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曝光邪惡的上海提籃橋監獄(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12日】最近,上海提籃橋監獄邪惡人員對大法學員進行重新分組或者隔絕調離,一面瘋狂迫害大法學員,一面查找消息泄漏原因。

高精度圖片
上海提籃橋監獄

被非法劫持在上海提籃橋監獄的大法學員熊文旗被毆打再次送進醫院。由於大法學員熊文旗的所謂刑期就要到期,邪惡人員也加大了對熊文旗的迫害力度,不僅把他24小時綁在床上,而且指使看管犯毆打熊文旗。目前熊文旗身體極度虛弱,連走路都得需要別人攙扶,接見時候舉起電話的力氣都沒有。提籃橋監獄對外接見時,不允許身體接觸,雙方被封閉,隔著一個玻璃板,通過打電話的方式來說話。目前,熊文旗被再度送進醫院。

大法學員周斌被毆打送進醫院之後,目前已經又被劫持回到二監區青年實驗中隊。邪惡人員害怕他們的惡行曝光,不敢告訴周斌的家人,周斌已經有4、5個月沒有見到親人了。在提籃橋監獄,不給你會見親屬,一個中隊長就有這樣的權力。幾乎所有的大法學員都遭受到過這種迫害。

另有一王姓女性大法學員,被非法關押在上海提籃橋監獄。提籃橋是個邪惡的黑窩,很多女性大法學員,被邪惡人員劫持到提籃橋。提籃橋有關押松江女子監獄大法學員的記錄。此王姓大法學員來自上海虹口看守所,在虹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就被劫持到提籃橋。這極不正常,請知道這一情況的大法學員提供更多的消息。

在提籃橋監獄,對兩種情況下迫害非常大。一個是剛剛入監不久的時候,那時對監獄環境不熟悉,而監獄裏往往又分外黑暗恐怖,邪惡人員就利用這個機會找學員的怕心下手。有時學員又不知道利用法律來保護自己,如果缺乏正念正行,邪惡就分外猖狂,真的就能拋開一切法律,赤裸裸的迫害。如果剛剛入監的大法學員能頂住壓力,邪惡的所謂「攻堅戰」沒有效果,那麼邪惡人員就可能會採取冷化處理,希望用整個監獄邪惡的環境磨去學員的稜角。當然此時我們的學員在堅定大法的同時,也會逐漸看清邪惡的真面目。

第二種迫害嚴重的情況是馬上就要出監的情況。平時的時候,監獄高層當權者還要粉飾一些人權啊、權利義務啊這些事情,但是到了這個時候,高層的邪惡人員也會拋開這些,給下屬施加壓力:「那個某某怎麼樣了啊?要加大『教育』力度,儘快轉化。」甚至有的還會要求下屬「必須在刑期內轉化」。那麼這個時候身處第一線的邪惡打手就會甚麼也不顧忌,再度赤裸裸的迫害。如當時的流氓書記傅克琥直接要求轉化楊延輝。楊延輝被非法判刑3年,只剩下10幾天就要刑滿釋放了,流氓傅克琥直接策劃了對楊延輝的殘暴毆打。

請看到此文的大法學員,尤其是上海地區的大法學員在發正念時徹底清除提籃橋監獄的所有邪惡。從整體角度講真象、揭露邪惡。如果家屬對監獄對我們親人的迫害進行置疑、反對、抵制,邪惡人員是非常害怕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