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高陽勞教所酷刑:手搖電話電擊、灌糞、放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6日】河北省高陽勞教所酷刑迫害大法弟子,其手段慘絕人寰。下面是一大法弟子在高陽勞教所期間倍受折磨中所經歷和見證的一些迫害事實。

2003年10月28日勞教所強迫所有的大法弟子都答誣蔑大法的選擇題,多數人都未按邪惡的要求答,惡警對凡正面答題的都不放過,輕則拳打腳踢,重則上警繩、電擊。石家莊大法弟子李霞在第一天晚上就被用六根電棍同時電了3個小時,第三天晚上又電了2個小時。惡警給65歲的北京大法弟子上了警繩,另一位60多歲的劉玉珍學員當晚就被電擊得小便失禁,昏迷後被送高陽醫院住院。2004年3月28日省勞教局到所檢查,當天中午又讓我們答題,內容和上次一樣,大家都選擇了正面回答。勞教所無奈,下午就讓普教(其它勞教人員)去頂替我們答題,省勞教局的人都在場。它們沒有招了,就用冒名頂替的伎倆來應付,而上邊兩眼看著弄虛作假都假裝不知。造假成了某某黨的拿手好戲。

用手搖電話電擊是酷刑中最殘酷的一種,60多歲的劉玉珍學員就是被魏紅玲等惡警這樣折磨的。把兩手銬在地上固定的兩個鐵環上,身體半蹲著,用銅絲將兩個拇指纏上,通電後開始搖動電話,使強大的電流通過兩手通向全身,頓時兩手、肘、肩、全身發抖,手銬來回抖動深深的嵌入肉裏,鮮血直流,十指連心,全身痛苦難忍,慘不忍睹。

2004年4月衡水大法弟子楊淑芬被帶到菜園的一間房子裏,惡警用手搖電話電擊和暴打了一個多小時。安平縣曲小英因發正念被惡警張燕燕看到,拉去電擊和用皮帶抽打。惡警張英、李素林、楊娜對學員肖常榮動用各種酷刑折磨,它們還讓兩個普教陪著肖常榮長跑,不跑就打。其中一個普教累得滿口吐血,住了好幾天醫院。

惡警們打學員一般都是帶到荒郊野外沒人的地方,學員們的慘叫聲在曠野中迴盪,驚天動地、不絕於耳。對於堅信大法的學員,它們甚麼招都使。王春梅學員因堅信大法遭了無數的酷刑折磨,仍不動搖。惡警們達不到目的,就取來一條毒蛇放在她身上,仍然沒有把她嚇倒。

惡警轉化學員,一般都在晚上夜深人靜,悄悄的,怕學員們知道它們在行惡,用各種刑具折磨學員。經常把熟睡的沒轉化的學員帶到陰冷、黑暗、專門迫害學員的地方,強行把兩隻手銬在一張木板床上,兩邊一邊一個鐵環,然後,把一邊一個戴上銬子的手腕和鐵環連上,兩手根本就動不了,開始打罵。十幾個惡警同時電一個學員,電棍的電流量負荷相當大,電在學員身體各個部位,連續二、三個小時,有的學員電的昏死過去,惡警再用水潑醒,問轉化不轉化,不轉化再繼續電。有時用警繩五花大綁學員,有的學員給上過四次警繩,鬆開繩時,兩肩、手、背全身都動不了,眼冒金星,出現嘔吐,疼痛難忍,好幾天兩手不能動,拿不了東西,心跳過快,甚至休克。往嘴裏灌辣椒水那是常事,往嘴裏塞用過的衛生巾。

2001年在高陽勞教所,一次惡警給6名學員灌大糞水,之後學員們都昏迷不醒,惡警怕死在勞教所,就趕快送高陽醫院。當醫生問惡警是怎麼回事,惡警不說,在醫生再三追問下,才說出是因為她們不轉化,給灌的大糞水。醫生跟惡警說,給人強行灌糞水,死亡率佔50-60%,從那以後它們才收斂了,沒再用這種喪失人性的毒辣手段。

2004年5月,高陽勞教所從保定女子所接來3名學員,都是強行用暴力手段打轉化的,其中有個我們管她叫白大姐(63歲),當時兩手被銬在木板上動不了,一個惡警(胡教導)用皮鞋腳尖硬往白大姐嘴裏塞,在嘴裏來回磨轉(因鞋上有土,用大姐的嘴給惡警擦皮鞋)。

女惡警張燕燕在折磨寫聲明的學員吳秀梅時,拳打腳踹,用電棍電學員的嘴,直到把學員嘴邊都電出水泡,吃不了飯,他們再強行輸液。

有個承德學員很堅定,惡警使用很毒辣手段打她,還是不轉化,最後惡警就用電棍電學員的眼睛,使這個學員視力下降,看不清東西,眼睛痛苦難忍。

石家莊一個叫許海麗的小姑娘,因堅持修煉被惡警折磨的不成樣,最後惡警還是達不到目的,就強行按住許海麗把電棍硬往嘴裏塞,電姑娘的舌頭,使她好長時間不能吃飯,最後那姑娘為了堅信到底,就開始不說話了,直到到期解教為止,長達1年半時間。

大學生李文素因堅信大法不轉化,被惡警折磨得不能下床,心臟出現了嚴重問題,生命危險,惡警就叫普教學員每天看管,連去廁所都不能自理,就這樣還不放人,最後李文素生命垂危了,惡警才通知家人接回,回家後40多天就含冤而死。

大法弟子宋桂仙因堅信大法遭了無數的酷刑折磨。2003年7月,惡警每天中午逼她在炎熱的太陽底下,給蓋樓房的施工地篩沙子,惡警們躲在陰涼處看笑話,恥笑學員不轉化,暴熱的天氣長達近兩個月時間。還往她嘴裏塞使用過的衛生巾,往嘴裏灌尿水。最後宋桂仙也是不說話當啞巴,絕食達8個多月,惡警每天給灌食,惡警也怕死在勞教所,後來叫家人接回家去了。宋桂仙還被惡警活埋過,在地裏挖坑把她放在坑裏用土埋到脖子處,宋還是堅定不妥協,惡警馬麗、葉淑仙就一個抬頭部,另一個抬兩腳,架上火燒宋桂仙的後背。

懷來縣法輪功學員陳洪平堅信師父不轉化,承受了一年半之久的各種酷刑折磨,一條腿被惡警迫害的行走困難。2003年3月5日,由於長期受迫害加上營養不良,陳洪平發高燒,昏迷不醒送至高陽醫院急救無效含冤去世。惡警封鎖死訊,時隔半年多才從外面傳來消息說她已死了。她和哥哥陳愛忠被迫害致死的事實曾引起國際人權組織關注,於2004年4月1日申訴到聯合國世界人權大會。

惡警逼赤城縣法輪功學員閆淑梅答卷,她不答,惡警段廣慧、樊苗路、張麗美就把她一路強拉到嚴管室,把上衣扒下毆打、電擊,電乳頭、前胸、後背、兩腿。惡警教導員李雪軍和大隊長楊澤民是最邪惡的警察,參與對大多數大法弟子的酷刑,打學員又狠又辣,跟魔鬼一般。惡警楊澤民是總指揮,叫手下惡警狠狠的打學員,一般它不動手,可是動起手來更殘忍惡毒和過去的劊子手沒區別。陳雅麗學員因堅信大法被一輪一輪的惡警折磨的心臟病復發,不能參加勞動,給她上兩次警繩,其中惡警楊澤民指使李雪軍、王醫生把她兩個肩給拿下來了,頓時疼痛得昏死過去。然後惡警再用手把兩肩對上,這種酷刑比法西斯用的酷刑還惡。幾天內陳雅麗都不能走動,手不能拿東西,被惡警折磨的長期不能勞動。有一次段廣慧、房豺等20幾個惡警圍攻她一個,每人一根電棍同時一齊電她,電一會兒叫惡醫魏紅玲給把脈的,看看心臟還能不能承受,然後就繼續電,知道把脈感覺心跳不行了才停。這種手段在很多學員身上都用過。

男隊有個堅信大法新去的學員,多次電擊不轉化,最後把他拖到專門迫害學員的菜園地裏,把學員打的慘叫聲驚天動地,在菜園地裏幹活的女學員們聽到後都痛苦的流下了眼淚,惡警見學員流淚,張口就罵。這位學員被打昏死了過去,惡警再用水潑醒,繼續迫害。

惡警段廣慧對沒轉化的學員恨之入骨,咬牙用電棍電學員,各地送往高陽的學員多次她都參加,一邊電擊學員一邊還說:「讓你不轉化,我不這樣對你,我就沒飯碗了。」

惡警葉淑仙打學員都往臉上打。赤城縣學員吳桂芳被惡警葉淑仙用電棍電各個敏感部位,腳心、大腿、臉部,電的都是小黑點。大冬天被惡警葉淑仙拉到外面旗桿邊,戴上手銬凍她,連續一個多月都不給她摘手銬,白天黑夜在床上銬著(惡醫魏紅玲叫這樣幹)。它當二中隊長時,大部份學員都被它用各種酷刑殘酷迫害過。

從石家莊轉過來的女學員被用電棍電的滿背全是傷痕,大小紅瘡,本人根本就不敢動後背,一動一下就痛的鑽心難受,大小黑疤有100多個,都數不過來,連脖子上也電的是傷疤(李雪軍、段廣慧等參與)。

承德學員許樹霞老人就因在走廊裏對上級來檢查的人員說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就被所裏的頭子和手下的惡警拉去拳打腳踢、電棍電,說是給它們丟臉了。因為它們向上頭彙報時,說學員們轉化的都很好。幾乎每次上頭來檢查它們都提前造假,不許學員說話、走動、上廁所。上頭來檢查時就給我們做點可以的飯菜,平時就是水湯幾根菜葉,碗底是泥。有一次出外工勞動,挖大溝1米多深,不停叫學員們挖,已經累的精疲力盡了,呼吸都困難了,眼前直冒金星,可是惡警張燕燕、牛麗等還叫不停的挖,鐵鍬都累的拿不動了,還是讓挖,不挖就罵你,連喘氣的時間都沒有,直到晚上收工才停止。回到班裏就病倒了,三天沒起床,全身浮腫,痛苦難受,吃不進飯去,小便尿出的都是血水,三天後慢慢才可以。這種超負荷勞動是經常性的。

學員吳守枝因寫聲明堅持修大法,班長牛麗報告中隊長段廣慧。晚上就開始給她用刑,強迫她把聲明收回,並讓她簽字,她不簽,就用電棍電她,加上趙二紅等幾個惡警隊長,電嘴,打嘴巴,連驚帶嚇,使她精神上受到了巨大刺激,出現胡言亂語,瘋瘋癲癲的狀態,長達三個多月,受盡了非人的折磨。惡警牛麗還氣急敗壞的用腳踢她的嘴,踢得滿口是血,血流在上衣處,整個臉腫的都認不清楚她了,最後它們怕死在勞教所,通知家人,拿4000元錢,才把她贖回家裏。

關於河北省高陽勞教所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例,明慧網已有過多次報導。高陽勞教所是邪惡的黑窩,人間的地獄,其邪惡的程度無法形容,而且至今仍在行惡,還有很多大法弟子在那裏承受著無盡的苦難。

除此之外,河北省的保定、唐山、石家莊等其它幾個勞教所、監獄及洗腦班等關押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也非常邪惡。希望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及社會各界都來關注一下河北省這個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全國名列前茅的邪惡省份,全社會都來反迫害、制止迫害。也希望河北省的全體大法弟子及其家人放下一切怕心和執著,像湖南沅江300餘名家屬具名向全國人大、最高檢察院、司法部及省人大、高級檢察院遞交控訴信那樣,將高陽勞教所及其它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的勞教所、監獄、洗腦班告上法庭,追究它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同時請河北全體大法弟子每晚七、八、九點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清除高陽勞教所及其它所有非法關押迫害大法弟子的勞教所、監獄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邪惡因素,搗毀邪惡的魔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