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的時候神佛都在保護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3日】

(一)分分秒秒不能放鬆自己的正念

2005年4月13日早晨3點多鐘,我要去外地給親朋好友講真象,打出租車去火車站下車時,將皮兜丟在車裏,下車後發現四個兜子丟了,裏面裝著大法書,電子書,少量真象資料。我想一定把丟失的大法書找回來,那是我的命根子啊,開車的時間已經到了,我就是趕不上車不走,我也得把大法書找回來。

當時我一下子想到這不是干擾我做大法的事嗎?我又想起老師的話,遇到甚麼問題找自己,我想為甚麼能被邪靈及共產邪靈鑽空子哪,因為白天上班忙和要出門一天也沒有發正念和學法了,這是有漏呀?當我找到自己的問題後,心裏更加堅信大法堅信師父,相信大法的神奇。一邊找車一邊背法,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

在這段過程中,碰有緣的好心人幫助我打電話,我非常的感謝他們,對每個有緣人我都告訴他們要記住「真善忍」,「法輪大法好」,他們都很接受,之後我就往回家的路上走,走著走著一個出租車停到我身邊,好像是來接一樣,把我送到上車的地方。我一下車就看到我要找的車就停在那裏,我趕上前一看果然是丟兜子那輛車在那停著,我當時我的心裏真是激動。司機也很奇怪,哪天他早就在這裏停留了,事後司機又給我送到車站,坐第2趟車一路順風,做自己要做的事。

(二)送完真象資料,腳也不痛了

2003年冬天的一個晚上,我與一名老年同修出去發真象資料,在一個村莊裏,我們到了一個胡同,由於天黑看不清,在下一個小台階時,我以為是平路,一步邁下去把腳崴了,立刻感到疼痛難忍,我心想,這下腳可能壞了,錯骨縫了,我在牆邊站住,等那位同修上來,覺得自己不能再送了,得休息一下。

這位同修一過來就對我說,不要緊,你只管走,你忘了咱們是煉功人了,好壞出自人的一念。我聽了立刻想到了,也說不要緊,堅持著給我們跟前的那戶人家送上資料,又往前走了幾步,感覺不那麼痛了,我們挨家挨戶的送。直到送完。在回家的路上覺得自己的腳也不痛了。

(三)正念足的時候神佛都在保護我

我通過學習新經文,我明白了,正法時期的修煉和個人修煉是兩回事。師父把法理都告訴了我們,延續時間叫我們救度一切眾生,我體會到在我證實大法中能做到正念正行的時候,神佛都在保護我。

2004年9月我去北京發正念,上天安門城樓時,邪惡之徒搜身不讓上,別人都過去了,就不讓我走,問我你信甚麼、學甚麼?又問:「你怎麼一個人來?」我說:「你真麻煩呀,門票上沒寫一個人上樓不行,門票沒有規定,你怎麼不讓我上呢。」我正念很足。三次搜身後讓我上去了,上去後兩個警察跟著我。我想,這是黑手的干擾,我要滅盡一切黑手。我邊照相邊發正念。

現在看完「九評」才明白,天安門城樓是最邪惡的地方,邪惡知道我是誰。這邪惡在那兒,那就鏟除它吧,我正念足,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的保護。

我在做真象時,師父也總是看護著我。有一次,掛條幅很順利,但有一個條幅怎麼掛也掛不上,我也沒悟,發正念並掛了三次,但都沒有掛上。當我在地上撿條幅時恰巧過來幾個人,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我感受到師父在保護我呢!那幾個人也沒看見我。同修們,做真象時遇有類似的情況就暫停一下,過一會再做,但正念足時沒有事的。我悟到這就是師尊告訴我們,「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同修們啊!我們按照師尊告訴的去做,是絕對不會出事的。

還有一次我把被迫害致死同修的真象,往他們單位家屬樓粘貼,因牆很舊,不好粘,粘了好長時間沒粘上,這時樓上下來了人,我心想:這張真象必須得粘上。同時發正念,沒等那人下來,神奇出現了,真象粘上了。我當時真是感到大法的神奇和偉大師尊的保護,我不知不覺的流下了淚,是師父的慈悲溶了我的心。因我文化水平有限表達不出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師尊謝謝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