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黑嘴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21日】據可靠消息,2004年12月──2005年1月期間,黑嘴子勞教所對大法弟子再次進行迫害。尤其是四大隊, 「不決裂」的學員不許睡覺,稍一閉眼,就被惡警用電棍電。筆者和幾位曾在那裏被非法關押過的大法弟子共同回想起那裏的情景,至今仍覺怵目驚心。

四大隊大隊長張桂梅利用偽善欺騙學員,對大法弟子說:「是她們自願決裂的。」下面就看看她們是如何逼法輪功學員「自願的」。

精神迫害:

對非法關押的學員實行包夾制;對「不決裂」的學員實行嚴管,用最邪惡的猶大24小時跟包,間距不得超過一米。兩個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互相對視一眼,都會招來猶大、管教的叫罵。對剛被關押進來的學員實行所謂的幫教,由猶大們輪番圍攻,二十四小時不停歇。猶大兩小時一換,堅定的大法弟子不允許睡覺。有個同修三個月中,沒睡過一宿整宿覺,隔一、二天就來個通宵不讓睡;還有個同修由於「不決裂」,十天十宿沒讓閤眼。成天逼著大法弟子看邪惡編的謊言,電影、恐嚇大法弟子如不決裂就加期,過院(送女子監獄)等。脅迫家屬犯罪,讓罵李老師,「不決裂」學員不准家屬接見,接見時就教唆家屬辱罵學員,挑撥夫妻關係,讓學員的丈夫(或妻子)與學員離婚。甚至不許大法弟子洗漱,不許上廁所,有時不允許買衛生紙等日用品,侮辱、謾罵隨處可見。長期在這樣的環境中,使人精神壓抑得透不過氣來,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有的甚至失去生命。

四大隊大隊長關威不但狠毒的逼迫學員決裂,而且還非法威脅大法弟子家屬,逼著絕食抗議的學員的家屬簽字,此學員死了與勞教所無關,家屬不簽字,關威就把家屬也關在勞教所。

對到期仍堅持信仰的學員,勞教所又通知當地610接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四大隊三小隊有一學員判三年,又加期後仍不「決裂」,於是勞教所通知當地610, 但610沒人來,勞教所就非法又關押3天。此大法弟子的丈夫等了三天沒有放人要上訴,大法弟子本人絕食抗議,他們才把大法弟子放了。四大隊一小隊一大法弟子被勞教3年又加期100天仍堅持修煉、不「決裂」,被送長春洗腦班迫害一個月,家屬拒絕配合,不給它們錢,它們沒辦法才放人。

肉體摧殘:

除不讓大法弟子睡覺外,還採用罰站、電棍電、拳打腳踢等方法迫害大法弟子。一小隊的韓希煥六十多歲,堅決不決裂。管教王朱峰不讓他睡覺,用酷刑,電棍電他,致使韓的腿無法正常行走,走路一瘸一拐。

二小隊有幾個學員由於發表聲明「五書作廢」,重新修煉,被管教劉志偉施以電擊,在走廊聽到電棍的劈啪聲和學員的慘叫聲,當然也經常聽到被電的和被打的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

三小隊有個學員因不寫「思想彙報」,被封小春管教電得大便都屙在褲子裏,幾天走路都得由人扶著。

四小隊惡管教王晶,除了對本小隊的大法弟子毒打,加期迫害外,還逼其它小隊堅定的學員與發燒疑似非典的病人住在一起。她還逼學員家屬給學員存錢,家屬交給她100元,學員查帳,發現她只給存50元。有的學員家屬拿錢來給學員檢查身體,查完後她不算帳,剩錢不退還給學員。她對違心妥協、寫了「決裂書」的學員還繼續瘋狂迫害,連續幾夜不讓睡覺,讓念和背罵師父和大法的東西。一個被迫寫了決裂書的長春學員50多歲了,不肯回答罵老師和大法的題,王晶竟電擊這位老年人的陰部,該學員承受不住,無奈被逼迫寫了40遍王晶讓她答的題。王晶夥同勞教所醫生、犯人張英華、猶大趙亞秋往粥裏放濃鹽給大法弟子灌食,導致大法弟子暈過去幾個小時,差點中毒死亡,實在太心狠手辣。

五小隊管教張雪松慫恿猶大李鳳麗、郭俊芹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崔正淑個小體弱,猶大李鳳麗、郭俊芹卻逼著崔背另一名被迫害得不能走路的學員,每天上下六樓,每次累得崔滿頭大汗,一次崔實在背不動了,有個學員跑過去幫忙,卻被猶大制止並謾罵,致使崔被迫害得咳嗽,下肢浮腫。郭每天向張雪松彙報。對學員遭受的這些迫害幸災樂禍。有一名學員剛來時絕食抵制迫害,張雪松就叫猶大李鳳麗、郭俊芹給這位學員灌食,吐在地上收起來重灌,讓胖子林影專門坐在這個學員的肚子上,故意造成這個學員呼吸困難。灌食每次灌很多,撐得她無法動彈,還不許她上廁所,讓猶大李鳳麗在這個學員的臉上、手上寫上辱罵大法及創始人的話,手段凶殘卑劣至極。張雪松叫一名大法弟子和一名長滿疥瘡的學員睡一被窩,看看到底能不能傳染上,雖然睡了一個月也沒染上,但從這裏可以看出張的邪惡狠毒心腸。

六小隊管教張淑華也極其邪惡,除用電棍電大法弟子外,一次竟連續四天不讓大法弟子施亞珍(68歲)上廁所,使這個老人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張淑華還慫恿猶大謾罵,捆綁大法弟子施亞珍、朱喜玉,把朱喜玉在地上、樓梯上拖,把後背都拖爛了。在張的慫恿下,猶大們肆無忌憚的幹壞事,將大法弟子的嘴、臉,經常摳出血。將施亞珍捆綁起來,整宿不讓睡覺。用繩子把學員綁上拖著上、下樓。這些猶大殘害大法弟子和管教一樣惡毒。

四大隊大隊長李小華,逼迫大法弟子超負荷勞動,稍慢點,便破口大罵,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直接接觸有毒物品(膠、羽毛等)。非典時期有的大隊生產的防毒口罩,在同一個生產車間,一邊生產口罩,一邊是未經消毒的羽毛工藝品,對生命極不負責任。四大隊逼迫學員扒大蒜,(大蒜是大隊長張桂梅家的)手都凍裂;挑瓜子,每天早上5點起床,有的生病了也得幹,燈光昏暗,多數學員造成視力下降。吃的極差,鹽水白菜湯、蘿蔔湯、海帶湯、土豆帶泥。非典後好一些,但菜飯量少,基本吃不飽。過農曆新年時每人只發三個餃子,平時很難改善一次伙食,可食譜上卻寫著大豆腐、乾豆腐等,逼著大隊學委(學員)簽字,造假應付上級檢查。三大隊有一名學員是延邊人,由於不報姓名,被綁架到勞教所。途中,警察在路邊挖坑,將這名學員推到坑裏欲活埋,未得逞。該學員到勞教所後,向上級有關部門申訴,可勞教所至今未給回音。

經濟勒索:

惡警非法榨取大法弟子錢財。小賣店賣生活用品,高出市場價2至3倍,一包普通衛生紙市場2元,這裏4元;一包衛生巾市場3元,這裏6元。合餐費高,60元錢只能買到十幾元錢的食品。家屬探視時帶來的日用品不許往裏拿,如拿還得買它們的水果、西瓜等,20元錢只能買3、4元錢的東西。有的惡警直接向家屬索要錢財,如不給就用加期、送洗腦班恐嚇(三大隊)。

四大隊生產奴工產品「宇平人形」(馮宇平)銷往日本,是日本殉葬品。為了給勞教所四大隊管教賺錢,節假日學員都不許休息。四大隊大隊長、李小華、關威為了更多榨取學員血汗,有一段時間學員白天在車間勞動,晚上還得加班。晚上他們偷偷摸摸用黑塑料袋往寢室背活,有時甚至讓學員超時勞動到夜裏十一、十二點鐘。2003年五一節,正是非典時期,那天四大隊學員幹了一個通宵。表面上是瞞著所領導,實際上是互相勾結,合夥撈錢。

長期生活在這樣條件下的人變得目光呆滯,反應遲鈍,身體虛弱,面容蒼老。有的人剛去時還滿頭黑髮,一年之內就變得白髮蒼蒼,精神憂鬱。這只是黑嘴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這就是共產黨對外宣傳的「教育、轉化、挽救」的真實寫照。這裏所謂的「轉化」就是把好人變成壞人,變成表裏不一的人惡人,看那些放棄「真、善、忍」信仰的猶大有多壞,就知道這所謂的「轉化」有多邪惡。這些猶大甚至比外面社會上的壞人都惡劣。它們仗著惡警撐腰,真是無惡不作。他們向管教打小報告,給大法弟子加期。如長春猶大李鳳麗就被管教稱為「二管教」,在邪惡管教與猶大的迫害下,有的學員被迫害致瘋、致病、致殘、致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