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海清在黑嘴子勞教所被迫害至生命垂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24日】丁海清,女,現年41歲,家住吉林省汪清縣天橋嶺林業局。1997年4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修煉前丁海清全身是病,多次被病痛折磨得想一死了之,由於孩子太小無人照顧才一次次的打消了輕生的念頭。修煉大法後,丁海清很快身體健康起來,嚴格按照「真善忍」修煉原則做人。原來與婆婆見面不說話,修煉後與婆婆和睦相處。婆婆時常對人講:多虧了法輪大法,我兒媳婦要不學法輪大法,這輩子不會跟我說話了。同事和街坊鄰居也都看到了丁海清的變化。

1999年7月,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忌,開始了對法輪大法全面瘋狂的鎮壓。一時間誹謗、造謠、誣陷鋪天蓋地而來。丁海清從大法中受益,對江氏集團的造謠誹謗不能聽之任之,決定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政府說明大法是正的,是好的,所有對大法的反面宣傳都是毫無根據的栽贓誣陷。2000年年底,她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車。哪曾想到,人還沒到信訪辦就被警察非法抓捕,送回天橋嶺林業局並被毫無理由的以所謂「擾亂社會治安」強行送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2002年初,丁海清經歷了一年的迫害後回到了家裏,很快投入到證實大法,講清真象的洪流當中。就連天橋嶺林業局的許多辦公室,公安局都是她經常去講真象的地方。丁海清多次受到惡警的威脅、恐嚇,甚至被人監視。警方一直想找到迫害她的機會,但每次都沒得逞。

2003年6月末,天橋嶺林業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李豔春(李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瘋狂抓捕迫害大法弟子,將幾十人送勞教,更多大法弟子被抓)與多名惡警到丁海清家欲綁架她。惡警們當著過往行人的面對丁海清施暴,幾次險些將她打倒在地。丁海清利用這個機會向過往行人和左右鄰居高聲講述大法的真象,許多人目睹了發生在光天化日下的暴行。後來丁海清正念走脫,被迫流離失所。家中撇下忠厚老實的丈夫和年幼的兒子。

在流離失所期間,丁海清一直不忘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認真的做著證實大法,講清真象的工作。她常常一個人整宿整宿的隻身在外,一晚上走一百多里路,腳都磨破了;有時一天吃不上一頓飯。北方冬天氣溫有時在零下二、三十度,她經常手被凍得不好使,耳朵被凍得僵硬了,緩和過來後腫的老高;夏天在山區樹林中過夜,晚上被蚊蟲叮咬,可周圍的村村落落不知跑了多少。無數善良的百姓叮囑她多加小心;許多有緣人通過她得了法,多人在她的幫助下從新走回大法中。

2004年12月28日晚,丁海清在天橋嶺林業局被地區二派副所長姜濤與另一惡警綁架。惡警們在當天晚上對手無寸鐵的丁海清實施了滅絕人性的瘋狂迫害。由於丁海清不配合惡警,在所長郝玉良,副所長姜濤的直接指使與親自參與下,多名惡警使用惡招狠毒的打她:惡人們將丁海清前胸抵住椅子的靠背,把棒子纏上厚報紙,對準丁海清的後背用力擊打,這樣人被打的內臟受傷、巨痛難忍,而外表卻看不出傷痕來。丁海清幾次被打得昏死過去,幾次又被惡警用冰冷的水激醒過來接著打,麵包服都被打破了。到第二天下午,當惡人們將她送到看守所時,她已被打得雙腿幾乎不能行走;眼睛險些被打瞎,眼眶腫老高;前胸內臟疼痛難忍。惡人們對丁海清還使用了哪些酷刑迫害目前無從知道。

丁海清在天橋嶺林業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15天後,再次送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七大隊。

身心已經遭受巨大摧殘的丁海清在勞教所堅定正念,堅決不向邪惡妥協,在勞教所受到了更加嚴重的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折磨。家人幾次前去看望,每次所方只允許惡人們認為對轉化她有利的家人和她見面,而且還要受到百般刁難、盤查,態度蠻橫。見面時,大隊長、管教左右跟隨、寸步不離。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裏,丁海清已與從前判若兩人,原本140多斤的人現在骨瘦如柴、 雙眼紅腫、步履蹣跚,前胸、心臟、肺等部位疼痛難忍,生命垂危。勞教所的警察完全不顧人的死活,對前去看望的親人說丁海清表現不好,要給加期,送監獄。完全失去人性。

在此,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和所有善良的民眾,關注和營救丁海清及所有在大陸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並希望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一定要堅定正念,抵制迫害,揭露迫害。

同時我們正告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之徒,你們的惡行給你們自己定下了未來,你們必須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也必將受到法律和天理的嚴懲。

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電話:0431-8983380; 0431-8961487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