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河南開封同修緊急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10日】最近開封地區同修在張貼真象傳單時,連續被邪惡綁架,且多數是才走出來不久的學員。這應該引起開封當地同修的高度重視了。不要以為沒迫害著自己就與己無關;或表現麻木。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每個同修都應該在深層次上查找一下自己,同時大家都在整體上看一看有甚麼漏,找一找自己在這個整體中做得怎麼樣。下面談幾點個人看法。

1,剛走出來的學員由於過去走了彎路,甚至做了對不起大法和師父的事,認識到了不足,因而把走出來發真象傳單作為加倍彌補損失的一種形式,忽視了學好法修好自己這個最關鍵的基礎。也就是說,沒能夠在穩步的,紮紮實實的學好法修好自己的同時做好講真象的事。

另外還有做事的心態問題,是真正的為了救度眾生,還是怕正法落下自己圓滿不了,把做事的多少和樹立威德的大小等同起來。

2,怕心重,過份注重常人這一面的安全形式,沒有把重點放在心上無漏。講真象時往往在形式上想的很周全,很安全,其實心中有漏;因為邪惡針對的是人心,所以形式上再怎麼周到都不安全。當然這不是說就不注意常人的安全形式,是說我們做甚麼都要在心上下功夫,儘量堂堂正正,正念正行。真的心性到位,邪惡真的無空可鑽。

3,做了一段證實法的事,沒出甚麼事;或認為自己正念強,為證實法做了很多事,生起了歡喜心,認為當地很平靜,因此對邪惡掉以輕心;只看到了表面,忽視了背後的邪惡,忘記了師尊的告誡,邪惡時刻都在虎視眈眈。再有,不能做到理智清醒,或認為快結束了,從而掉以輕心。

4,對待講真象的事不夠嚴肅。時間一長,在心態上像做常人事一樣,流於形式或按部就班。要知道,我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特別是傳播真象時,都是神在行事,無比的嚴肅,眾神都在看著,邪惡也在看著,稍不嚴肅,舊勢力就認為不合格,邪惡就要鑽空子「考驗」。想一想,救度眾生是多麼大的事,怎敢輕慢?一張傳單的隨意貼歪或扔棄。別看是小事,他卻體現出一個修煉者的心態。

5,學法靜不下來,滿腦子講真象的事或同修的事。這樣等於白學,也很難用法指導心性,長期停留在一個層次。還自以為對證實法很用心。甚至表現出很強的顯示心,做事心。平常做的很好,關鍵時一塌糊塗。本質上不作改變,人的東西一大堆,再多的機會也很難過去。

6,同修在切磋中,特別在和剛走出來不久的同修切磋中,老學員往往大談自己的認識,甚至談得人家心馳神往,自愧不如,有意無意中把學法不深的同修引入自己的認識範疇。不是引導同修如何學好法,在法上提高認識,而是無意中引導認同自己的認識,實際上也是另一種形式的證實自己。不管你自己在某件事上認識得如何正確,也不過是自己所在層次的那點認識,法才是全面無漏的。前不久有個同修被抓,關鍵時想不起法要求的應該如何做,而想到的盡是經常在一起切磋,她認為修得好的同修讓怎麼做。當然幫助同修是對的,這裏主要是說,平時在切磋中,要把學法不深的學員引導到法上,共同在法上提高,而不要引導到個人認識上。

7,同修間有間隔,特別是一些老學員,不能夠正確對待同修的不足,對指責自己的同修,嘴上說寬容,實際上心裏放不下,成見很大,甚至大到不把對方當同修的程度。其實不就是一段時間內的摩擦嗎,反映出來的不正是人心嗎?這樣認識別人不也是自己的心性反映嗎?他(她)像不像修煉人由師父認可,我們有甚麼資格否定別人是修煉人呢?爭論起來好像都從法中找理由、指責對方,卻不能真正的以法為師冷靜下來深找一下自己:為甚麼自己這樣?為甚麼對方老在我面前這樣?當然有的同修通過爭論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得到提高;而有的卻越來越覺得自己「認識正確」。還有的同修老盯著別人的錯不放;認識不到是強烈的執著。修煉中的人哪能無過呢,甚至是很嚴重的。真正在法中修煉的人一定會不斷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越修越正。為甚麼就不能面對面的善意的互相溝通呢?為甚麼總願意和談得來的同修或接受自己意見的同修一塊交流呢?人家都贊同你,沒有矛盾,長此下去你怎麼提高呢?為甚麼別人一說到自己就心中不平呢?你動心了不恰證明你有這個問題嗎?當你反過來說善意指責你的人在造業時,是不是在掩蓋一種甚麼心哪?(或心中不平的心)是不是過去在常人中好強好勝的心還在起作用啊?不靜心找自己,還反過來用法來反駁別人。以上的種種情況,不都起到了整體間隔作用嗎?誰高興?魔高興。天天說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而自己被舊勢力利用著還渾然不知,還在堅持著自己的「正確」,其實不是已經很不正了嗎?這不是在整體上讓邪惡有機可乘嗎?同修的被迫害你能說你沒有責任嗎?

8,聽到同修被迫害時,否定邪惡的正念不足。表現是麻木,無奈。平時也經常講整體協調,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可關鍵時行動不積極,有的互相指望,甚至根本就沒有「迫害他就是迫害我」這一念。甚至有的經歷過魔難、深知魔難中的痛苦的同修也不甚積極。再加上怕心。還有的只是埋怨同修有漏,無形中加強了迫害的場。如果被迫害的同修不是一個片的或不認識,就不太關心。其實正法修煉中的方方面面都體現著一個人的心性,關鍵時能不能為法和為別的生命負責,夠不夠一個新宇宙覺者的標準。當我們遇到一件事,或聽到某個同修被迫害,我們首先想到的應該是,我為同修、為證實法這個整體應該做點甚麼;大家都這樣想,都這樣努力,不就體現出整體的力量了嗎。

最後,建議開封一直走在證實法路上的同修,在走正修好自己的同時,多和剛走出來的同修在法上切磋交流,使每一個同修都走正,走穩最後的路,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

以上只是個人一點認識,難免偏頗,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