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邵陽市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6月7日】各位邵陽同修,在邪惡勢力迫害的這幾年,我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邵陽市大法弟子在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壯舉中展現了許多神跡。有正念顯神威,制止行惡,堂堂正正闖出的,有60多歲的老太太夜行幾十里山路發真象資料的,有一夜驅車幾百里發真象資料的,有自己家庭不富裕一次拿出幾千上萬元來做資料的。現在師父已經向世間轉輪,法正人間近在眼前,但我們還有許多方面跟不上師父正法進程,提出來與同修交流。

1、整體配合不好,交流不到位。邵陽各縣市發生過幾次大的迫害事件,但都沒有把消息及時報告《明慧網》,沒在當地揭露邪惡行為,也沒有組織營救和齊發正念幫助,而首先想是某某有漏、走極端才被迫害,導致邪惡迫害得逞,損失慘重。我們在交流中大家都談到了整體配合不好,但很多人又把自己排除在整體之外,不能從自身做起,與大家溶為一體,都在等一個協調人出現,來告訴自己如何做。到現在還沒形成學法煉功小組,同修在一起只是交流一下,交流中也溝通不好,如早期被邪惡勢力迫害的同修沒有及時把經驗教訓告訴其他同修,沒有把邪惡之徒的伎倆公之於眾,致使後來的同修也受到同樣的迫害,如邪惡之徒的慣用伎倆就是酷刑欺騙敲詐:「某某已經說出你了,你們修真善忍就你不說真話,說出來就從輕處理……」其實那位同修根本就沒講,被迫害的同修就信以為真,爆豆子一樣都報出來,導致別的同修受迫害,引起同修間相互猜疑,以至被邪惡之徒鑽空子。同修啊,我們修煉是要講真話,但是怎麼能夠做出出賣同修的事情啊?師父在經文中都講明了我們應怎麼做,為甚麼不用法來指導,而一再被邪惡利用增加其他同修的難。有60多歲的老人被惡徒打掉牙齒、身上打青,都沒向惡徒說一個字。

整體配合不好還表現在對7.20後落下的昔日同修幫助不夠,迫害之前一個點的同修現在在街頭看到都不敢打招呼,對被邪惡迫害的同修更是視而不見。

2、怕心重,特別是從勞教所迫害出來的同修不能大膽與同修交流(當然與那些邪惡之徒還不知道的同修交流時要注意別人的安全,不能引起惡徒跟蹤)。有的碰到了同修在街市談兩句話也要左顧右盼,像小偷一樣,旁人看到都不正常,看到別人看他兩眼、打個電話也嚇出汗來。有的在勞教所非常堅定正念闖出的同修出來後也很害怕,長時間不敢講真象、揭露邪惡。還有的沒被邪惡勢力關押迫害的同修長期不敢堂堂正正的修煉,不敢主動講真象,生怕別人知道。有個同修聽鄰居說有個人來找她,第二天就不敢在家學法,出來看別人打麻將,其他同修指出時還說是做給別人看的,以免別人發現她學大法。有的在迫害之初在高壓下說了違心話的,現在還不敢發表嚴正聲明,悄悄講真象時也只說煉了幾年功沒吃藥,不能揭露邪惡謊言,以至被黑手鑽空子住院。

3、不修口,不注意安全,同修在一起不是學法煉功談體會,而是張三長李四短的搬弄是非。如有個同修拿了兩百元做資料,後來她與別的同修說:「某某接到錢就放在身上也不說一下,資料放在常人那裏做,又做不好等等。」此事傳出很遠,造成很不好的影響。同修啊,怎不好好想想,在邪惡嚴重迫害下,我們能及時看到師父經文,看到《明慧週刊》等資料,做資料的同修要付出多少心血,有的同修家庭並不富裕一次拿出幾千上萬元來做資料卻從不做聲,你出點錢要問個一二三來,總不能要同修做本帳定期公布一下吧。當然做資料的同修要用好每一分錢,把資料做得更好。

4、敬師敬法不夠。邪惡迫害幾年了,師父替我們承受了巨難,給了我們一切,幾年來有的同修都沒想過要向師父問聲好,當然在網上向師父問好只是個形式,但如果中國大陸無數的大法弟子突破封鎖在網上向師父問好,那種氣勢不也在震懾邪惡、鼓舞世人嗎?況且在邪惡迫害下弟子只有時刻想到師父、想到大法,才能破除邪惡的迫害。

為能更好的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我們提出幾點建議與邵陽市同修交流:1、距離較近的同修儘快組成學法煉功小組,二三個人也好,哪怕一個星期學一二次也行,不定地點恢復集體學法煉功,當然要注意安全,正念足,不給邪惡鑽空子;2、要經常幫做資料的同修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3、有計劃的去幫助7.20落下的昔日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