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北辰區雙口勞教所折磨虐殺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13日】我曾經被非法關押在天津雙口勞教所。我有責任把在雙口勞教所的所見所聞披露出來,讓全世界善良的人民來看一看江氏獨裁政權對法輪功學員施行的殘酷迫害。

下面是所謂的部級文明勞教所──雙口勞教所的「文明管理」手段之一斑:

一、獄警為了達到所謂的「轉化率」,達到個人名利雙收,不擇手段濫用警戒具折磨大法弟子,致使多人被打殘、打傷,折磨至精神失常,甚至迫害致死。

原被非法關押在雙口一隊的大法弟子唐堅(現在板橋三大隊四中隊),被老王隊長打耳光達1小時40分鐘,臉都被打變形了。王隊長也因此而遭報應,胳膊痛了幾天沒能上班。

53歲的大法弟子肖樹清被折磨得身體虛弱,屁股爛得無法坐,醫生給他開了假條,可是隊長不僅不讓他休息反而還讓他參加勞動,二隊長還對其拳打腳踢,打耳光,大聲辱罵,一隊長惡狠狠地說:「窗戶開著,你要想不通可以跳,明天我們就說你是畏罪自殺。」事後老肖把此事告訴了教導員,其中一個小隊長指著老肖說:「你的家庭住址我可以查到,我外面有的是朋友,想讓家人安寧就不要多嘴。」這不是警匪一家嗎?

大法弟子朱剛被刑事犯毆打,惡人用兩根電棒把他電得奄奄一息。國家對警戒具的使用有嚴格的規定,而雙口勞教所的犯人居然可以使用電棒,可見,該勞教所的管教人員為了達到目的,對這些流氓惡徒真是大開方便之門。這些流氓惡徒在社會上都是一些橫行霸道、性情暴虐之徒,隊長以減期、加分為利誘,唆使他們殘酷折磨大法弟子,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侮辱人格。大法弟子絕食抗議,結果被管教們以「反改造」名義轉移到別的勞教所。大法弟子劉軍就是被這些惡徒迫害致死。

雙口勞教所二隊用練隊的手段折磨堅定信仰的大法弟子。在酷暑難耐、烈日當頭的季節,獄警讓大法弟子從早到晚跑步,練習正步分解動作,喊完1,單腳離地30公分,不喊2不許換腳,可這個「2」有時要等到40分鐘左右,立不住了,勞教犯人就對他們拳腳相加,棍棒伺候,除中午吃飯短短幾分鐘外,一直不間斷地練。

獄警還逼著大法弟子看污衊大法的錄像,然後隊長宋秀峰問大法弟子胡沛友有甚麼認識,胡沛友說他沒甚麼「認識」,宋隊長就用電棒將他脖子都電起了泡。大法弟子滿春橋同胡沛友打了個招呼,隊長何軍也對他來一通電棍,大法弟子杜萬敏因為不寫「保證書」,被隊長劉志增和何軍連打帶電。

2001年我到三隊的第一天,刑事犯龔建平叫沒有寫「悔過書」的大法弟子都蹶著,手挨著腳面,我們一個個蹶得滿頭大汗,腿直哆嗦,有幾個人已經50多歲了,可是龔建平大喊:「今天不寫『悔過』誰也不許起來」,說著就用腳踢,用胳膊肘擊我們的後背,我被打得兩次頭撞在地上,頭暈眼花,這還不算,晚上還不讓我們睡覺,一直熬到早晨5點才讓睡覺,6點就得起床。

勞教犯人還逼迫我們坐直徑只有十幾公分,上面都是槽的纏線圈的軸,大法弟子何金友的屁股都坐爛了。大法弟子鄒春林因為不寫「保證書」,被隊長師光用木棒把屁股打紫了。

我剛剛下車間時,一次在二班號房幹活,有兩個勞教犯人找藉口要打我,我制止他們喊道:不許打人。第二天,中隊隊長佟秀和叫我去辦公室,問:你昨天喊甚麼?我說有人打我。佟秀和奸詐地說:「打你哪了?有傷嗎?」說著就搧我耳光,然後斜著眼、抖著腿問我:「我打你了嗎?誰能證明我打你了,有傷嗎?哈哈,你是不是看我像流氓?別大驚小怪的,這就是勞教所,就是這樣。」這時旁邊的犯人大班盧祥永踢了我一腳,然後問:「你今天挨打了嗎?誰打的?」我說:「挨打了,隊長打的。」佟說:「不對,不對,我們這是勞教學校,不打人,不罵人。」接著盧把我帶到民管會,逼我說這句話:「這是勞教學校,不打人,不罵人。」 這個暴徒折騰了我一上午,我也不說。如今佟秀和被提升為五隊大隊長。

大法弟子李起文被隊長王震折磨致殘,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

雙口四大隊劫持的大法弟子孟捷在身體非常虛弱的情況下,被唐大隊長電昏過去,教導員常X在現場看著。大法弟子李志強被管教用電棒電,逼其寫悔過書。

隊長唐X毆打大法弟子肖樹清,肖絕食抗議,結果,隊長用封條將其嘴封住,並銬住他的手腳,將他轉到二隊,在轉隊的途中,隊長徐鵬還對肖拳打腳踢。

雙口勞教所的五大隊被稱作「魔鬼隊」,教導員楊志秋還是「市級先進」(其實是先進地獄)。據說上過報紙,特別是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方面有「獨到之處」。這裏除了集中了雙口勞教所所有的邪惡之外,管教還用不讓上廁所來迫害大法弟子。有個法輪功學員私自藏了一個瓶子裝尿,被發現後管教強迫他喝尿。大法弟子張金永因為想上廁所被打掉了兩顆牙。

一天的勞動終於結束了,其他的犯人們都睡覺了,而管教卻讓大法弟子們用五分錢硬幣大小的抹布擦地,擦不完不許睡覺,有時一直要擦到天亮。

由於骯髒惡劣的環境,許多法輪功學員身上都長了疥瘡。隊長叫大家脫光了衣服,在烈日下曬,幾個小時過去了,在大家都口渴難耐的時候,管教將一盆盆涼水放在大家頭上,不是給喝,而是逼著寫「保證」。

大法弟子梁峰身單力薄,可是在撿豆子時,隊長將一口袋豆子壓在他身上。大法弟子張鐵柱被管教塞到只有40公分高的床底下長達6、7個小時,當他被拖出來時,人都變了形。大法弟子劉子榮是大學生,可是如今他已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二、雙口二隊管教唆使刑事犯毆打大法弟子陳寶亮致死。

2002年8月15日早晨出工時,二大隊的法輪功學員在樓下排隊準備去車間,突然樓上有人喊:「打人啦!」原來是法輪功學員梁峰因為被犯人毆打而絕食抗議,要求見隊長,他拒絕下樓出工,結果遭到犯人吳國亮、李文洪、鄭學斌、劉金明的毆打。這幫犯人倒提著梁峰的腳從二樓往下拖,如果不是有人趕到,捧著梁峰的頭,可能他會被磕死在一級級的台階上。這時大法弟子們都憤怒地喊:不許打人!以隊長王飆為首的惡徒們窮凶極惡地喊:「都XXX給我回隊去,誰出來就打誰!」犯人吳國亮、李文洪手持木棒,滿嘴污言穢語地指著二十幾個大法弟子,瘋狂叫囂:「誰敢站出來,活活打死!」這時,大法弟子顏景波很平和地對他們說:「你們不要這樣。」話剛出口就被一頓棍棒打在身,這時大法弟子陳寶亮、李忠文站出來制止這兩個打人的惡徒,結果也被它們毒打,這時孟隊長和王飆隊長也趕到,它們不許其他的法輪功學員動,卻沒有制止兩個犯人繼續毆打陳寶亮和李忠文,陳寶亮喊:「鏟除邪惡!」這時鄭教導員也趕到了,說:「你再喊,我把你捆起來!」 他的話一出口,犯人鄭學斌就從陳寶亮的身後用膠帶封住了他的嘴,並用膠帶捆住他的手腳,抬出車間,犯人吳國亮、李文洪對著倒在地上的陳寶亮拳打腳踢,後來又將他抬到足球庫房,一進庫房門,就聽見吳國亮惡狠狠地說:「摔死他!」鄭學斌、吳國亮、李文洪等抬著陳寶亮狠狠往地上摔,吳國亮又跳起來整個人往陳的身上踩,嘴裏還不停地說:「打死你,打死你!」此時,隊長王飆在門外把門,大約40分鐘後,它們允許陳寶亮回宿舍樓休息。我們看到陳晃晃悠悠從庫房出來,走了不到20步就暈倒在地,吳國亮還在後面喊:「誰也不許扶他,叫他自己爬回去。」 後來犯人高輝、劉立峰將陳抬上了樓,這時大法弟子肖樹清也在樓上,幾分鐘後,陳寶亮就永遠閉上了眼。這一切二大隊的24名大法弟子和在場的50幾名犯人都可做證。

陳寶亮死時,本來晴朗的天空,突然大雨傾盆。

二大隊以鄭教導員為首的邪惡流氓團伙,將大法弟子陳寶亮迫害致死後,為掩蓋事實又製造偽證,假說:陳寶亮死於心臟病,並有法醫的鑑定材料,由犯人高輝、劉立峰做偽證人。8月17號它們將陳寶亮火化。之後,就將知道內情的大法弟子一個個轉所。

我希望這份材料能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並制止發生在中國的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害。邪惡之徒終將會受到天法的制裁,大法弟子們的付出會喚醒更多的良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