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親人講真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6日】向親人講清真象是非常重要的,我想把自己向親人講真象的過程及體會和同修們交流一下。

我從30歲開始得了風濕病,四處求醫問藥,花了不少錢,結果病沒治好,反因吃藥過多又引起了胃疼、皮膚過敏等多種疾病。1999年初,有一次上街,看到公園裏有集體煉功的,我被深深的吸引了,打聽到是煉法輪功的,決心要學,因此我有幸得法了。

修煉以後,折磨我十幾年的病痛不見了,而且自己按照大法的要求在家裏、在社會上都做好人,與人為善,親屬們看到了我的變化,都支持我學大法。但是99年7月20日邪惡迫害大法以後,親屬們聽信了邪惡集團的造謠宣傳,讓我放棄修煉,電視上一出現誹謗大法的節目,家人就拉我去看,但是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沒有動心。在以後的幾年裏,我一直結合著自己修大法的身心變化向周圍的人們講著真象,大多數人都逐漸的明白了真象,對大法有了正確的認識。

我兒子在外地工作,由於年紀輕,受毒害深,拒絕聽真象,堅持不讓我煉。有一次我們娘倆為此鬧翻了,他跑到自己屋裏一會出來把一封血書擺在我的面前,我一看他手上還淌著血,他是把自己的手指咬破寫的,以此來抗拒我修煉。我心裏很沉痛,百感交集,我心痛的對兒子說:「你怎麼能這樣做呢?」趕緊幫他把手包好,唯恐孩子再有一點傷痛,但是我修大法的心沒動,我知道在我生命的深處、生命的本源已經和大法溶合在一起了。兒子一看我的神態,氣恨的說:「你沒有親情,你不是我原來的媽媽了。」

從此以後,他每次放假回家,我總想把真象講給他聽,但是每次剛一提到他就暴跳如雷,有時甚至大罵出口。我一直忍住氣,盡力從各方面照顧他、關心他,讓他感到修大法人的慈悲、善良、忍讓和理智。從內心感化他,改變他被謊言毒害了的心靈。

隨著不斷深入的學法,我對向親人講真象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對於邪惡集團的謊言欺騙我們必須向親人講清楚,親人不想聽真象,我個人認為他們主要是為了我們的安全擔心,所以我們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讓他們信得過,放心;另外,還有舊勢力安排的因素,所以還要幫助親人加強正念,擺脫舊勢力干擾、否定舊勢力安排、主宰自己的生命。為了把真象向兒子講清楚我費了不少腦筋,有一次兒子回來,為了便於講真象我讓他到我床上睡,但是當我一提及迫害真象的事,他馬上從床上跳起來大叫:啊,這個家我是呆不下去了,我要馬上回去。說著穿上衣服要走,他父親趕緊把他安排到另一房間去睡了。我悟到操控他的邪惡很多,邪惡是受不了我們煉功人的正念之場的,所以要趕快逃掉。夜裏我不斷的發正念清除操控兒子的邪惡因素,又寫了一封向他講真象的信,早上趁他沒睡醒放到了他的桌子上,然後我就幹活去了。中午回家,見兒子顯得很平靜,我知道他看了真象逐漸清醒了。晚上,兒子又悄悄的對我說:媽媽,功法好你就煉吧,但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兒子的轉變,使我更加認識到講真象的重要性。

學了師父《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後,我覺得有必要結合當前的正法形勢進一步向親人們講真象,師父在講法中教導我們;「給家裏人講真象,有些學員確實感到難度很大。其實我看,多數還是自己總覺得是家裏人,和外邊人不同的對待。你要想到他也是世間的一個眾生,你先不要考慮他是你的親人。你也要看看他的心結在哪裏,打開他的心結就甚麼都能解決。」

2005年春節兒子回家,我想他是世間的一個眾生,要堂堂正正的和他講真象,我不斷的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裏的黑手、爛鬼及共產邪靈的干擾,在一個適當的時候,我向他講迫害真象,講共產邪靈對中國民眾長期迫害的事例,兒子靜靜的聽。我為一個生命真正的覺醒感到欣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