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雙口勞教所惡警的凶殘和貪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30日】天津市雙口勞教所是一個部級所,可是這裏的環境之差叫人難以相信。絕跡多年的臭蟲、蝨子在這裏到處可見。多數勞教人員身上長大疥,可是卻從事著串羊肉串,裝一次性衛生筷子的工作,不知衛生部門是如何檢疫的。勞教人員在這裏更談不上「人權」,他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一、訓話

剛進入雙口勞教所二中隊,就被那恐怖的場景所籠罩。警察手拿著警棍、電棒叫罵聲不絕於耳。更可怕的是中隊指導員甄潤仲的訓話,手指著勞教人員說:「你們是耗子,我們是貓,我把你們逮著,慢慢的玩你們,把你玩死,然後再吃掉。你們看見這個大院了嗎?現在已經埋了四個人啦!你就是第五個,把你整死埋在大院內,然後通知你的家屬,就說你已經越獄逃跑了,並下通緝令追拿,叫你家裏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這是勞教所嗎?這不是魔窟嗎?叫所有在場的人聽了都不寒而慄。

二、「闖關」

第一關,過輪;凡新到該所的人員,被拉到廁所後,拳打腳踢、木棍加身,這就是所謂的「下馬威」。

第二關,體罰;跑步叫你跑的肚痛噁心,上氣不接下氣。站姿站得你腿腫似樹,行走困難。

第三關,熬夜;每天都得子時以後才叫睡覺,凌晨四點多鐘就得起床。平時稍有瞌睡就會被拳打腳踢。

第四關,幹活;該所人員勞動強度很大,每天幹活不是按國家規定的6小時,而是按他們規定的定額,按照定額強勞力、快手都得從早6點幹到21點才能完成。而那些手慢的和老弱病殘人員則是通宵達旦。記得有一個叫武戰磊的小伙子,長得帥氣被警察看上了,開始叫他去伺候他們。幹了幾天後警察叫他每月交給他們二百元錢,由於他不是本地人,家庭困難沒有能力交錢。隨後就被弄到炊帚班綁炊帚。由於定額高,他無法完成,於是就不叫他睡覺,整天整夜的幹。到後來累得不行,剛一打瞌睡,就被監管的人用木棍打,用涼水沖。眼看著小伙子在消瘦,臉色發青。就這樣被折磨了將近三個月,在這段時間裏,他沒有感受到上床睡覺是甚麼滋味,幸虧趕上農曆新年,放了三天假,才算救了他一命。

第五關,廁所;每天去廁所是有時間的,在這期間無論有甚麼特殊情況都不准去廁所。有一天,一個叫吳國圓的勞教人員,由於肚子不好多次要求去廁所,他們都不答應,最後因憋不住,而拉了一褲子。有時警察為了整人,到了時間也不叫去廁所,把大家憋得面紅耳赤,他們卻以此為樂。

三、暴斂錢財

勞教人員成了警察的搖錢樹,不管是生活用品還是食品,都得用高於市場2倍的價格購買。想幹點輕活、好活,交二千元;想幹個攤長,交三千元;想辦個綠卡,交四千元。而且每週回家回來時都必須買煙買酒帶好吃的給警察。有一個叫王忠的勞教人員,在伺候警察期間,為了討好他們能早點回家,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就花去了一萬多元。

有一個姓李的小警察,他專找看起來有錢的勞教人員,每天盯著他,找茬。該人不知何故就問其他人,有知情者就會悄悄的告訴他說:「這還不知道,你得懂事。」於是該人就會叫家人帶錢帶煙送給他,便相安無事。此法是用則見效,可謂生財有道。

勞教人員如出現違紀現象,就會扣分、加期等。如不想被處罰,用錢也可以免災。有一次閆炳剛和許海盼兩個人發生口角,被警察張鵬看見揚言要扣他們分。因此閆炳剛急忙送給警察張鵬二百元錢,此事便無聲無息了。

獎勵本來是勞教所為了獎勵那些積極改造的勞教人員的一種激勵機制。在雙口勞教所,卻變成了警察的生財之道。到半年或年終誰交錢多就給誰多減,沒有錢的幹的再好也不給減。明碼標價,二千元一個月。勞教人員快到期時,就會有警察找你談話,問你是否想早點回家。誰不想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於是他就會告訴你,叫家裏送二千元來,早走一個月。勞教場所成了金錢交易的黑市。勞教人員成了警察的搖錢樹。

四、草菅人命

前面說的那個甄指導員的話可不是嚇唬人,而是真的心狠手辣。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就一個二中隊就被他們打殘五人、打死二人,而五中隊更有魔鬼中隊之說。五中隊在一樓,二中隊在二樓,經常聽到打人的慘叫之聲。下面把我看到的二例告訴大家。

匡永平,因家庭困難,由南方來天津打工,經人介紹貼小廣告。被抓後勞動教養一年,在雙口勞教所期間,由於吃不飽,偷拿了別人的剩飯。被一個叫龔青竹的人叫到廁所毒打一頓,現成尿出血。警察明知卻不聞不問,一個月後不治身亡。

陳寶亮,天津市北辰區人。因煉法輪功被抓。於2002年8月15日早6:20,惡警鄭俊紅(二大隊教導員)以整頓所紀為藉口,唆使勞教人員李文洪、吳國亮等人將陳寶亮捆綁後進行毆打。吳國亮用雙腳跳起猛踹小腹部位,由於傷勢過重,一個小時後陳寶亮對他們說:「你們要善待法輪功」說完便含冤身亡。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是天理。而在雙口勞教所,殺人者不但沒有受到法律的嚴懲,反而受到獎勵而逍遙法外。

更有甚者,當陳寶亮的死因被曝光後,作為天津司法部門和610辦公室,不但沒有對殺人者進行追查,反而到處調查是誰走漏了風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