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徵文〕師恩浩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4月1日】幾年來,在師父的加持下,大法賦予我的智慧源源不斷。去年,我在網上看到了海外大法弟子的美術作品展,看到了同修用自己的專長來讚頌師父,讚美大法,我很感動。有時我也想構思一幅作品讚頌師父,讚美大法,名字就叫「師恩浩蕩」。

新唐人電視台對大陸剛剛開播,有同修找到我,希望我能在當地先把衛星電視調出來,我接過衛星電視的數據後,告訴同修給我一段時間,我會做好。我再次請師父加持。經過幾天,我和同修把衛星接收天線(小耳朵)及相關設備買好了,在一個同修家開始調試工作。固定好衛星接收天線,我按照數據開始測量起來,在此之前,我已反覆看過多次安裝說明,雖心裏有底,但實際操作中還是不一樣,反覆調整了一天沒有絲毫結果。同修的丈夫已有點懷疑能否真的可以接收到新唐人電視台。我沒多說,只告訴同修我相信師父。

第二天中午過後,我又開始了調整,像昨天一樣,臨近黃昏時電視還是沒有絲毫影像,太陽即將落山,我雙手緊握著衛星接收天線的鍋面,看著衛星所在的西南方向,內心大聲喊道:「師父啊,弟子請您加持!師父啊,請您拿著弟子的手!師父啊……」

僅僅幾秒鐘,我就聽到同修丈夫的驚訝聲:「哎!出圖象了,這就是新唐人吧……」

我哭了……

一、從一無所知到一體機維修專家

2000年1月我被邪惡從家中綁架、關入了看守所。不法人員頻繁的非法審問,絲毫動搖不了我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每次不法人員都強迫我放棄修煉,但都無功而返。有一次,不法人員急了,大聲吼道:「你必須要保證。要不然你將被勞教,會看不到你的妻子和孩子。」我平靜的告訴他:「我唯一能保證的就是:不管在哪裏,我都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自此,看守所環境變了,沒過多久,我被釋放。

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回到自己的家。在師父的安排下,我很快與同修取得了聯繫,並開始了資料傳遞的工作。雖然當時的資料並不像現在這樣多,但是傳送資料使得我還是很少有空閒時間,每天的時間都安排得很緊,有很長一段時間學法都是在路邊,河灘等地方,因為要等資料,又不能離資料點太遠,所以只能調整自己的學法時間,但從不因為這些而耽誤了學法。因為大法工作的需要,資料點的人員需要調整,同修找我交流,問我是否願意負責一體機?我一直希望在傳遞資料的過程中盡自己的努力去保護好資料點及同修的安全。現在同修問到我,我怎麼能推托呢?只是覺得自己還有差距。我一口應了下來,只要大法需要。

來到資料點就來到了一個封閉的環境,為了安全起見,儘量減少出入,孤獨寂寞也伴隨而來。我知道必須要做好,師父在看著。我慢慢的適應了這樣的環境。資料點經常遇到的困難就是機器頻繁的出現故障,搞得我很疲憊;每次去維修部修機器成了我必須面對的一關。因為資料點的環境都比較隱蔽,左鄰右舍都沒法覺察,所以每次外出去修機器都要費一番周折,面對著維修商十分肯定的說著機器的毛病,雖然知道他在摻假,但也無法,因為我對一體機一無所知。修完後,經過一番的討價還價所花的錢還是很多,我知道每一分錢都來之不易,因為我對機器的不懂,致使邪惡鑽空子,浪費了錢,浪費了時間。無形之中帶來了很大干擾,因為當時的資料點太少了。

以後機器出現故障,我開始自己嘗試維修,即使到專賣店維修,我也不停的問有關的問題。有一次,我給資料點購買了一台二手理光2100一體機,因為沒有經驗,只貪圖價格的便宜,從買來之日起就幾乎天天維修,資料點的同修都為之傷透了腦筋,看著機器無法正常運轉,我很難過,我默默的求著師父,懇請師父加持我。

就這樣,我開始了在很多人看來都是匪夷所思的維修過程,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我把機器能拆的地方都拆下來了,只剩下四面的固定支架、固定桿及主電機等大的部件,看著滿屋的機器零件,我很少跟同修們說話,精力都集中在機器上。但不管多忙,必須保證學法時間,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學完法,又開始了維修。第三天,我開始組裝機器,我一面默默的請師父加持,一面組裝機器,半天的時間,機器被我組裝起來;通電之後,一切正常。

從此之後,師父賜予了我全新的智慧,對機器的障礙一夜之間一掃而光,在很短的時間內,我便對一體機全通了,修遍了所有品牌的一體機。慢慢的,我開始了新的工作──維修一體機。看到一個個故障被我排除,資料點又能正常運轉,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洪大慈悲。

後來,外地許多資料點出現故障後也找到我,為了節約時間,不受固定班車的時間影響,我外出都騎摩托車,有時往返要300公里,遇到天氣好還可以,但冬天就比較困難。有一次去60公里外的山區修機器,當我接到電話時就已接近黃昏,為了資料點儘早正常運行,接完電話我馬上啟程。寒冬三九的天氣,丘陵的山路異常的寒冷,趕到資料點,我連夜修好了機器,清晨五點我又準時返回,因為我們當地的資料點還有事找我,我必須儘早返回。在返回途中,天下起了雪,零下十幾度的氣溫再加上摩托車行駛中的大風很快的使我四肢凍僵,我不停的喊著師父,默念著師父的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正念正行〉),一股熱流充滿我全身,淚水從我的眼中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在車速約50公里行駛途中由於山路起伏大,下雪路滑,在一處積雪地我和車狠狠的摔了出去,在車子倒地的一剎那我喊著師父……一場虛驚。

在修機器的過程中,我不斷的把我所知道的都教給同修,我的技術也在不斷的進步,一些專賣店的專職維修人員在遇到技術問題時有時也打電話求教於我,大法賦予我的智慧源源不斷,我也用這種方式在證實著法,我經常告訴一些明白真象的有緣人,我有一個偉大的師父,我的一切都是師父所賜予。

二、明白真象的經銷商

由於流離失所的同修越來越多,資料點的人員也不斷的調整,我也不再作具體的印製資料的工作;除了修機器之外,我又擔負起了買耗材和資料的運輸工作。為了減少進出資料點的次數,平時空閒時我都在倉庫呆著,睡覺也在倉庫,天氣不冷的時候就在地上鋪一塊硬紙盒,往上一躺,就算一張床,渴了喝口自來水。

在做大法的工作中,時時都會遇到需要救度的人。開始買耗材時,為了安全起見,總是買完就走。一次在買一體機的時候,比較了幾個經銷商的報價後,找到了一個報價比較合理的經銷商。當寒暄過後,很自然的引到了法輪功這個話題,當我平靜的告訴了他真象後,他非常吃驚,他真的沒有想到原來是這樣。從此以後,他幫助做了許多工作。【編者註﹕為了安全,在為資料點買器材時是不適合直接講真象的。當然有特別的例外,但必須保證安全。請同修不要盲目效仿。】

因為和經銷商彼此之間越來越了解,我也變得有些麻木,買機器的時候也很少再開箱驗貨,總認為彼此了解了,以至於又讓邪惡鑽了空子。一次購買機器的過程中,和以前一樣,付款後我等著收貨,等機器拉回資料點開箱後,我驚呆了,將近七千元的滾筒竟不翼而飛。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責當中,整個晚上昏沉沉的,同修的安慰我已聽不進去。

第二天,我知道我這樣不行,太執著自己了,後悔已於事無補,我必須靜下心來,我不斷的請師父加持,上午學完法後心平靜多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第三天我找到了經銷商,告訴了他:大法是如何的美好、師父是如何的偉大;告訴了他事情的來龍去脈、大法弟子的錢是怎麼來的。從他的眼神,我看得出來,他聽進去了。我不執著結果,請師父加持,讓他和他的公司職員明白真象。他告訴我他會盡力,明天給我消息。

我必須擺脫這件事情的影響,還有許多事要做,陷在其中干擾更大,會影響更多人。調整好心態後,我明白了許多。第四天,也就是我從經銷商公司回來後的第二天中午,我接到了電話,讓我過幾天去拿滾筒,我知道又是師父幫了我。事後經銷商告訴我廠家問他是否在公司開箱驗機,他說沒有。廠家又問他如何能保證不是買方悄悄的把滾筒藏起而來敲詐廠家呢?經銷商告訴他:「我用我的人格保證,如果全世界只有一個人說真話的話,那就是他。」事後我哭了,我無法用語言讚頌師父的洪大慈悲。

不管做甚麼樣的大法工作,我深知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通過不斷的講清真象,世人了解了大法和大法弟子,善良的一面也展現了出來。每次去購買設備時經銷商都知道大法弟子捨不得花錢,請吃飯也不會去,就在我們去時讓公司的職員給我們買好燒餅和小菜,堅持要我收下。總是問我能幫助做些甚麼,我很感動,告訴他:希望他能把真象告訴自己的親朋好友,告訴更多的人。有時看我來去匆匆,幾次主動提出讓我開他的車,既節約時間,又不累,我都婉言謝絕。長時間的交往,他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了解更深了;有次資料點急需購買耗材,但資金又不到位,我想不管怎樣都不能影響了大法工作,我找到了經銷商,告訴了他因為拿錢的同修外出不在,急需兩萬元,希望能得到他的幫助,他聽後立即讓公司的會計去銀行提取了兩萬元現金,並問我夠用嗎?當我告訴他我有錢會立即還他,他說他相信大法弟子。就這樣,大法的美好、師父的偉大就在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中讓世人盡知。

三、漫長的二十幾分鐘

除了修機器,我還擔負著送資料的工作。一次我開車和一同修為其他同修送資料,途中發現被邪惡跟蹤,我告訴了在場的其他同修不要把資料從車上搬下來,其他同修也已發現了在百米之外的一輛黑色轎車。當我把車調頭往回開時,黑色轎車也發動緊緊追來。路上車很多,我開得快,邪惡追得急,每次快要擺脫時,不是堵車就是擋道,我感到了邪惡的場在向我襲來。同修打電話通知了其他同修,得知消息的同修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為我們發正念(事後得知,有一位同修發完正念後,右手的食指已腫得無法彎曲,他告訴我也感到了邪惡而巨大的場)。我開車進了一個村子,邪惡的車子也緊緊的跟隨。因為對村子不熟悉,我開到了一條死路上,我緊緊的抓住方向盤,內心開始焦急,我告訴自己不能慌,把一切都交給師父,就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和同修互相鼓勵著,發著正念,內心一遍遍的喊著師父,請師父加持。我把車倒了回來,邪惡又發現了我們,追了上來。當時前幾天剛下過雨,村裏的土路還很泥濘,幾番擺脫,邪惡的車還是緊追不放……。突然,邪惡的車子陷在了爛泥中不能動彈。二十幾分鐘的過程讓我感到的是如此的漫長。事後,我一想起此事都會流淚,我真的無法用任何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激之情。

四、再次一無所知開始,突破網上封鎖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電腦上網技術成了制約資料點遍地開花的一個重要因素,學電腦技術難,成了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很早就想學電腦,身邊也有懂電腦的同修,但幾次提及學電腦之事都沒有結果,我沒有放棄,默默的向內找,我問自己:「是證實法,還是證實自己?這是在救度眾生,不僅是學常人的技術,必須純淨自己的心態。」想到這些,我在心裏告訴師父,請師父給我安排機會,學會後教給更多的同修,破除這個障礙。

幾天後,我到外地一資料點修好了一體機要往回返,適逢天降大雨,同修為我安全著想,堅決不讓我走,就這樣我和他們來到同修的住處,又是師父安排,我住在了上網點,師父的慈悲,大法的玄妙又給我展現出來。幾天後,同修來到了我的住處,教了我兩個小時,這是我第一次正式學習電腦,而當時,我卻對甚麼是CPU,甚麼是硬盤,甚麼是內存,甚麼是C盤、D盤一無所知,不知道「我的電腦」、「我的文檔」有甚麼區別。

同修走後,我就開始按照自己的筆記一步一步練習上網,第二天干擾就來了,無論如何也無法上網,我開始焦急、灰心,我突然發現自己求名的心是如此的重,遇到問題時是如此的不冷靜,不向內找,這不是一個好的狀態。我靜下心來學法,使自己慢慢恢復了平靜,把上網的事看得淡之又淡。過了一天我給外地同修打了電話,告訴了事情的經過,我知道同修很忙,但還是希望同修能夠在百忙之中幫我解決一下,等了幾天同修來了,又是匆匆的一個小時,我沒有挽留同修,我知道他太忙了。

這次問題解決了,以後呢?再遇到問題還依靠別人嗎?我為甚麼不能掌握電腦技術去幫助更多的同修呢?一體機不是同樣解決了嗎?遇到困難的第一念又忘記師父了。我堅定了正念,知道自己能行,師父賦予大法弟子的智慧無所不能。就這樣,我開始了自己主動學習電腦的有關知識,白天幹好其他的大法工作,夜晚的時間學完法,就一頭紮進電腦。經常到凌晨三、四點才休息,有時學到天亮。我知道,不管多忙,都不能耽誤了學法,除了每天的學法時間必須保證之外,學電腦的時間就從睡眠中擠,我又感到了學修一體機時的孤獨和寂寞,這是干擾,我不能讓它帶動。

一段時間之後,一位精通技術的外地同修和我相識,對我幫助極大,我的技術開始突飛猛進的變化著,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師父的慈悲。不到一個月,我已能夠獨立的安裝計算機及相關軟件,基本上可以應付簡單的問題。每次外出購買耗材時我都去賣電腦的地方看看,把自己最近遇到的問題解決一下。

因為學得比較用心,三四個月後對電腦的安裝操作已非常熟悉,我開始幫助同修學習電腦,並解決一些電腦問題。學習電腦和一體機還是有所區別,電腦需用的知識要多多了,我清楚自己學習過程中的艱辛,在學習過程中走過的一些彎路不希望同修再走,教的過程中把自己所會都教與同修。慢慢的,接觸的外地同修越來越多,教的範圍越來越廣,師父給我安排了一次又一次的機會,只要正法需要,能給同修提供更多的幫助,不管去哪裏,我都會去做。

我教過的許多地區的同修現在都已完全獨立操作,看到發往明慧網的一條條消息,很多時候我都感動得流淚,能夠使更多的眾生得救,我為我能有如此偉大的師父而自豪,為有幸修大法而自豪。我很清楚自己的技能不屬於自己,這是師父給的,是大法給的,離開了師父,離開了大法,將一事無成。

師父的慈悲我無法訴說,我只有做得更好;每次獨自騎車外出時,一想起師父就止不住的流淚,我把自己的體會告訴了許多同修,把在大法修煉中,在證實法中所學到的技術盡最大能力的教給同修,和同修交流,主動開創環境。只要我們動了救度眾生的真念,師父會賜予我們一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