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大法弟子2002年在樺皮廠洗腦班遭迫害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3月8日】以下是我2002年在樺皮廠廠辦洗腦班所經歷和目睹的部份事實,見證吉林市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2002年10月11日晚上7點多鐘,白山鄉派出所管片民警王一凡和白山鄉政府的林青二人把我誘騙到車上,隨後將我送到吉林市610在樺皮廠辦的洗腦班。在此期間有40餘名大法學員被陸續劫持到這裏。一日三餐的伙食費按40元標準索取,變相的從學員身上榨取錢財。不法人員給每人發一張印有誓詞的紙,每天早上逼迫大法弟子出外集合站隊,面對五星紅旗舉手宣讀誓詞。誓詞的內容都是歌頌XX黨、反對有神論的),如有不宣誓的,就遭到惡警的一頓拳打腳踢。有的功友當時被打得牙齒鬆動,有的被打得小腹疼了好幾天。有好幾個功友都被公安局610惡徒孫魁等人打過。

市政法委還從各部門抽調「說客」做報告,為XX黨歌功頌德,歪曲事實真象。只許他們講話,不允許我們說話。洗腦班的吳昌平、崔某、蔣某,還有吉林市各區派來的人員輪番到每個房間強制洗腦,他們軟硬兼施的說:一期不轉化的留下來,第二期接著轉化,再不轉化的就送勞教所勞教。

在「十六」大召開的頭天晚上,都快接近半夜了,喝得醉醺醺的孫魁不經敲門獨自一人闖進女室,不止一次的所謂「巡視」。當時我說:都這麼晚了還一趟又一趟的打擾,還讓不讓我們睡覺了。他聽我這麼一說:氣急敗壞的叫來女警察逼我穿衣服到外邊門口站著。夜裏天很冷,凍得我直哆嗦。當時還有一個女功友也在門口,因為煉功被孫魁發現逼迫功友說以後再不煉了。功友說:我要說不煉了,能到這裏來嗎?於是和他們理論。

因門口很冷,我想:我又沒有錯,不能在這挨凍,就借故上廁所。還沒等出來,就聽「咚」的一聲響,我想可能是功友挨打了,正要過去看個究竟。這時一小個子女值班警察見事不妙,過來問我:你不是沒有說別的嗎?我說:沒有。她怕我過去挨打,就推我讓我回房間。(此人已經明白真象)。第二天,聽說是孫魁用拳打功友,頭撞到牆上發出的聲音。這還不算完,另一不知姓名的大個子警察上來就扒掉功友的外衣,拖到外邊凍著,當時功友光腳穿著拖鞋。

為了抵制迫害女功友我們開始絕食。第三天上午,讓我們所有的人,包括不能行走的也被抬到教室觀看「十六大」的現場轉播的電視。因絕食的功友不去看電視,被池克長強行從床上拽下來,還拽掉了一綹頭髮,連踢帶打弄到了教室。池克長也是主要的幫兇,不止一次的打人。

為了抵制迫害,我們全體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抗議。不論他們使用甚麼伎倆都沒能轉化一個真修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