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喝尿、灌帶痰食物 雙口勞教所折磨大法弟子致瘋致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0日】我是2001年2月份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市北辰區雙口勞教所,下面就把我所見所聞惡警們是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公諸於世。

雙口勞教所共有五個隊,每個隊都關有法輪功學員。

三大隊指導員叫韓全喜,在2003年3月份的一次講話上,韓無恥地說:「我們有高壓電棒、銬子,政府給我們權力,實際上使用的比這還要殘酷……」在3月份的大型轉化洗腦班上,他們採取的方式有:把大法弟子綁在床上,用木棍蹭大法弟子的肋條及敏感部位;用繩子吊綁;利用刑事犯拳打腳踢;用煙頭燙;用針錐子扎;把牙打掉;在三月份嚴寒未盡時,往大法弟子身上潑涼水用電扇吹,用高壓電棒輪著電;長時間罰站二十四小時、四十八小時甚至更長的時間,直到寫悔過書。甚至有的大法弟子肋骨被打折。更為可恥的是,惡警在接見日對大法弟子親屬粉飾自己的暴行,稱自己如何的「團結、感化、挽救」大法弟子,充份暴露了它們陰暗、虛偽的一面。他們不放過堵塞任何一個能傳送信息的渠道,甚至以有經文為名,把學員親屬送來的方便麵踩碎。在大法弟子被迫害期間,有些刑事犯暗地裏提醒我們注意,並暗暗地保護我們;但也有利用迫害法輪功大撈一把,撈取早日回家的資本,其中賈立文、楊連傑表現很邪惡,助紂為虐。三隊的中隊長董秀和和小隊長師光也很邪惡。

五大隊叫魔鬼隊,是最邪惡的一個隊,隊長兼指導員叫楊志秋心如毒蠍,現任專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而成立的洗腦班的隊長。楊對大法弟子迫害所犯惡行,其罪如山。在它的陰謀鼓動下,刑事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愈演愈烈。

大法弟子:唐強、劉鐘林、朱剛、王世淵、楚旭東、杜英光、張鐵桂、劉子榕、李秀忠、李文剛、許志強、李志強、沈振棋、趙順來等多人遭到了惡警、惡人的摧殘,迫害手段很惡毒。

大法弟子唐堅、朱剛、杜英光長期每天重體力勞動十幾個小時,體力不支進行絕食抵制,魔鬼隊長楊志秋、惡警杜穎欣用電棍電擊、用警棍打,強行灌食。有的大法弟子的食道被膠皮管扎破,拔出的灌食管沾滿鮮血,惡人甚至在灌的食物中吐痰。

大法弟子康生春60多歲每天被逼重體力勞動,一個月沒睡上兩天的覺。

在冬天,刑事犯孫凱把大法弟子唐堅按著頭到水缸裏灌水,憋的喘不過來氣,再用涼水澆身,隊長視而不見。隊長指使惡人張俊強用膠條把大法弟子捆緊不能動,關在小黑屋。

隊長楊志秋指使惡人張俊強腳踩大法弟子朱剛的肚子讓朱剛罵大法、罵師父,朱剛寧死不罵,就強行讓他喝廁所的尿。

大法弟子劉子榕承受不了每天十幾個小時的超負荷的勞動,進行絕食抗議。惡警隊長楊志秋和惡人張俊強把劉子榕吊起來打得遍體鱗傷。惡警指使惡人孫凱等人把他腳朝上、頭朝下捆在長凳上毒打,灌涼水,一折磨就是幾個小時。長期的折磨使劉子榕精神失常,2003年被釋放後至今未恢復。

在2001年7月幾個大法弟子身上長了疥,隊長楊志秋讓大法弟子跪在高溫37度的太陽下一曬就是幾個小時,不准動,不准喝水,有惡警值班。

大法弟子李文剛,因抵抗重體力的刑罰,管教大隊長彤秀和、杜穎欣把他用鐵銬銬在鐵床鋪的欄杆上用警棍打,電棍電,打的渾身是傷,再扒光衣服往身上潑涼水。惡人叫他罵大法、罵師父,他不罵,惡人又開始打,李文剛雙眼被打紫,眼球有大塊淤血。他們用電風扇開強風吹再澆涼水(在02年12月),給李文剛戴上腳銬,腳脖子腫爛高燒不能走路。就這樣惡警們也不放過,逼迫他每天幹十幾個小時。

2003年2月份李秀忠、許志強、趙順來三人因不寫保證書,堅持信仰,惡警開始給他們上刑。他們把李秀忠的衣服扒光,把地潑上涼水按在地上就打,幾根電棒一起電,滿屋是燒焦的肉皮味,李秀忠下半身被警棍打殘,不能自理。對許志強、趙順來,惡警用同樣的手段進行迫害。趙順來的頭被打破,不省人事,當時在場的有大隊長、小隊長、教導常某、大隊長律某。

去年三月份的「法制學習班」(洗腦班)上,堅定信仰的大法弟子被惡警以背「四板」為名,背不下來時,體罰不讓睡覺,連續幾天不讓睡覺。稍一閤眼,拳腳相加,再不寫「悔過」,就被往水缸裏按,有的甚至不讓大小便。

至今在一隊洗腦班堅強不屈,仍在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有:朱剛、趙順來、劉金鐸。

惡警惡人:
五大隊惡警隊長楊志秋,40多歲,1.80米,武清人。

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刑事犯有:
張俊強 王仕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