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延來被提籃橋監獄惡警在水泥樓梯上拖得雙腿鮮血淋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6日】上海市提籃橋監獄一直以來被中共邪黨利用來向世人展示它們的所謂「文明管理窗口」,並顯示時代所需的人性化管理模式。那讓我們翻開上海市提籃橋監獄的真實情況,更深一步來了解共產邪黨是如何指使上海提籃橋監獄殘酷迫害法輪大法弟子的。監獄邪惡人員為了逼迫大法弟子屈服於他們的淫威,以達到所謂的「轉化」目地,經常人性全無的肆意摧殘迫害大法弟子。近日,大法弟子瞿延來被拖出小監灌食,雙腿磨損鮮血淋淋。

提籃橋監獄二監區的大隊長歐利剛是上海市崇明縣人,所以在它的所屬管轄監區內崇明籍犯人就是歐利剛的親信犯人,擔任犯人組長的有李榮、袁忠等,都是崇明籍的。在歐利剛的直接縱容和暗示下,這些犯人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並進行體罰和虐待,打手犯人還因此而獲得歐利剛的獎賞,有的還被監獄評上的「勞改積極分子」並得以減刑。

惡警及其指使的監獄犯人對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動輒拳打腳踢,多位大法弟子被打傷,打得頭破血流,甚至把大法弟子周斌的生殖器都被踢成重傷;對於被非法關押而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杜挺,它們就會採取強行灌食並再加上掐脖子、在水泥地上來回拖,使得大法弟子昏迷;對絕食抗議的熊文旗用繩子把四肢綁在床上達一年多,使得他全身肌肉萎縮;對大法弟子蔣業祥的絕食抗議,它們就把人作為一種人體生命極限試驗,在10天內不問不聞,把大法弟子張一明的頭按在馬桶裏,強迫大法弟子聞馬桶。

大法弟子瞿延來目前被劫持在所謂二監區「青年實驗中隊」。他自被邪惡非法抓捕入獄後,一直正念抵制監獄惡警的非人迫害和虐待,一直在進行絕食抗議。惡警為了摧毀他的意志,逼迫他就範,在給他灌食的時候進行迫害。在2005年4月有消息說,監獄惡警在拉他去插管灌食的途中發洩了私憤,故意將他在樓梯的幾十個台階上拖上拖下,導致瞿延來的雙腿被樓梯台階的硬水泥稜角磨損至骨頭露出,鮮血淋漓。對此慘不忍睹的景象,惡警視若無睹。

法輪功學員瞿延來,男,28歲,出生於黑龍江省呼蘭縣,曾獲黑龍江省化學奧林匹克競賽特等獎、數學一等獎,畢業於上海交大能源工程系,堅持修煉法輪大法,2002年9月30日深夜被上海市桃浦派出所綁架,被非法判刑5年。曾為抗議非法抓捕、爭取煉功權利絕食絕水的逾750天。

提籃橋監獄惡警迫害了眾多的大法弟子,他們在江氏流氓集團的教唆下變得毫無人性,幹出助紂為虐的邪惡勾當。在2001年大法弟子張一明絕食期間,惡警歐利剛之流在灌食之後竟然不把灌食的軟管拿下來,用一個夾子把軟管夾在鼻子上,同時用皮帶銬把學員雙手銬起,防止學員用手把夾子拿下。這種情況下學員特別難受,不僅不能動彈,要承受所謂看管犯的冷嘲熱諷甚至打罵,自身呼吸也很困難,管子在自己的胃裏有時還會觸及到胃或者食管的粘膜,身體會有各種難受的反應。後來這種灌食方法,好像成了一個慣例一樣。

監獄惡警採取各種手段不讓大法弟子睡覺。有的大法弟子被迫長時間下蹲,長達一個星期不給凳子坐;有的被強行戴上開大音量的耳機用強噪聲摧毀大法弟子的意志;對非法宣判不服而上訴的大法弟子則採取長期朝牆面壁,雙手放背後,罰坐小凳子(約定25釐米)等等各式各樣的體罰。採用以上這些「法西斯」式的方法來虐待大法弟子的惡警還有二監區的張健、倪永斌、戴文龍、郭海、陸斌,以及在四監區、六監區、教育科、心理諮詢科的惡警鄭海凌、沈言榮、傅克琥、薛春等。

與此同時,對於被同樣關押在二監區曾被稱為「上海灘首富」的周正毅,這些惡警卻對真正的犯罪分子頻頻獻殷勤,大搞腐敗,邪惡腐敗警察經過一系列的幕後交易,為周正毅在樓頂的小房間裏安裝了冷暖空調、沙發、席夢思床,於是周正毅就像住賓館一樣,在樓頂穿著休閒服,抽著高級香煙,整天看著彩電,還專門有一犯人作為「佣人」服侍周犯。提籃橋監獄還指派一名警察為周犯拿來移動電話,供其隨時與外界聯繫,甚至於借「看病」之名,讓周犯每一星期出獄一次,監獄長還受委託時常來看望問候周犯。

中共邪黨打著「依法治國」的口號知法犯法,有法不依,違反人權,迫害信仰,用它的權力腐敗巧取豪奪,強迫百姓接受法律、依法行事,可當百姓真的拿起法律行使自己的權利而反映自己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和冤屈時,甚至為了維護中華民族的長治久安而進行的上訪、集會遊行時,就一概被中共邪黨稱作為「不穩定因素」而加以迫害、大打出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