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七旬文盲老太寫出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3日】我是個家庭婦女,73歲的老太太,沒念過一天書,連信封都沒寫過,甚麼都不懂。得法後,師父領我走上修煉路,通過不斷學法修心,我提高了心性,明白了很多宇宙法理,修去了多少人心和不純,逐漸達到了修煉人的標準。這一切全都溶入了慈悲偉大師父為我巨大的承受和無限的付出,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看明慧週刊同修寫的心得交流,心想能看書就不錯了,還想寫文章,這不是做夢嗎?後來我想:我不是常人了,師父帶我走神的路,叫我放下人的觀念,在法上提高,去掉人心就是神。我要拿起神筆來寫出這五年多在邪惡的迫害下走過的修煉路。結果我真的就寫出來了。這真是奇蹟,是師父給我的智慧。

我是1996年得法的,學法之前我有好多種病。學法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達到了一身輕。我能得這個宇宙大法,是師父從苦海裏把我撈出來。因為我從小就沒有父母,啥親人都沒有,過著流浪的生活,沒有人關心我,那時我就想著找個修煉的地方,也找不到。現在我終於找到了性命雙修的功法,真找到了我要找的師父。從那時起,我就一心一意修煉法輪功。我看到師父講法時說:「修煉要專一。」學法之前我學過三種氣功,還供過觀音。我把所有的氣功書都燒了,觀音像送廟裏去,不讓任何信息干擾我。

7.20之前我們地區學大法的人越來越多,輔導站忙不過來,讓我當輔導員,領著大家學法煉功,當時我不同意,總覺得自己沒文化,歲數也大,怕帶不好大家,同修說你總想付出,這是機會。從那時起我就帶大家學法煉功。當時我就發了一個願望:「為大法、為同修負責到底。」

7.20之前我們學法正高潮,由九個人到幾十人。江澤民以小人之心嫉妒法輪功人太多,把法輪功定為×教,並說三個月鏟除。不讓我們煉功,破壞大法,誣陷師父。我們幾十名大法弟子去北京證實大法,為大法為師父討公道,車走到唐山就過不去了,各個車站都有人堵,沒有辦法流著淚回來了。派出所找到我問為甚麼要進京鬧事?我說不是去鬧事,是討回公道。我們師父教我們「真善忍」讓做好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貪、不沾、不嫖、不賭、不抽煙、不喝酒,我們何罪之有。最後問我還煉不煉功了?我說:「煉」。

街道人員總看著我,他們看住我這個人,可看不住我對大法堅定的心。我經常找我們組的同修,交流怎麼走出來證實大法,不管邪惡怎麼猖狂,我們不怕他們,有師在有法在,正念正行,甚麼事都能做好。

後來我還想去北京證實大法,家人看的很嚴,身份證街道收去也不還,我和同修商量咱們去看守所證實大法吧,被居委主任知道了,給街道打電話,街道主任和包片民警來了,他們說,那是甚麼好地方,又打又罵,一天兩窩頭,非要上那去吃苦?我說為了證實大法死都不怕,還害怕吃苦遭罪?主任說你有話跟我說吧,我說沒學法之前總有病,學法之後甚麼病都沒了,我是親身受益者,能不為師父說句公道話嗎?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江澤民非要把法輪功定為×教。他們說我們也知道法輪功好,煉法輪功的人是好人。上邊有命令沒有辦法,你們實在要去,就送你們去。我說明天就去,他說明天是星期日,後天吧。我女兒的對像和片警是朋友,他告訴了我女兒,結果我姑娘兒子來了一幫硬把我接到大女兒家,說給我過生日,來了30多人,勸我說:你不去看守所我們才能吃飯。我說:你們吃不吃飯我都要堅決去證實大法。這時從屋裏走出一個年輕人,坐我跟前問:你們法輪功是佛家功嗎?我也是信佛的,你信佛怎麼沒有慈悲心哪?你老兒子腰間盤突出,很嚴重,想上哈爾濱去做手術,你老姑娘重感冒打了幾天針也沒好,他們都顧你了,不去治病了。聽他這麼說,我悟了,不應該去看守所。這是我第二次想去證實大法沒有達到目地。

2000年6月,師父發表經文《走向圓滿》,我們組的全體同修開幾次法會討論,都認為應該走出來,放下名、利、情。我要堅決進京證實大法。當時老伴得胃癌,怎能放下家就走哪?後來我想了一個辦法,勸他先去療養一個月後再住院。送走了老伴,趕快去汽車站,可是當時沒有去牡丹江的客車,8點了,女兒要來找我就走不了了,怎麼辦?我想不管坐甚麼車只要走出本車站就行,女兒就找不到我了,我就坐上去雞西的車,第二天上了牡丹江直達北京的快車,先去的同修去車站接我們。第二天我們來的這些同修同時上天安門,那天各地來的同修特別多,9點鐘大法弟子同時打出橫幅,同修高喊:「法輪大法好」,聲音洪亮,響徹雲霄。當時惡警和警車全來了,強拉硬扯,連踢帶打,抓上車送到空房子,有警察看守著。一會送來一批同修,我們鼓掌歡迎,真像久別的朋友一樣親,沒有怕的感覺,真是同心來證實大法。下午這些同修都被送到石景山體育場,好多兵把我們圍到中間。第二天大法弟子都背「論語」、背「洪吟」、背經文,真是驚天動地,震撼寰宇,這是偉大佛法的威力,是慈悲師父的加持,震懾邪惡。晚上把各地大法弟子送到本省駐京辦事處,我們本地街道主任和政法委書記接我們回去,當時政法委書記說送我們回家,可是回到本地就給我們送進了大獄,戴上了手銬腳鐐,每天都提審問你還煉不煉?我堅定的回答:「煉到底。」在這裏不讓看書、不讓煉功,我們就背論語、背洪吟、背經文。師父說:「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得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真修》)背完經文我真感到無量慈悲,佛恩浩蕩,感動得我淚流滿面,無法用語言感謝師父。只有精進實修完成史前大願,不辜負慈悲偉大的師父苦度。

2003年我們本地同修有漏沒有做好,讓邪惡鑽了空子,綁架了20多名同修。同修也告訴我躲一躲,說「你也是有名的」。我說沒事我正念強,每個整點我都發正念,鏟除自己空間場黑手爛鬼,邪惡到不了我身邊。後來被綁架的同修在看守所裏不讓接見,在家的同修想去送點吃的不敢去,當時我想不能躲在家裏,應該幫助同修解決困難,師父給我們的法寶為甚麼不用呢?發正念鏟除一切邪惡,也能保護自己,害怕邪惡幹甚麼,我和被非法判刑的同修家屬兩次去看守所,給同修存錢550元(11人),我還拿自己的錢給他們買線衣、線褲、短褲和襪子,也存11份,後來被非法判刑的同修被送牡丹江監獄,我去4次,主要是送新經文,幫助同修堅定正念。

師父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象」救度眾生,完成歷史賦予我的使命,不辜負師父教誨。前些日子同修來找我,說給送資料的同修家裏看得很緊走不出來,問我敢不敢接,風險很大,先傳資料的兩個同修都被迫害判了刑,我說敢接。再難的事情也得有人去做。我堅定正念正行,去掉怕心。師父在《洪吟(二)》﹒「怕啥」中說:「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我無論做甚麼事情,都要先發正念,然後行動不會出事的。

今天我一個不會寫字的老太太能揮筆寫出在五年多邪惡壓力下的修煉體會,這是常人做不出來的事,這是莊嚴神聖佛法的威力,慈悲偉大師父的加持,才能做出來的。寫的不理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