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發正念後大法的神奇再次在我身上展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27日】我是98年的夏天得法的,那時的我是一個疾病纏身的人,如膽結石、風濕關節炎、坐骨神經痛、胃痛、頭痛,等等。通過同修讀給我聽《轉法輪》和煉功,第三天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七天後就感到身體輕鬆,一個月後身體就無病一身輕,從此就與藥無緣了。

有時我的天目能看到法輪和另外空間一些神奇的東西,看到法輪給自己調整身體。我親身體驗到師父講的句句都是真理,大法神奇的威力在我身上展現,有一次我激動得哭出聲來。就這樣我把大法修煉擺在了我心目中的最重要位置,努力按照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與人為善,在個人利益面前不與人去爭去鬥,時時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誰知到了99年7.20那天如晴天霹靂,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整個中國大地布滿了邪氣。我們當地惡人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抄家,數次將我抓去關押折磨,夏天罰曬太陽,通宵罰站餵蚊子。我於2000年12月去北京上訪,遭到毒打,和其他上訪的大法弟子被當地惡人帶回了家鄉,關進洗腦班。惡人組織了鎮、村、社的人及民兵連長晝夜輪流值班對大法弟子暴力洗腦,它們使用的手段極其卑劣、歹毒。在它們眼裏想打誰就打誰,全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對大法弟子施暴,還不准出聲。把女大法弟子脫光內褲、扒下不行,還得拱起來打。有位功友受不了,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在那種邪惡至極的高壓下,我的承受力崩潰了,妥協了,被罰款後,回到了家中。

回家後,仍然受到監視,不准出門,不准訪友、不准旅行、不准外出打工等等。那時剛剛受過邪惡各種迫害的我,人心凡重,這顆心像上了一把鎖似的,大腦外面像是被包了一層東西,甚麼都不敢想,成天心驚膽戰。就連明慧文章都不敢看,煉功學法也如此。可是偉大慈悲的師父,不斷點化我。同修幫助我,一個月後我漸漸開始反覆思考,半年後,頭腦才完全清醒、穩定,又從新加入了助師正法的行列中。

由於大腦被包著的狀態仍然還在。講真象中常帶著人心講,無論自己怎樣努力去克服也運用不了自己的智慧,回答不了別人提出的問題。這樣的狀態僵持了兩年。

去年10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漱口的時候,我的嘴有半邊不管用了,嘴唇往左歪的厲害,右眼不停的流淚,相貌突然變得很難看,家人見了,人人驚訝,叫我馬上醫治。我想我是修煉人,發生問題應該找自己的原因。我和同修切磋,同修說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如果我們自己真的沒有問題,那一定是那些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特別是在現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業力已經不是問題,要清醒的認識邪惡生命的迫害,它們是真正的在幹壞事。」同修又讓我看師父近期的講法和明慧網的文章。有一天師父又點化我,我才猛然悟到原來我感覺大腦被包了一層東西是舊勢力封閉我智慧的邪惡因素,又迫害我的身體,妄想讓我失去講真象的信心,達到毀滅眾生的目的。我馬上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清除干擾我的一切邪惡因素,解體進入我自身空間場迫害我身體的所有黑手爛鬼。

連續一個星期的發正念後,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展現,我的嘴不歪了、眼睛不流淚了。周圍世人和我的家人、親戚都說大法好。而且我終於能智慧的講真象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