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文旗在上海提籃橋監獄絕食抗議380多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8日】被非法關押在提籃橋監獄的上海普陀區大法弟子熊文旗,已經絕食抗議有380多天了。目前被隔離,不准任何人探視,一天到晚24小時被綁在床上。旁觀的有良知的人無不落淚。

提籃橋監獄經常讓香港或者海外的相關監獄組織參觀,美化自己的形像。然而背後的迫害卻從來不敢讓人知曉。曾獲黑龍江省化學奧林匹克競賽特等獎、數學一等獎、畢業於上海交大能源工程系的法輪功學員瞿延來在提籃橋監獄被折磨得只能躺在床上或坐在輪椅上,生活無法自理。

熊文旗,男,33歲,上海普陀區工商管理所職工,1997年10月得法,在工作中踏踏實實勤勞肯幹,曾連續3年被評為先進。當99年法輪功被非法取締時,就是這樣一個好人,本著對政府負責的態度,連續寫下了17份自己對法輪功的實踐體會向各級領導部門反映真實情況。然而真心換來的卻是打擊和不信任。工商局領導夥同普陀公安分局對熊文旗進行了密集的洗腦「教育」。

熊文旗於是在1999年12月22日進京上訪。「信訪是公民的神聖權利」,憲法是這樣向人民承諾的。但是熊文旗的遭遇和我們大多數法輪功學員所經歷的一樣,信訪辦已經變成了公安局,很多法輪功學員曾經遭受過北京及地方派駐北京的惡警兇狠的拳頭。當熊文旗被非法遣送回上海時,他的整個頭已經被打的又腫又青了。這還不算,不法人員以所謂「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把他非法關押至普陀區看守所一個月之久。原單位對他同時進行經濟制裁,一個月只發他600元工資。

在當今的中國大陸,一個對政府、對人民負責的好人就是這樣的遭遇。在2000年2月普陀區惡警蔡美菊非法把熊文旗強行押送至看守所,並判勞教18個月。當然,這一切都被用謊言披上「合法」的外衣。熊文旗面對邪惡迫害沒有隨和,從一開始就絕食。在看守所絕食30多天,被轉到桃浦衛生院。熊文旗趁惡警不注意時正念走出。

2000年5月,熊文旗在北京再次被非法抓捕,關押在海澱區花園路派出所,後被移押至上海、非法勞教加刑至2年半。在上海大豐勞教所裏,熊文旗繼續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迫害,同時遭受惡警的精神肉體雙重折磨。在這期間,他的肩關節嚴重受損,連續絕食長達122天,生命垂危,於2000年10月被保外就醫。在此期間,不斷有人上門騷擾,強迫其放棄信仰。熊文旗被迫二次流離失所。

2001年5月3日,熊文旗在上海楊浦區被非法抓捕後,拒不配合邪惡,絕食抗議迫害。上海市普陀區看守所惡警對其進行了長達半年多的非人摧殘,直至熊文旗奄奄一息,因怕承擔責任,才將其送至醫院搶救。楊浦區政保處的惡警毫無人性的叫囂:「哪怕你這次絕食200天,都不會放你出去!」在熊文旗身體稍有恢復時,不法人員便迫不及待地非法判了他四年半,把他關到了提籃橋監獄繼續迫害。

目前熊文旗在提籃橋監獄中被隔離,不准任何人探視,一天到晚24小時被綁在床上,大小便不能自理。監獄局長來查監,對熊文旗說:「只要你承認法輪功是×教,我馬上放人。」熊文旗拒絕放棄自己認識的真理。

只要說一聲大法不好,就馬上放人;誰要說大法的真象卻死了也白死。這是哪家的法律,誰又知道這是甚麼邏輯呢?又是哪家的為人民負責呢?如果有人能堅持信仰,他們就要給誰加刑。老犯人們講,共產黨這一套見的太多了。給你隨便加個罪名,那還不是太容易了?

一個已經絕食了380多天、生命垂危的人,仍24小時被綁在提籃橋監獄的床上。我們呼籲廣大社會善良民眾對在提籃橋發生的殘酷迫害予以關注!對監獄惡警的暴行予以制止!讓世人看到真象吧!

相關責任人和電話
上海市監獄管理局局長:齊野生 021-35104888 X
副局長:邰苟

提籃橋監獄五監區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獄警
大隊長: 歐利剛 021-35104888 X 7220
副大隊長:薛春
指導員:傅克琥
中隊長:沈言萊 021-35104888 X 7204
中隊指導員:張健
小隊長:倪永斌,戴文龍,陸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