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蠡縣同修切磋(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9日】請蠡縣同修繼續關注被綁架的北大留村大法弟子王素梅,武家營村大法弟子趙郭,萬安鄉李莊村大法弟子楊建廠。他們現在被非法關押在保定市法制教育中心(火車站乘2路到棉紡廠宿舍下車,一直往南走過橋順河往東150米路南,保定亞華大酒店(老幼兒園),有條件的弟子可去近距離發正念。

在那裏只關著四個人,其中蠡縣的3人,另外一人是保定河北大學的學生。邪惡的所謂大搜捕並沒有形成。這就需要我們蠡縣大法弟子整體上提高認識,找找我們的漏在那裏。邪惡表面上是迫害他們三個,可實質上是衝著我們整體來的,是我們整體有漏造成的。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們不允許邪惡迫害我們任何一個人!

《九評》發表這麼長時間了,我們有的同修還是認識不上來,個別人認為是參與政治,也有的人認為大量散發九評會引起某某黨的「反撲」。這個想法的本身是不是舊勢力的安排呢?有的大法弟子產生了怕心,有的不敢在家放九評,有的大法弟子自己都沒有看完九評。自己都不知道九評是甚麼,對某某黨的邪靈本性認識不清,那怎樣勸導世人三退呢?

在散發九評方面,我縣本來就比其他縣市晚一步,其他縣在年前就已經大量散發了,我們蠡縣是年後很長時間才開始做的,而且做的量很小。向世人散發得很少,世人還沒有看過九評,我們去勸他三退,有的人就不理解,說我們搞政治。甚至有的大法弟子都沒有退出中共邪靈組織。更不用說引導家人和親朋好友三退了,這些不正確狀態,嚴重的影響了我們救度眾生,拖了整體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後腿。以至於在另外空間邪惡已經很少的今天,我們蠡縣又被綁架了三名大法弟子,這是我們蠡縣大法弟子的恥辱。師父在《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告訴我們:「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這就需要我們多學法,多發正念,鏟除共產邪靈的一切因素,把對九評的認識迅速提高上來,向世人大量散發九評。這是擺在我們面前的迫在眉睫的事情。我們是堂堂正正的救人,不是搞常人的政治。了解九評的人多了,常人中說我們搞政治的人就會越來越少。我們蠡縣的正法形勢才會越來越好,我們才能如願的引導世人三退,救度更多的眾生。希望我們蠡縣大法弟子多學學師父最近的幾篇新經文《不是搞政治》、《向世間轉輪》、《美西國際法會講法》、《2005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通過這三位大法弟子被綁架的事情,也給我們蠡縣大法弟子提供了一個整體配合,共同提高的機會。我們都可以根據自己的便利條件去調查情況,搜集惡人信息,以及惡人親朋好友的信息(地址,電話等)給予曝光,震懾邪惡;也可以通過各種關係,找到惡人的親屬去講真象,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讓他們勸說自己的親人停止作惡;也可以給惡人打電話、寫信震懾邪惡;我們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好人,惡人深更半夜,撬開房門,沒有手續、證件就隨便抓人,這本身就是違法的。是公安局和政府人員在執法犯法。我們應該去告他們,理直氣壯的去要回自己的親人。大家分工合作,整體配合,體現出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無私無我的風範。甚麼叫修?這不就是在修嗎?這不就是在成就大覺者的威德嗎?如果我們蠡縣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做到無私無我,都把同修的事當做自己的事,那邪惡它敢動我們嗎?

目前私心和怕心是擋在我們大法弟子精進路上的攔路虎,去掉了「私」和「怕」,我們就堂堂正正的走在了師父安排的路上。相反,如果我們存在私心和怕心,對同修的被迫害漠然視之、不重視,不能很好的配合發正念,營救同修。這不正是邪惡所希望的嗎?那這不好的東西不正是我們應該修去的嗎?這不正好是修去它們的最好機會嗎?師父給我們準備的是新宇宙大覺者的威德,可是我們得修到那呀!未來新宇宙的神是沒有「私」的,抱著「私」不放是絕對完不成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重大使命的。而且,那邪惡的東西,你不去清除它,那它就有繼續行惡的市場,它今天迫害同修,明天就可能迫害自己。因為怕心和私心本身就是不安全的因素。師父在《洪吟(二)》《怕啥》中說:「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

還有一個在個別大法弟子中存在的很突出的問題,就是同修之間產生隔閡,長期不能解決。其實就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利用我們的執著給我們同修間製造矛盾。其目地是不讓我們發揮整體的威力,他們好有躲藏的空間,最後達到迫害大法弟子、破壞大法的目地。我們要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邪惡在另外空間虎視眈眈,我們決不能讓他們的陰謀得逞。

讓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要多看別人的長處,去包容別人的短處。要善於發現同修身上的閃光點。我們都知道不能用自己所在層次悟到的理去要求常人。所以在常人給我們製造矛盾時,我們能夠心態平衡的解決。而在我們大法弟子中出現矛盾時,有的人就不能用祥和的心態去包容同修,以至於出現矛盾,有的很長時間不能解決。造成很大的漏洞,影響了整體配合,影響了救度眾生的大事,同時也給邪惡製造了迫害的藉口。

我們大法弟子之間能夠在一起助師正法,生生世世結過很大的緣份。我們是最親的親人,要珍惜這個緣份。師父曾告訴我們,圓滿後誰都找不著誰。不要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任何遺憾。

我們都深深的找一找自己,看是甚麼心被邪惡利用來給我們製造矛盾來消弱我們整體的力量?矛盾沒得到解決,是不是我們雙方都存在問題?當我們心裏過不去、發生衝突、都執著於別人的執著的時候,大家想一想,誰高興呢?是邪惡呀,是它們的安排得以成功了呀。師父不高興啊!師父希望我們大法弟子形成整體呀,整體的力量才是巨大的,才是邪惡最害怕的。

師父歷盡艱辛,從宇宙的最高處層層下走,來到人間,為我們淨化身體、承擔業力,為我們準備了宇宙中最美好的未來,吃盡了我們難以想像的苦難。為了甚麼呢?不就是為了救度我們這些迷途的孩子,同時讓我們在這新舊宇宙交替的時候,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嗎?我們怎麼能不盡心盡力去圓容師父的心願呢?怎麼能再讓偉大的師父為我們操心難過呢?同修之間的矛盾還不都是因為執著於自我才造成的嗎?放下自我,沒有自我,心中只有師父,只有大法,只有眾生,那麼,甚麼樣的矛盾和間隔還能起作用呢?甚麼樣的邪惡因素能不解體呢?讓師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多一份放心,少一份牽掛。是我們每一個弟子應該做的。想想師父的慈悲,我們個人的那點執著和委屈算甚麼呢?讓它見鬼去吧!向同修伸出我們的友愛之手,獻出我們的坦誠之心。我們是同門弟子,讓我們手拉手,肩並肩,心連心,向內修,去掉矛盾和間隔,真正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共同完成我們救度眾生的史前大願!

同修啊,讓我們都最大限度的放下自己,溶入整體中來吧!其實,我們身邊發生的每一件事可能都與我們有關係,都有我們修煉提高的因素在裏面,都是否定舊勢力,昇華自己的最好機會。讓我們每個人都利用好這一機會,去掉私心和怕心,溶入整體,提高上來。我們都可以問一問自己:「我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了嗎?我盡心盡力了嗎?同修被抓十幾天了,我為他們做了甚麼?假如被迫害的是自己,自己希望同修怎樣做呢?」經過這樣一問,可能就會發現自己那隱藏的不好的心,去掉它。為大法負責、為同修負責才是真正的為自己負責。讓我們「聚之成形,化之為粒」,邪惡迫害我們一個大法弟子,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行動起來,抓住機會,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救出同修。我們自己的提高也就在這過程中了,也就是在神的路上又邁出了一大步,也讓師父少為我們操心了。

現在正法已經接近尾聲,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要好好的想想自己以後的路怎麼走。常人是不知道去執著心的,而我們大法弟子發現有不好的心就一定要去掉。因為它才是造成我們不安全也阻止我們完成重大使命的真正的障礙。正法修煉的時間越來越短,救度眾生迫在眉睫,分秒必爭。師父在《精進要旨》中說:「機緣只有一次,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

那麼,如何才能做到整體提高,共同精進呢?個人認為,我們最好還是保持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集體學法,煉功。在這方面,我們很多大法弟子做的非常好,有一個農村的煉功點很長時間了一直存在著,大家互相切磋,互相鼓勵。如果哪個大法弟子遇到干擾,其他人馬上幫助發正念,真正形成了一個整體。而這個村的正法形勢也比較好,村幹部也不管。村公安員對村民說:「貼去唄,願在哪貼在哪貼,誰還管呀。」而如果長期不集體學法煉功,很精進的大法弟子也容易懈怠。很多大法弟子都懈怠了,也就給邪惡造成了迫害的藉口。我們可以根據情況自己掌握集體學法的頻度。

大家也不要有甚麼顧慮,師父告訴我們,現在另外空間的邪惡已經少之又少了,大法弟子已經佔據絕對主動了。我們再也不要怕了,只要我們心裏不承認邪惡的存在,正念正行,「修內而安外」,邪惡也就沒有生存的空間,也就是最安全的。當然,沒有怕心並不是不注意安全,我們需要考慮學員情況和客觀情況,不要盲目。

最後,讓我們蠡縣全體大法弟子向偉大的師尊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我們向師父保證:請師父放心,我們一定不負師恩,謹遵師尊教誨,不落下一個弟子,整體配合,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隨師把家還!

以上是個人認識,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讓我們繼續為王素梅、趙郭、楊建廠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迫害他們的另外空間的一切黑手、爛鬼、和舊勢力安排的一切干擾迫害因素,以及共產邪靈的一切因素,讓迫害他們的惡人立遭惡報。同時加持同修的正念,用正念反制行惡者,正念指使惡人無條件釋放同修。有條件的大法弟子每個整點都發。

另外,我們要一如既往的堅持為資料點、上網點發正念,鏟除干擾資料點、上網點的一切邪惡因素、黑手爛鬼以及共產邪靈的一切邪惡因素,加持資料點和上網點同修的正念,保證網絡和資料點工作暢通無阻。大家要堅持經常的發,不要懈怠。

我們可以搜集正在和曾經迫害過我們的責任人的信息以及他們周圍人的信息。比如,公安局政保科人員及其住址電話;公安局其他科人員住址電話;610人員及其住址電話;迫害法輪功的各單位及各鄉鎮書記、鎮長、村幹部及迫害責任人住址電話;縣委主要領導人員的住址電話;以及檢察院、法院、人大、信訪等部門的人員電話;還有教育部門校長、教師等的住址電話。希望我們每一位同修不等不靠,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是我們大家自己的事情。我們用心去做,就一定能做好。讓我們發揮自己的優勢,配合師父的正法洪勢,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