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高陽勞教所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3日】2003年3月28日是一個摧心裂肺的夜晚,學員9點鐘入寢以後,就聽到高陽勞教所大院警車鳴笛,摩托車嘟嘟響,惡警們跑步聲、集合聲混成一片,很像是戰前準備,情景十分恐怖。我知道他們有特殊行動,究竟是怎麼回事還不清楚,這半宿大家都沒有睡覺。大概3個小時後,惡警們回來了,當時我們屋裏一個吸毒犯人跟去了,回來後滿身泥土,當然他不敢透露消息,後來才知道,當天夜裏他們是去野地裏埋人。當天從石家莊所、保定所、唐山所轉來一批人,都是堅定修煉大法的,送高陽來強制洗腦(可見這裏的惡毒),有唐山勞教所的大法學員宋桂賢、保定勞教所的大法學員李金玲,可能還有其他人。我永遠忘不了這個邪惡發狂的夜晚。

在這幾年的迫害當中,邪惡之徒對大法弟子使盡了招數。2002年邪惡第二次對我下毒手,突然有一天我在睡午覺,說是找我談話就把我帶走了,當天送往拘留所後非法判勞教兩年,送往高陽勞教所。在送到高陽勞教所的當天晚上,惡警讓我寫保證書,我堅持不寫,十來個惡警對我拳打腳踢,讓我盤上腿七根電棍一起電我,這樣一直電了三、四個小時,臉被打腫了,很長時間走不了路。

高陽勞教所是人間地獄,吃的是豬狗食,幹的是牛馬活。這裏的大法學員生活在恐怖當中,惡警們只會狼嚎鬼叫,不會說人話,侮辱學員。走路也罵、排隊也罵,在田裏幹活惡警們拿著電棍在後面監工,幹活不許抬頭、不許直腰;否則就大罵。他們想盡一切惡毒的辦法迫害學員。對於堅持修煉的學員,惡警們就給隔離,不讓他們接觸其他學員,幾乎每天遭受著電棍、電繩等各種酷刑的痛苦折磨。對於被迫違心「轉化」的人,他們也不放過,每到敏感日(6月4日、10月1日)就出罵大法、罵師父的答卷,叫這些人答;如果不按惡警的要求答,就輪番上刑,一般選在夜裏,夜深人靜時提審折磨,這樣沒人知道。

勞教所提審的地方設有暗室,四面都是罵師父、罵大法的邪惡畫面,裏面漆黑,凡是進去的學員都是走著進去,抬著或架著出來。他們在這黑暗的地方打人,無論學員怎麼喊也不會有人聽見,所以惡警們可以大膽行惡。

更邪惡的是,家裏來人接見時,惡警給家屬出答題,逼迫家屬罵大法、罵師父,否則不讓接見。另外惡警們還背著學員給家屬打電話,叫家裏來人配合惡警,向學員施加壓力、大哭大鬧,給家屬造成矛盾,而且花很多的路費。

在這兩年中,我多次受刑,對身體摧殘很大,同時給家庭造成嚴重的創傷。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邪惡人員的末日已快來臨,無論人間的法律,還是宇宙的法理,都不會放過這些邪惡之徒!

作惡者:楊澤民、李雪君、魏紅玲及丈夫李莫、牛麗君、段廣慧、劉慧麗、盧健娜、范亞菊、趙燕平、黃暴、良保科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