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到村莊講真象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3日】我是一名家庭婦女,文化不高,以前「氣功」、「修煉」在我頭腦中是一片空白,過著隨波逐流的生活。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知道了大法,走進了大法的門,我記得當時是99年6月6日,我每天和老學員一起學法煉功,漸漸懂得了人生在世的真正意義。

可不幸的是我剛剛得法44天邪惡就瘋狂的迫害,我們去山西省政府請願,7月22日從太原返回時,當地派出所把我們從火車站「接」回來,在車上都逐一做了登記,後來又讓我們寫保證、交大法書(保證裏邊我只寫了煉功過程,沒寫大法不好和不煉大法,也沒有交書,寫保證是以交差的心態,心裏想的是回家還煉,這是當時對法的認識不足,留下了污點。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後來因孩子得了「化腦」住了醫院,說照管孩子,就沒有學法煉功,直到2002年師父《北美巡迴講法》回來後,我看了,驚醒了,便從新走上修煉的路。

我丈夫以前是一個很不好的人,曾對師父與大法不敬。有幾種病,後來又是腰椎盤突出症,每天腰疼的厲害,花了不少錢,也看不好。我就讓他學大法,抱著試試看的態度,2004年3月他開始修煉,修煉不久病就都好了,他也相信了大法的威力。漸漸的去掉了惡習,變成了大法學員。

隨著師父的講法一次次的到來,我們懂得了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每天做好三件事,他剛看《轉法輪》第二講天目就開了。他在講真象的過程中,不知翻了多少山,穿過多少樹林,有路的地方人騎車,沒路的地方車騎人,渴了吃山上的雪,餓了拿的煮雞蛋凍成了石頭蛋,有時在棗樹底下撿幹棗吃。下面就把他講的兩次講真象的經歷寫出來與大家切磋。(丈夫口述,妻子代寫)

*  *  *  *  *

2004年的冬天,我帶足了大法資料,騎上一個破自行車就出了門,剛走到一個小村莊講真象時,便被村裏人辱罵、舉報,為了安全,我沒有搭理就走了。又走到一個新建的焦化廠,開始給外包工講真象,大家都接受,剛走到辦公室門口領導就讓我進去,我沒進去,知道他們要迫害我。我就到另一邊去講,講完往出返時發現惡警把兩邊全包圍,我一看形勢不對,心生一念:請師父幫助衝出去,我騎著一個破自行車就衝了出去,惡警在後面緊追,我撞進樹林,看見有幾個人,就把剩下的資料給了他們,便向相反方向跑了幾十里路,惡人惡警開著摩托車、警車追,就是追不上我的破自行車。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加持與呵護,擺脫了邪惡後,我平安返回家。過了兩天準備出去,結果自行車被盜。我悟到是邪惡的迫害,不讓我講真象。

後來我又買了一輛自行車,準備了200多份資料就出了門。

一開始遇到幾個外包工講了真象,然後就繼續走,因為沒有路,就扛著自行車向山爬去,翻過山去,路過了四個村子講真象,挺好。到了第五個村子,剛開始講就遭到一個共產黨員的迫害。他叫了三個小伙子把我摁住,報了警,圍了很多村民,村民們讓我講真象,我把所有的真象都講了。他們問我是哪的,我說了真話,說這個村的某某某是我親戚。想用常人的辦法來解決,但無濟於事。在這時忽然想起:「有師在,我怕甚麼,準備跟他們去派出所講真象」。結果他們卻都散開了,我拿上資料,騎上車就走,也沒人管。剛走出半里路,遇到幾個人,給了他們資料。派出所惡警開車追來了,我騎車跑不過,扔下自行車向山裏跑去,惡警跳下車就追,眼看就抓住的一瞬間,想起求師父幫助把惡警定住,真定住了,我才跑脫。跑在山上發了40分鐘正念。自行車被惡警拿走,我又翻了一座山才回了家(寫的過程中省略了很多細節,真正的當時之形勢只有本人才能體會到)。

*  *  *  *  *

在這幾年的風風雨雨、坎坎坷坷中,我們悟到沒有師父的加持和呵護是很難走過這一段路的。同時提醒同修:趕緊寫嚴正聲明、退黨退團退隊聲明。關鍵時刻別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別忘了師父就在你身邊,只要是正念一出,奇蹟就發生在你身邊。請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正行走好以後的每一步。

層次有限,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