出工到高牆電網的大院餵鴕鳥,沒有像平時那樣在中午回到宿舍,至今下落不明。有消息說,教導員李雪軍說她突發疾病住院了,但據查,該勞教所定點的法醫醫院(高陽公安局對面)並未收治勞教所病人。當天中午,李雪軍多次到宿舍樓走動,具體做甚麼,不得而知。

高陽勞教所曾發生過主管餵鴕鳥的打手常金良、房豹逼奸女勞教犯人致孕、打死女勞教犯人,與上述醫院勾結出具假證明;及該所多次發生打死男勞教犯人偷偷埋掉,謊稱該人逃跑等惡性事件。故此,緊急呼籲有關正義人士責成該所及其上級河北勞教局迅速查明真象,並嚴懲一切責任者。

由於河北勞教局的縱容,才有高陽勞教所迫害法輪功的專管大隊長楊澤民、李雪軍及其主要打手房豹、常金良作惡至今。特別是楊澤民流氓成性,除與多名女勞教犯人發生不正常關係外,更用威逼利誘多種手段與眾多女幹警亂搞。尤為卑劣的是,大隊長楊澤民不僅霸佔她們的肉體,更毒化她們的心靈,用種種手段使她們相互猜忌,幫其作惡、拉皮條(如趙園、李延基等),許多年輕單純的女幹警到此後面目皆非,痛苦不堪,但大多敢怒不敢言。楊澤民罪惡累累,倒黑車、貪污、索賄、揮霍公款、欺男霸女,致使女隊長們被其他幹警稱為「警妓」。

大法弟子王俊花,女,43歲,河北省張家口市懷安縣柴溝堡鎮人。2004年10月,在當地給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講真象時,小伙子說:「大姐,你說的我全知道,我也知道你們沒罪,可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就是公安局管你們的,你快走吧,我的同事馬上來了。」王俊花繼續給他講,小伙子催她幾次,後來在其他人趕到時他把她抓了起來。在當地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被非法送到高陽勞教所迫害。王俊花的被抓已充份表明中共邪黨鎮壓迫害政策逼使幹警隨同作惡。

2005年4月26日,高陽勞教所在上面所謂要來檢查時,把有病的、他們認為對他們不利的法輪功學員統統弄到後面的菜園,其餘人都趕到二樓一間屋子接受訓話。楊澤民威脅說:「今天檢查不是甚麼中央人,具體不清,可能是個甚麼新上任的廳長。如果來時你們敢隨便說不該說的話,上面來也就是三五分鐘,走後看怎麼收拾你們。你給我來初一,我就給你來十五,你讓我不好過,你也別想好過!……」,散會後,楊澤民又叫去八個他信任的人到西樓,主要就是上邊來人問,給他們做假證,聲稱表現好了,早日放他們回家。

高陽勞教所一向聲稱關心法輪功學員的健康,然而真實的情況卻是:一、收容法律規定禁收的人員。為了向送人的地方敲詐錢財,它們經常收容高血壓、心臟病、精神病等按法律應該拒收的人員。如至今仍被非法關押的王磊時常精神病發作,隊長卻用手銬、襪子塞到她的嘴裏「關心」她,仗義執言的法輪功學員還因此被電擊。二、經常用酷刑折磨在押人員,幾乎人人被折磨過。今年3月份,王素芳被打的多次送醫院搶救,後來只得所外就醫釋放。對於試圖煉功的大法學員則使用手搖電話電、電棍電等鎮壓。三、精神侮辱、恐嚇。惡警經常用話語侮辱、恐嚇學員,今年三月,大隊開會,不僅把重病學員背去,而且開會期間,惡徒常金良用電棍四處比劃,楊澤民髒話連篇,抱怨明慧網揭露它的系列醜聞,而開會的主題卻是「建設和諧社會」,真是荒唐可笑。四、強迫勞動。對於有病的學員也不放過,強迫他們到車間去(後改在宿舍工作),趙樹英身體極度虛弱,暈倒後隊長們卻冷嘲熱諷。五、不讓活動。除個別情況或外出勞動,大法學員只能待在屋裏,甚至被強制長時間坐板凳,活動一下就挨罵。每天隊長換班要報數,問隊長好。六、貪污學員伙食費。學員每人每月二百元標準,吃的卻是清湯寡水的菜湯。現在,由於上述原因,許多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身體虛弱,4月26日省裏檢查時就被抬出到菜地裏躲避檢查。

前一段時間,河北高陽勞教所惡警楊澤民等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在明慧網上頻頻曝光,邪惡之徒感到了恐慌和害怕,楊澤民等命令把門窗封閉,污言穢語,開會嚇唬手下,威脅大法弟子,問消息是怎麼出去的?伙食只稍稍好了幾天,就又恢復了原樣。4月26日,省裏去高陽勞教所檢查,楊澤民下令把男隊的大法弟子藏到了菜園裏(據說以前一直如此),女隊的五個病號(其中一名被迫害得精神失常)被強行抬、拖到菜地裏,學員李翠平在旁邊制止,被楊澤民下令用手銬銬了起來,丟到平板車上,推到以前一直折磨法輪功學員的平房裏,把她折磨了大半天。楊澤民當時下令:「好好電她一頓」,然後就在那間惡警取名「仙居」(字寫在了門楣上,多麼邪惡!)的小屋裏用手搖電話電、毒打。施暴打手是常金良、房豹。

河北易縣大法弟子李振海,2004年11月,因他盤腿煉功,遭大隊長楊澤民及房豹、常金良等毒打、手搖電話電等折磨,至今精神未完全恢復正常,且經常晚上做惡夢。李振海於2003年10月在工作時被騙至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綁架到高陽勞教所四大隊。李振海被逼每天勞動十二個小時,因他每晚煉功,中隊長王東(現為勞教所入所隊中隊長)指使勞教犯人羅健、孫朋藉工作有問題經常用拳腳打他。2004年8月,李振海被他們打得左耳鼓膜穿孔,經醫院三次檢查確診後,他被轉入迫害法輪功的專管大隊。

高陽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在全國是有名的,有「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人間地獄,河北高陽」之稱。自中共惡黨打壓迫害法輪功以來,高陽勞教所更是創造了幾個全國之最:受害人最多,從水泥地上十排地銬一齊電,到現在,動輒使用手搖電話、電警棍電、打,上千人受過酷刑;使用酷刑時間最長,手搖電話等違法械具至今公然使用;惡警暴行最肆無忌憚,酷刑傳播最公開最廣泛,全國各地其它勞教所到高陽勞教所「取經」,楊澤民等親自操作示範。去年底,內蒙的法輪功學員王佔昆就在那裏領受過連續熬夜、毒打和手搖電話電等酷刑折磨。據悉,因為這幾個「最」,高陽勞教所的楊澤民們早上了中共高層推卸責任的黑名單。

幾年來,所有關於各地監所的迫害法輪功的惡行曝光後,省裏都不是按法律規定的組織調查、責成有關領導處理並監督處理結果,而是直接發到各迫害法輪功的專管科、隊,讓他們自行處理。這只能證明所有的檢查同樣是走過場,目的是幫助掩蓋罪行,甚至直接指揮行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