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證實法中的一些教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9日】近一段時間以來,本地區不斷有大法弟子被綁架,針對發生的事,我向內找,找到了一系列問題。

2002年初由於同修出賣,(實際是自身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邪惡要抓我並送洗腦班,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提前得知消息,機智走脫,一段時間過後,我又回到家中,由於怕被惡人得知消息,很長一段時間不敢出門,更不敢堂堂正正的去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同修們都在抓緊時間講真象,而我卻躲在家裏不敢出門,當時感到非常痛苦,通過學習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當然了,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說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說說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因為我們絕對不能承認它的。」師父的話點醒了我,我整天在家不敢出門,怕被壞人知道,怕被公安抓捕,這不就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嗎?既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就應該去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認識到這一點,我心裏非常亮堂,有說不出的喜悅和興奮,又從新回到證實法的洪流中,並擔任一部份大法的工作,但是,一段時間後,我在個人修煉方面表現出不精進狀態,學法流於形式,對法的認識和實際修煉相差甚遠,加上顯示心的作用,和同修切磋時夸夸其談,說的頭頭是道,以至於給同修造成誤解,認為我法學的好,修的好,並對我產生了依賴心理,我本人在這樣的環境中,顯示心和求名的心也被加強,做大法的工作時執著自我,甚至和同修配合時,像領導一樣發號施令,行為上已經脫離了大法。再加上事情多,學法時間相對減少,煉功和發正念都很懈怠,求安逸心隨之滋生,情慾也被邪惡因素加強,自己也想精進,但總感到被一種物質包圍著突破不了。

這時,由於惡人舉報,當地公安再一次對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把20多名大法弟子的姓名在電視上公布,並用金錢懸賞捉拿,其中就有我的名字。這時,我的怕心又上來了,整天想著萬一有人舉報怎麼辦,於是,便躲回娘家,過幾天沒甚麼消息就回家中,剛到家,就有一位和我一樣情況的同修被綁架,並送勞教,聽說後我怕的更厲害,彷彿同樣的災難就要降臨到我的頭上,也沒了正念,完全用人的思維推理,於是把自己手上所有的大法的工作都推給了同修,再一次的躲起來,並想起要離開本地到外地定居。

這時,同修為了幫助我,送來了明慧網上的材料,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和明慧網同修的體會,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走出了心性的誤區。同修在證實大法的路上做的堂堂正正,無私無我,而自己總是磕磕絆絆,平時也經常想堅決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一切由師父說了算,邪惡不配考驗我,可一遇到問題人的一面就佔了上風,正念不強,究其原因,還是因為自己對大法不堅定,怕心重,放不下自我,雖然也做一些大法的工作,但總是在執著自我保護自己的小圈子裏跳不出來。遇到干擾時,不是用正念去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而是採取了逃避的辦法,心性沒有得到提高,人為的滋養了自己的怕心和各種執著,讓邪惡抓到了迫害的把柄,以此為藉口進行干擾,以至於為了保護自己置大法的工作於不顧,無形中給大法帶來損失。

通過向內找,我看清了問題的所在,心態也漸漸平穩下來,最近學習師父2005年的《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我更加認識到了自身存在的問題的嚴重性,在此,我把自己這一過程寫下來,一方面給邪惡曝光,另一面,希望同修以我為戒,堂堂正正的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要再被邪惡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