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離發正念 誹謗演出無法進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8日】

  • 近距離發正念 誹謗演出無法進行

  • 噴寫真象標語的一點經歷

  • 主動講真象、正念清除邪惡因素

  • 發正念,警察走

  • 近距離發正念 誹謗演出無法進行

    2005年3月31日,一位大法弟子胡姐所在單位發了一張觀看文藝演出的票,要求下午3點鐘到某中學觀看四川省「保先」文藝巡迴演出。經打聽,演出節目有誣蔑法輪大法的內容,胡姐立即通知部份大法弟子,發正念鏟除邪惡。有數名大法弟子到中學,近距離發正念,鏟除邪惡對大法的造謠誣蔑,解體「保先」文藝演出對世人的毒害。

    下午3點鐘,演出開始,第一個節目獨唱,演員上台就扭傷了腿送醫院,獨唱被取消,第二個節目叫「三句半」,表演者共四人,第一個人剛開始說:「法輪……」兩個字就說不清楚了,連說三遍也沒說出來。

    下邊觀眾一聽,陸續退場,無人觀看,演出無法再進行下去。

    事後,人們紛紛議論,指責「保先」演出騙人。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震懾了邪惡的囂張氣燄。


    噴寫真象標語的一點經歷

    我在的這座城市有時能夠看到一些大法弟子的噴漆,寫著「法輪大法好」,前段時間我又看到了一些新的噴繪,但是幾天後被塗了。

    昨天晚上,看完新唐人電視台的新年晚會,買了瓶噴漆就來到第一個涵洞,將原來覆蓋的字又重新噴上。以前我一直是做資料點工作,基本上很少做過外面發資料,做噴漆的證實法的事情。第一次做噴漆字,心裏略有點緊張,想了想「信師信法」,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我穩定了一下,開始靜心寫字。寫完後接著在另一面牆寫第二條,剛快寫完,進人了,不過當時我一點都不怕,看到就看到了。我把最後一個字寫完了就來到立交橋的第二個涵洞,冷靜的把「法輪大法好」也寫完了,接著轉到第三個涵洞,一口氣把「法輪大法好」寫完。剛快寫完的時候,聽到涵洞口進來了一輛摩托車。

    我把最後的「好」字好好寫完,剛走兩步,摩托車跟上來了,緊接著紅燈藍燈開始閃,我回頭一看,是個巡警,前面的一個保安也迎面騎自行車圍過來了。那個巡警問:「你剛才寫甚麼?早盯著你了。」我堂堂正正的說:「法輪大法好!」巡警繼續問:「把手上東西交給我,身上還有沒有?」順手在搜身,啥也沒有,我只帶了瓶漆。巡警問:「法輪大法好,法輪功的,法輪功有甚麼好的?你從哪裏看來的?」我繼續大聲的和他說:「明慧網看的,國外那麼多博士碩士都在煉,就我們這不許,江澤民錯了,法輪大法就是好。」巡警望著我說:「你走吧,把東西給我你走吧。」我想了想,把噴漆給他就走了。回來後悔沒有及時講清真象,沒帶光盤,帶筆記本,讓他們警察保安也能夠明白真象。

    幾個小時前的一段經歷,寫出來和大家交流,真是師父那句話「弟子正念足,師有回天力」。再有,我覺得我們不要把警察和大法學員對立起來,其實他們很多人也是需要我們去救度的,碰上了,其實就是講真象的機會送上來了,修煉者是沒有敵人的。


    主動講真象、正念清除邪惡因素

    2004年11月24這天,一位同修來我家改大法書中的字。過了一會兒又來兩位同修,跟著後邊就來了兩位村幹部和鄉幹部。我們四位非常鎮靜,沒有起任何人心。

    他們一進門,我就開始給他們講真象,沒有給他們說話的餘地。三位同修在後邊發正念。結果鄉幹部一句話也沒說,村幹部說我是來找你談話的,可是你給我講了一些道理。我說:「不管你們是甚麼地方來的,就是中央人來了,我也要對你們說,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你們是有福報的。」

    就這樣談了將近半小時,兩位村幹部和鄉幹部都走了。


    發正念,警察走

    春節期間我回老家,一天下午我站在窗前和我弟媳正說話呢,弟媳說派出所的人又來了,我說幹甚麼?她說看咱媽在不在家(因為我媽修大法),一天看兩次。我說這不行,這是干擾,得發正念。當時我就發正念:清除干擾,念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這時只見警察連看都沒看,轉身就往別處走了。弟媳說真靈,我告訴她大法弟子都有這個能力,是在清除操控警察背後的邪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