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進京上訪而遭殘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2月13日】1999年9月9日,我們在北京準備上訪期間,在北京密雲租住的一座房屋中,上午10點多鐘左右,突然衝進一夥警察,氣勢洶洶,又打又罵的抓住我和屋內的幾名同修,不由分說將我們綁架到了一輛警車上,拉到了密雲派出所。他們沒有出示逮捕證和任何證件。在密雲派出所期間警察非法的無緣無故的把李再亟(現已被迫害致死)戴上手銬拳打腳踢,說李再亟瞪眼看他們了。李再亟的眼睛本來就那麼大,根本沒瞪他們。還有一位同修盤腳,一名惡警拿起電棍就要電她。

當晚密雲派出所將我們送到了吉林駐京辦事處,之後把我們非法押回吉林市,我們一下火車,已等待那裏的數十名武裝警察如臨大敵,嚴陣以待,可是當他們看到我們都是老、弱、婦女和小孩時又流露出無可奈何的苦笑。

我們被非法押回吉林市後,將我們關押在吉林市船營區沙河子鄉一大車店內,由各派出所的警察看著,不許我們出院限制我們的人身自由。在這裏期間讓我們寫保證書不進京。寫的就讓出去,不寫的就不讓出去。最後把我們不寫的非法送進拘留所,在拘留所裏我們每天背《洪吟》、煉功,惡警們只要知道誰煉功了,就戴手銬、腳鐐關進小號。特別是惡警管教樸明順,每天上班便非法搜身,包括內衣、內褲,搜號或打大法弟子,隔屋都能聽到她打人嘴巴子的響聲。

非法拘留十五天後,拘留所以怕我們再上北京為由,又繼續非法扣壓。為此我們絕食抗議,這樣又把我們非法的送進了吉林市第一看守所。到看守所後,我們繼續絕食。看守所用非常濃的鹽熬的玉米麵粥,野蠻的給我們灌食。每當灌食時,6、7個犯人按腿按腳、按胳膊、掐鼻子、捏嘴的不讓喘氣。

看守所每個房間十多平方米的地方都關了25個人,晚上睡覺像擠豆包一樣,鋪上一直擠到潮濕的牆根,地下一直擠到廁所牆根,沒有插腳的地方。在這裏我們常常因為煉功而被罰蹲罰站或被惡警破口大罵或被打。

1999年10月31日,我們被非法送進了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一進勞教所惡警們對我們高聲喊叫出口不遜、面壁、非法搜身包括內衣、內褲。我們到了新生隊在那裏我們要求無罪釋放、要求煉功,為此我們絕食、罷工。姓侯的惡警讓我們面壁、罰蹲,她還揪住我的頭髮往暖氣管上撞,用皮鞋踢我的腦袋,嘴裏熬熬的叫囂著罵人。一個月後我被分配到一大隊的二小隊。這裏的管教和犯人都是很邪惡的。惡警李曼是二小隊的管教。有一天晚上我要煉功,李曼用手銬銬上我的雙手又讓我側身躺在床上,然後把我的胳膊拉上去銬在床欄上,幾個小時後我的胳膊劇痛難忍。二小隊有個犯人叫王紅兇狠野蠻,她看到我們盤腿坐著,飛起一腳踢向王冬梅的眼睛,頓時王冬梅的眼睛腫了起來,而且是紫青色,白眼珠充血。接著又踢向我的胸部和另外幾名功友的腹部、肋部等。當時我被她踢的不敢喘氣也不敢動非常的痛。

在勞教所上廁所的時間是上午一次、下午一次,除此之外,必須得請示。有一次一位同修拉肚子去請示,正趕上惡警們吃飯。她們不但不允許,還把那位同修罵了一頓,說她不懂禮貌。

大約2000年5月份在勞教所裏,因為煉功,惡警們把大法弟子樸連英綁在死人床上,大小便讓人接,看到同修遭受如此迫害,一天清晨我們集體煉功表示抗議。值班惡警把管理科的廉科長找來,廉科長手持電棍不斷的開關電門,發出哧哧的聲音,他把我叫到管教室,一邊問話,一邊用電棍電我的脖子、臉、頭頂、手等,電了半個多小時後,讓我面壁。不多時惡警李曼來了,她是管我們小隊的管教。她把我叫到管教室,我看到管教室有好幾名惡警,有李穎,當時任一大隊指導員,還有姓王的,其它的名字我叫不上來。李曼讓我脫下衣服,然後用電棍電我,那電棍電很足,一碰到我就將我擊倒。然後她瞪著眼睛電了我40多分鐘,當惡警們知道我們煉功是因為她們迫害樸連英就逼著樸連英到各小隊說是樸連英自己讓他們綁的。

大法弟子巍鳳舉,因升旗不宣誓背《論語》惡警閆大隊長將電棍塞到她嘴裏,瘋狂的、失去理智的電擊她,使她滿嘴是泡,嘴唇腫得厚厚的,臉已經變了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