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信師一念,師父給我撐起一片晴朗的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1日】幾年來,我的修煉體會之一是:無論事情多複雜,都堅定按師父要求做,一定會柳暗花明又一村。只因信師一念,師父給我撐起一片晴朗的天。

2000年夏天我去北京打條幅,半路被截回,一起從火車上下來的還有幾位陌生的同修。大家被帶到刑警隊,其中幾位向警察講真象。不法警察瘋了一樣毒打我們,我們的臉被打得紅腫,但大家無一反抗,後來大家一齊背《洪吟》。晚上我與一女同修被從門拉手穿過的手銬一人銬一隻手,貼門站了一宿,其他女同修被塞在床下蹲著、銬在床裏邊床腳上。大家一交談,原來都是準備進京打條幅。第二天,我們被帶入一個類似學生公寓的宿舍,兩邊是上下鋪鐵床,中間過道不足一米寬。我們分兩排,背對站在狹窄過道,一人左右手與另外兩人左右手被手銬銬住,站了一天,有兩人看著不讓動。我當時正拉肚,一天上好多次廁所,上廁所也不給開,一去就得幾個人(手銬連著),特別不方便。但大家絲毫無怨言,大家都在痛苦中,仍然默默關愛、寬容,深深感動著我。大家素不相識,卻像一家人一樣,心無戒備,如此信任,如此默契。

與她們分開後,我被非法關入當地看守所。在那裏,大家集體絕食,結果一些人當天被放。我與兩位功友被非法關押到另一環境,那裏也有兩個大法弟子,知道後也參與絕食,其中一人正念很強,馬上被放了。一位功友在不法人員的勞教威脅下表示:誰也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結果三天後被釋放。另一位功友聽過我的事,很羨慕我,我與她交流表示,要以法為師,把心用到精進實修上。幾天後她也被釋放了。在只剩下我一人時,師父不斷點化我,鼓勵我,我的心一直沒有動搖。我絕食25天,被強行灌食18次。後來被家人接回。

回家後,我突然心裏感到迷茫、無助,不知下一步做甚麼。8月末師父經文《理性》、《去掉最後的執著》發表後,我恍然大悟,為我度過以後的難關指明了路。我在此想說:那些不看新經文的學員,一定要放下人心,珍惜師父講的每一個字。法給你指的是最正的方向和應付各種複雜問題的智慧。

2000秋,我被非法送到××勞教所,惡警說我被判一年勞教。在勞教所體檢不合格,他們硬送我進去。這個勞教所在全國出了名的邪惡,我每天被兩個「猶大」寸步不離跟著。我心裏只想「只要心堅定,一個不動,能制萬動」,並籌劃如何聯合大家集體反迫害。第四天晚,所長找我談話,以恢復學籍、保外就醫為條件,要求我放棄修煉,我堅定的拒絕了,她無奈的走了。第五天早上,我被我爸爸堂堂正正的接回了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