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經歷的人間地獄黑嘴子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1日】我在1999年2月份,有幸喜得大法,正式學法煉功後,20多年的風濕病、胃潰瘍在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裏不治而癒,由此更加堅定了我學法煉功的信心,在學法小組裏我和功友間比學比修,對「真善忍」的法理不斷的加深理解,心性也在不斷的昇華,明白了許多做人的道理。在工作單位,由原來貪婪、自私的我一下變為簡潔、自律,成為一名公認的好人,在家族裏我的言行給晚輩們留下了與人為善的好印象。從我自身的變化,無論是單位同事還是家族成員,無不稱讚大法的神奇,相信了「真善忍」的威力。

就是這樣一個能使人身體健康,能使人的道德水準不斷昇華,能使自私自利的人變成一個大公無私的人的高德大法--法輪功,在一夜之間竟成了中共宣傳機構打擊的目標。它們所捏造的事情與修煉人的言行是不符合的。當時的我處於茫然,不理解,為甚麼非要把好人說成壞人呢。通過我自身的變化,我深信法輪功沒有錯,而是當今的執政者的決斷出了問題。我本著憲法賦予我的上訪及信仰自由的權利,於1999年7月20日去省委上訪,要為法輪功鳴冤,可是我遭到的卻是非法的鎮壓迫害。至此我深知,所謂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在中共政府只是一紙空談,是鎮壓民眾的工具。

接踵而來的災難一步步向我襲來。在2001年11月的一天,我去親屬家串門,被公安惡警非法綁架,並以擾亂社會秩序罪,非法送黑嘴子勞教所勞教三年。可見不法人員們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到了窮凶極惡的地步。

剛一入勞教所的大門,就十分陰森恐怖,每一個不寫決裂書的大法弟子,都要遭受電棍電擊,晚上不讓睡覺、並罰站,其中我見到的有惡警王雷,迫害孫紅偉、李志玲,連續7天7夜用電棍電,晚上利用刑事犯看管不許睡覺;惡警李慢利利用刑事犯和吸毒犯連續3次打張靜波,近一個月,致使張靜波身上大面積淤血,此類事例層出不窮,每天都在發生。

在2004年3月份,不知勞教所接到上級的甚麼指令,由所長馬××親自監察,每個大隊的每一個惡警都像瘋了一樣,把堅持信仰、不寫決裂書的大法弟子,以每個大隊為單位,都集中到一起,由主抓洗腦的大隊長主管,對外聲稱「新生班」,實質就是用各種非人手段達到江××提出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我們大隊進「新生班」的有張小琴等10多名大法弟子,從那兒傳出陣陣的聲音,真是撕心裂肺。

惡警侯志紅、鄒家琳更是邪惡至極,對57歲的狄玉華迫害更殘酷,不許吃飯、不許睡覺、不許洗澡、不許上廁所。狄玉華家人給存的錢、物,一律被沒收,連最起碼的手紙都不許用,不配合侯志紅惡警指令,惡警便伸手就打,還扯頭髮,把頭髮一把把的被扯下來。就這樣老人仍然堅信大法心不動,最後惡警沒有辦法,就說她有精神病,送醫院檢查,結果一切正常。現在狄玉華以被折磨得骨瘦如柴,還有周柒靈、張小琴也都是被迫害得遍體鱗傷,慘不忍睹。這些都是我親眼所見,我覺得用遍體鱗傷這個詞語有些太輕。

還有更凶殘的惡警,各個大隊轉化不了的都送到一大隊,那裏的環境更殘忍。我還見到堅定的大法弟子孟豔、李智玲,她們都是被非法勞教三年,不知道甚麼原因都走路困難(可能腿部受酷刑)。

黑嘴子勞教所真是太殘酷了,共產黨一邊大唱所謂「人權最好時期」,一邊利用此般的人間地獄迫害修真善忍的人。在此奉勸那些年行惡的人,善惡有報是天理,為你和你的家人留條後路吧!(以上提到相關人的名字,有些是發音相似)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