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認舊勢力,堅信師父走過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30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自99年7.20大法遭到迫害以後,跌跌撞撞走了過來。

2004年8月份,我臉出現了不適,不能照太陽,一照就出現紅塊,一洗就腫,結了滿臉痂,像戴了面具一樣。自己沒拿著當回事,愛人開始跟我生氣了。我清楚修煉人沒有病的,自己每天堅持學法煉功,該幹甚麼幹甚麼,身體狀態一切都很好。不過由於思想業的干擾,拖了兩個月還不見好。愛人及家人說:「看見你都害怕,還是去看一看吧。」各方面的壓力出現了,因為當時沒悟透,雖然自己心裏是相信師父相信大法的,但為了不使家庭出現更大矛盾,就在表面上迎合了家人。醫院化驗的結果是十八項樣樣正常。但我抽過血的胳膊不聽使喚,強服了中藥。出現這種狀況後,我想,我這是修煉人嗎?在關鍵時刻卻順應了常人,我無臉再見師父。心想:再難,我也要修煉。面對來自家庭各方面的壓力,我一定得走過來!父母給了我人身,而師父給了我返本歸真的大法,我一定要溶入法中修出來,大法的神奇也一定會在我身上體現。我正信正念正行,每天學法、發正念,身體也在變化,臉也一天一個變化。10月份,臉上的痂脫落,之後皮膚細嫩,非常好。知道我的情況的人見了我之後簡直不敢相信。我內心非常感激師父,但是,我更應該從法理上昇華上來,跟上正法進程,做好我應該做的三件事。

師尊為正法、為救度眾生承受了無數的苦難,我們大法弟子也是有艱鉅而重大的使命的,我作為大法弟子,也應盡力多幫助落下的同修。接下來,我走訪了因江氏鎮壓而放棄了修煉的同修家,此同修放棄修煉後身體出現半身不遂、語言不暢、行動不適。我把我出現的情況講給她,並給她看真象光盤,她的思想有所轉變。後來我又多次去她家交流,她終於又從新回到了大法修煉中來,並且不斷從法理上跟上來,身體也恢復了許多,藥也停了,語言也流利了。

還有一位原來修煉大法,鎮壓後放棄修煉走入了佛教。我找到她,跟她談時,發覺她也知道師父好,心裏也還裝著大法,於是進一步與她交流:信佛只是一種表面形式,應相信師父,只有師父才能救度我們,走向圓滿。大法遭到了迫害,我們應擺正自己的位置。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講給她,她聽得落淚了。她又從新請回了師父的講法,又一個生命走回來了。

我的層次有限,內心的想法也不能完全表達出來,所以一直想寫出來卻沒能動筆。希望我的經歷也能使不精進的同修更加精進,走好正法修煉的道路,不要再走彎路了。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